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统高克上任100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6.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总统高克上任100日

德国总统高克上任一百天,外界对他的褒贬不一。78%的德国民众对高克的表现感到满意,9%的德国民众表示不满。

(德国之声中文网)100天来,联邦总统高克(Joachim Gauck)的人生经历成了全德国关注的焦点。在东德时期,民权人士高克必须为了自己的政治自由而奋斗。这名现年72岁、来自罗斯托克(Rostock)的新教牧师对自由如此珍视,而且特别注重伴随自由而来的责任,也就丝毫不足为奇。在一份《明星》杂志委托福尔萨(Forsa)民意调查研究所进行的问卷调查中,78%的德国民众对高克至今为止的表现感到满意,26%的德国人甚至表示"非常满意",只有9%的德国民众不满高克担任总统一职。

自由有多重要?

许多人对于高克作为跨党派的候选人当选德国最高公职感到雀跃不已,特别是自民党党员。该党和总理默克尔合作推举高克为总统候选人。自民党总干事范·埃森(Jörg van Essen)表示:"我们对于这个决定毫无一丝迟疑。"高克时常挂在嘴边的自由正是以"自由民主"为名的自民党所推崇的,但该党的民调数字却每况愈下。范·埃森称:"总统不断强调自由对我们的重要性,这是非常重要的。"

Jörg van Essen

自民党议会党团总干事范·埃森(Jörg van Essen)

撰写"错误的总统"一书的作者阿尔布莱希特·穆勒(Albrecht Müller)则持相反意见。他认为,高克到目前为止只顾及高薪者的自由,没有顾虑到低收入者的处境。在前德国总理勃兰特(Willy Brandt)任期间曾担任总理府部长的穆勒质问:"对梅-前州的年轻人而言何来自由?他们在当地找不到工作,周日晚上必须远赴慕尼黑,周五再通车回到梅-前州。"

"我心目中的联邦总统必须认清,现今德国国内有约800万人的自由因为经济和社会条件而受限。"

高克在德国国内受到部分人士的指责,但在国外出访时却获得一致的赞赏,其中包括波兰、比利时、荷兰、以色列和瑞典。许多人视高克的波兰之行为加强双边友好关系的开始。高克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时则被媒体广泛报道。范·埃森表示:"总统出访时表现睿智,我相信他为德国在以色列赢得了许多新朋友。"此外,这位德国总统在2012欧洲杯足球锦标赛前绕过了第一个外交"雷区":他临时取消了赴东道国乌克兰的访问,以抗议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在监狱中受到不公正待遇。

Joachim Gauck und Benjamin Netanyahu Treffen

德国总统高克于2012年5月底访问以色列,并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

高克的存在威胁欧元援助时间表?

Albrecht Müller Autor des Buches Der falsche Präsident

“错误的总统“一书作者阿尔布莱希特·穆勒(Albrecht Müller)呼吁高克重视社会正义

高克在今年4月首次访问欧盟机构。他呼吁"鼓起勇气实现更多欧洲一体化"。从范·埃森的角度看来,高克的做法十分正确,因为德国即使在面对欧债危机时也不应"龟缩于壳中",而必须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强化欧盟机构。当欧洲正致力于强化财政纪律之际,高克并非扮演催化者而是为欧元稳定机制踩了刹车。

德国执政联盟和在野党于上周四(6月21日)在磋商后终于就欧元救援法规基本上达成协议,但如今的情势再次改变。卡尔斯鲁厄的联邦宪法法院请求总统推迟签署欧洲稳定机制(ESM),因为法院需要时间调查左翼党的投诉申请。高克宣布配合法院的要求,暂时不签署欧洲稳定机制和财政紧缩计划。高克此举为领导人之间所决定好的欧洲稳定机制生效日期2012年7月1日增添了变数。

穆勒视其为正确的更正时机。他认为与其发表"空洞的自由言论",德国总统应该扮演一个向欧洲发出警示的角色。对于那些负债累累的欧元国家而言,崇尚自由的言论听起来实在是个闹剧。穆勒批评公众对债务国家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和意大利所发表的言论:"有些人对于年轻、受过良好教育的希腊人来到德国当雇员感到高兴,这是道德的沦丧。德国总统应该对此发表看法。"

高克引发驻军辩论

高克在他就任后的100天里引发了各种的辩论。他在6月份探访德国联邦国防军后表示,德国战后军队是"我们自由的基石",引发了各界对德国派兵阿富汗、非洲之角和科索沃的辩论。高克表示,德国民众应该清楚"什么是军人的义务以及我们对军人们在未来的任务要求"。他在位于汉堡的德国联邦国防军指挥与参谋学院中指出,对于"寻求快乐的社会"而言,再次遭遇"德国士兵伤亡"让人难以忍受。

穆勒认为总统的说法是无法容忍的挑衅。他指责:"我们的总统十分差劲,他将人们追求快乐与驻战地伤亡的士兵连接在一起。"穆勒表示,"这是一个绝顶的机会"呼吁驻军,但高克却强调文化外交的责任和非暴力的重要性。高克的言论造成政府团队的哗然。范·埃森则为高克辩护,指德国不能任意收回军队,而是必须负起对全球的责任,这当然也包括在执行国际任务时使用军事武力。

高克在上任100天后,俨然已是"不畏风浪的磐石"。左派的穆勒呼吁高克,尽快摆脱陈旧的思想。他认为这名新总统必须学会谈论社会的公平正义;如果做不到,这名新总统将为德国社会收入和财富的两极分化加剧承担连带责任。

作者:Richard Fuchs 编译:张筠青

责编:雨涵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