德国捐精者 从此难匿名 | 科技环境 | DW | 07.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德国捐精者 从此难匿名

德国北威州一法院日前判决,通过捐献的精子出生的人有权知道自己的遗传父亲的身份。目前,全德国由此出生的人大约有10万,地方法院的此项判决,影响力将非常广泛。

(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于不孕不育的夫妇而言,冷冻精子库可谓他们的福音。德国一共有14家这样的精子库,它们贮藏健康男性的精子,提供给那些需要孩子、却无法通过正常手段怀孕的夫妇。由此出生的孩子,往常无从知晓他们的生身父亲究竟是什么人。有些父母会主动告诉孩子,他的遗传基因来自另一个父亲,有些父母则会等到孩子长大以后才告知实情,还有些父母更会对孩子一直隐瞒下去。不过,即便开明的父母告诉孩子,他是通过捐献的精子出生的,这个孩子依然无从知道,这个"遗传父亲"究竟姓甚名谁。

身份知情权高于捐献匿名权

德国的法律很明确地表示,了解自己的出身是一个人的基本人权。上至宪法法院,下至地方法院,这一精神都应得到贯彻。但是,这一人权究竟如何才能落实?尤其是精子捐献者的身份得到严格匿名保护的情况下?目前在这一领域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本周三(2月6日),德国北威州哈姆高等法院作出了一项极有分量的判决。埃森市医院被判决向22岁的原告萨拉(Sarah P.)告知其遗传父亲的身份。

1990年,萨拉的父母,借助捐献精子生下了她。大约在四年前,萨拉知晓了自己是依靠捐献的精子出生的孩子,自此,她和"捐精者子女协会"一起,通过法律途径争取了解自己遗传父亲身份的权利。

法官判决时解释说,知晓自己出身的权利,高于医生保护捐献者匿名身份的权利。不过,被告席上的医生卡佐克(Thomas Katzorke)表示,这项判决只是"纯理论上的",因为记录捐精者身份的材料已经无从寻找。但是,法官依然表示,医生必须尽力找到所需信息,交给原告。

设立统一监管机构?

妇产科专家、埃尔兰根精子库主任哈梅尔(Andreas Hammel)并不对周三的判决结果感到吃惊。他呼吁立法部门尽快填补空白。哈梅尔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政府应该建立一个统一的数据库,所有的捐精者,以及孩子的身份信息都应该永久保存。而目前的现状则是由各自的主治医生自己保管材料,并没有全国统一的数据库。

从2007年起,医院必须要保存精子捐献的信息30年。不过,在此之前,医院只需留存10年的数据,22岁的萨拉的身份因此现在难以追溯。

欧洲各国的相关规定更是五花八门。在英国,每个捐精者的身份都被存档,通过捐献的精子出生的孩子,年满18岁后便有权利知道遗传父亲的身份。而在丹麦、西班牙等国,捐精者则可以始终保持匿名。

法律盲区

前不久,美国一法院判决,通过捐献的精子出生的孩子有权向他的遗传父亲索要生活抚养费。今年4月,上级法院还将就此展开再审,认定此前的判决是否违法。此案的特别之处在于:捐精过程并非通过精子库,而是完全由当事方私下操作的。如果是通过正规医院进行的精子捐献,捐精者受到法律保护,不必向他的遗传后代支付抚养费。

德国妇产科专家哈梅尔因此要求,德国也因尽快立法保护捐精者的经济权益。他特别强调,按照现在的法律,领养的孩子是绝对没有权利向生父母所要抚养费的,而捐精者却依然在法律灰色地带。

捐精者获得的经济报酬其实很有限。每一次合格可用的捐献,获得大约100欧元的报酬。通常,捐献后要进行长达数月的各种检测;只有在所有检测合格后,捐精者才会最终得到这100欧元。而不孕不育的夫妇,如果需要用他人捐献的精子怀上孩子,则需要支付500~700欧元的费用。

作者: Marcus Lütticke 编译:文山

责编: 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