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成了″欧洲大妓院″(上)- 卖淫合法 收入可观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5.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成了"欧洲大妓院"(上)- 卖淫合法 收入可观

2002年,德国将卖淫全面合法化,从业人员可以光明正大的入保险、交税。时至今日,德国逐渐成了买春客的天堂,妓院老板暴富,而性工作者却愈加被挤到了社会的边缘。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每天有120万人次在这个行业消费,每年这个行业的营业额高达145亿欧元,这个行业就是:性产业。德国电视一台今年6月份播出的一部题为"性-德国制造"(Sex-Made in Germany)纪录片,就是围绕德国性产业这一主题。

北德意志电视台(NDR)的两位记者蒂娜·索利曼(Tina Soliman)和索尼娅·肯尼贝克(Sonia Kennebeck)经过历时几年的跟踪采访、调查,拍摄成了这部45分钟的纪录片,想通过人物纪实的表达方式,让公众了解德国性产业全面合法化十几年来,这一产业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当时执政的红绿政府强调的保护性工作者权益的初衷究竟实现的怎样?

德国卖淫合法

自从2002年德国将卖淫合法化后,从业人员可以获得医疗保险,同时要正当缴税。德国的各类性交易场所也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兴旺时期。而且越来越多的性交易场所,不再是人们固有观念中想象的"阴暗、脏乱、遮遮掩掩的低俗角落",不少场所从硬件设施到经营理念,走的是时尚典雅路线。"性-德国制造"(Sex-Made in Germany)纪录片拍摄组走访了全欧洲最大的连锁妓院"天堂"(Paradies)。"天堂"总店位于德国斯图加特,在德国与法国、奥地利等交界的地区也有分店。这家妓院的老板约尔根·鲁德洛夫(Juergen Rudloff)以及媒体发言人都强调自己经营的是一家上档次的俱乐部,不愿再使用"妓院"、"妓女"、"嫖客"这些词汇,因为到俱乐部来的无论男女都是"宾客"。

Prostituierte

无论"天堂"的经营方愿意给自己的买卖如何命名,这家企业在德国卖淫合法化之前是不可能开张的。因为有了卖淫合法化的前提,可以让性交易在德国正式归属经营范围。

以斯图加特"天堂"俱乐部为例,每个月这里接待的"宾客"人数约为5万5000。其中不乏远道而来的客人,因为德国的邻国和周边国家如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奥地利、丹麦等,对性产业的法律限制比德国要严格的多。这也无形的让德国成了周边国家买春客的目的地之一。"天堂"俱乐部的老板鲁德洛夫直言,没有德国将卖淫合法化,他也不可能做这行生意。

2002年,德国当时执政的红绿政府将卖淫合法化,主要是为了让性工作者能正式融入德国的医疗保险和社会福利体系,减少地下非法性交易场所时而发生的犯罪现象。

斯图加特的"天堂"俱乐部,实行凭票入场,每天79欧元,无论是提供性服务的从业者,还是享受性服务的顾客,都交79欧元入场,这个门票收入归俱乐部,其余的交易收入归从业者。该俱乐部的一位性工作者贝蒂娜说,自己喜欢这份工作,喜欢享受性爱乐趣,也愿意与人交往,思想上也没有什么负担,而且年景好的时候,每个月一两万欧元的收入也很可观。

德国科隆的妓院"帕莎"(Pascha)也在德国乃至欧洲性产业里相当有名气,每个月客流量达3万多人次。这里实行的是"包租制",把房间包给从业人员,每天房租175欧元,从业人员交完房租之后的收入全归个人所得。"帕莎"的一位从业人员介绍说,在这里提供性服务的人员都知道,"接第一个客是为了交房租,再接客就是给自己挣的。"

Prostitution in Deutschland

可观的税收

经营性服务场所,被认作是赚钱又快又多的行业。不过,不仅是部分经营者或从业人员收入可观,德国政府其实也是这一利润丰厚产业的受益者。德国卖淫合法化的直接结果之一,就是所有从业人员都必须进行所谓的"上岗登记",一方面方便卫生部门进行定期体检等各类检查,以及让警察部门监督这一行业是否有人口买卖等犯罪现象,另一方面也让这些在德国从事性服务的人员向各行各业的从业者一样缴纳个人所得税。除此之外,不少德国联邦州和城市政府,还想出其他的课税名目。比如科隆市就像性服务业征收所谓的"特别税",每位从业人员每天上交30欧元。科隆市每年仅靠这个"特别税"就能征收80万欧元。而像"帕莎"这样的妓院,每年上交的经营税则达数百万欧元。德国斯图加特市政府向性工作者每人征收6欧元所谓的"消遣税",这样累积起来,每年也有100万欧元的额外税收。

北德意志电视台记者在采访斯图加特财政部负责人时问道,为什么卖淫合法化的结果之一,就是从业人员成了额外的纳税力量?这位负责人解释说,由于没有一位买春者在填写报税表格时会写明"我今年一共去了哪些性场所,享受了几次性服务",所以让税务部门无法从这些消费者身上征税,只得让正规登记的性工作者来上交这份税款。

对卖淫合法化持批评意见的人士认为,德国卖淫合法化的最终受益者并非最初所希望的那样,即让从业人员权益得到保护。相反,由于各类提供性服务的场所属正规营业,让警方在追查强迫卖淫、人口买卖等犯罪活动时更加困难。

来源:ARD 编译整理:谢菲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