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最喜欢看哪部电影? | 文化经纬 | DW | 18.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总理最喜欢看哪部电影?

德国电影协会(Deutsche Filmakademie)请到了一位政界知名人士,谈谈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影片。对于德国总理默克尔来说,影响她一生的影片是“保罗和保拉的传奇”。

(德国之声中文网)"保罗和保拉的传奇"给人们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一部普通的爱情片。但是,这部由剧作家普伦茨多夫(Ulrich Plenzdorf)以及导演卡洛(Heiner Carow)制作的传奇性影片,于1973年3月29日在柏林Kosmos电影院的首映式上就展现出了它颠覆性的一面。

昂纳克(Erich Honecker)在影片首映的两年前被正式任命为当时东德的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的总书记。许多人当时希望他能够促进经济发展,为国家敞开通往自由的大门。昂纳克虽然在影片首映前已经看过了 "保罗和保拉的传奇",并予以放行。但当时由国有电影制片厂制作的这部影片的开幕式可谓是经历了一波三折。于1997年去世的导演卡洛曾回忆说:

"电影院本来可以容纳1200名观众,其中800名是党指定的忠诚代表。其他400张票对外公开出售。影片结束时观众陷入一片沉寂。随后,柏林市文化部门的负责人摔门而去。他刚离开,电影院里的400名观众就开始疯狂的鼓掌,大约持续了20分钟。同时,其他那800人像石头人一样座在那里,脸上不露一丝表情。"

***Das Pressebild darf nur in Zusammenhang mit eine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en Film verwendet werden*** defa-spektrum GmbH Chausseestraße 103 10115 Berlin

“保罗和保拉的传奇”后来成为东德禁片

与过去决裂

谁要是想明白这一幕,就必须了解东德当时的现实状况。"保罗和保拉的传奇"到今天为止仍让人着迷,因为几乎每个场景都有不同的诠释可能。在电影的开头以及其他部分,人们能看到老房子被炸掉的场景。每到这时候电影配乐都会戛然而止,其时机安排之巧妙,让观众有足够的时间怀疑,新建的是否是更好的。在这样一种巨变的时代中,保拉(多姆罗斯 (Angelica Domröse)饰)和保罗(格拉泽德(Winfried Glatzeder)饰)在东柏林一处不知名的地方相识。保罗婚姻美满,有一个5岁的儿子,住的房子就在保拉家的对面。而保拉则是一位带着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两人在舞厅认识,随后又在保罗修旧车的车库里过了一夜。

"我可不能离婚"

就在保拉已经坠入爱河的时候,保罗却犹豫不定。虽然他很享受和保拉在一起的时光,但是,他不愿意为此放弃他的名声和特权。因为他是一名党员干部,所以"生活作风"不能出问题。"我的职位让我无法离婚。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事情就是这样的! "保罗想要保住仕途。直到保拉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儿子,随后开始与保罗保持距离后,保罗才感觉到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保拉,也愿意为她而奋斗。

这个故事不仅仅感动了默克尔,也感动了导演安卓·爵森(Andreas Dresen),他说:"我想不起来东德德发电影制片厂(DEFA)拍摄的哪部影片还有史塔西(Stasi)出现。"爵森1963年出生于图林根州东部城市格拉(Gera)。德国柏林电影协会邀请他和当时也成长在东德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一道,来谈谈这部影片。

"这部影片展现了对生活的渴望"

电影上映的时候,现任德国总理才18岁。她于1973年高中毕业后在莱比锡学习物理专业。有人说,当时刚刚走红的东德摇滚乐队"Puhdys"在"保罗和保拉的传奇"中的配乐,给人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不得不说,这与她当时的音乐品味并不相符:"当时我特别喜欢听甲壳虫和滚石乐队的音乐,或者像"为爱疯狂"(Je t´aime)或者"忧郁河上的桥"(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这样的歌。"影片中现实和诗意的融合给默克尔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虽然她本人从电影中"看不到自己爱情生活"的倒影。

Angela Merkel am 12.05.2013 bei der Vorstellung ihres Lieblingsfilms Die Legende von Paul und Paula auf einer Veranstaltung der Deutschen Filmakademie in Berlin. Neben ihr steht Regisseur Andreas Dresen.

出身于东德的默克尔对影片中的许多镜头都能产生共鸣

煤来了

影片不断将东德的现实生活搬上银屏:保拉必须自己将运来的煤用小桶搬到地下室。默克尔说:"人们得先折腾一番才能争取到煤,但煤运来后就这样被丢在家门口。然后,你得自己把它搬到充满积水、老鼠横行的地下室。这种感觉当然不怎么样。"

无政府主义的瞬间

德国统一社会党干部对保拉的生活态度并不满意:她对工人阶级的那一套并不感冒,只想通过付出爱情找到自己的幸福。当她看到身穿几乎透明背心的保罗从军营里回来,头戴花环,与她共同躺在一张铺满鲜花的床上时,这个嬉皮式的浪漫故事就达到了近乎完美的境界。对于导演爵森来说,这部电影中不乏无政府主义元素:"保罗后来竟然用斧头劈开了保拉家的大门。爱突破了世俗的限制。这是充满鲜花、摇滚乐的精彩的一幕,甚至还暗示了毒品的存在。"保拉不顾一切追求幸福的信念让她成为了一个标志性角色。有3百万人走进电影院,观看了"保罗和保拉的传奇"。而这部电影也成为了东德时期德发电影制片厂最成功的一部影片之一。

残酷的结局

默克尔尤其喜欢影片中"转向超现实主义"的部分:观众可以看到保罗和保拉躺在床上,乘船漂流于施普雷河,站在两旁的是他们世代的亲戚。默克尔认为:"这让人们在感到惊讶的同时又紧密的和现实贴近。"影片的结尾对于这位德国总理来说非常残酷:保拉在把和保罗共同的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同时,也失去了生命。

"保罗和保拉的传奇"上映后的现实也同样残酷。3年后,也就是1976年,影片配乐作者比尔曼(Wolf Biermann)被逐出东德。他在科隆的一次音乐会上批评东德后被开除国籍,罪名是"严重侵犯公民义务"。而企盼东德能有所改变,更加开放的希望也就随他一起消失。东德的艺术家、知识分子们对将比尔曼逐出东德的决定表示抗议。他们共同撰写了一份请愿书。曾饰演保拉的多姆罗斯也在上面签名,并随后遭到官方的封杀。1980年,他和丈夫塔特(Hilmar Thate)迁居西德。而饰演保罗的格拉泽德也在递交了多次出境申请后,于1982年被开除国籍。"保罗和保拉的传奇"此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东德的电视银屏。

作者:Bernd Sobolla 编译:任琛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