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小工会”权力不小 | 经济纵横 | DW | 03.09.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德国“小工会”权力不小

德国飞行员,空中管制员和乘务员为何可以让机场运营陷于瘫痪,谁赋予了他们如此的权力?

Hundreds of members of German air carrier Lufthansa cabin crew union UFO walk towards the Lufthansa headquarters during a strike at the Fraport airport in Frankfurt, August 31, 2012. Lufthansa cancelled 64 flights at its main hub Frankfurt on Friday as cabin crew began the first of a series of strikes over pay and cost cuts in a busy holiday season. The eight-hour industrial action, following the breakdown of 13 months of negotiations between Germany's largest airline and trade union UFO, is due to end at 1100 GMT on Friday. REUTERS/Kai Pfaffenbach (GERMANY - Tags: BUSINESS EMPLOYMENT CIVIL UNREST TRANSPORT)

汉莎乘务员罢工

(德国之声中文网)迄今,德国汉莎乘务员工会(UFO)是一个几乎很少有人听说过的独立的乘务员工会。但是该工会2012年秋天组织的有史以来首次罢工改变了其鲜为人知的状况。汉莎乘务员工会成员在德国最重要的空中交通枢纽法兰克福机场罢工整整八个小时,导致欧洲境内的数百个航班被取消,数千名乘客受到影响,有的乘客甚至不得不睡在机场。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刚刚宣布,罢工估计给公司造成了数百万欧元的损失,工会便又宣布将举行进一步的罢工行动。

乘务员罢工的威胁力是相当巨大的。科隆经济研究所的哈根·勒施说:"飞机上没有空姐,就如同没有飞行员一样是不能起飞的。"

继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和空中管制员举行罢工之后,作为相对来说较小群体的空姐们也开始严重影响法兰克福机场的空中交通。勒施表示:只要罢工相对来说不过分出格,从法律上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劳资谈判自主权不可侵犯

在德国,劳资谈判只是争议双方,也就是雇主与雇员代表之间的事情。其中包括可以选择的斗争手段如一方举行罢工或者另一方解雇罢工者。国家和政府对此都不应该干涉。这一所谓的劳资谈判自主权在德国被高度重视。 劳资问题专家勒施说:"这是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任何形式的干预会立即卷入一场法律纠纷。"

政治重量级(大工会)Vs 小团体利益(小工会)

一些德国大型行业工会,无论在社会还是在政治上都具有一定的分量,比如各自拥有2百多万会员服务行业工会(verdi)或冶金行业工会(IG Metall)。在就进行公开辩论时发挥着其作用,例如在最低工资的设限问题上。除此之外,在德国也成立了一些小型行业工会,如火车司机工会(GDL),飞行员工会(Vereinigung Cockpit)和医生工会(Marburger Bund)。

"小工会的优势在于,他们可以代表一个专门群体的利益"勒施表示,"每个群体的成员都从事同一种职业,当然也就比囊括多种职业的大型群体更容易被组织起来。"而大型行业工会则同时代表弱小群体的利益。在提要求时,他们还需顾及弱小群体的利益是否能够受到雇主的重视。

尽管如此,勒施并不认为德国工会组织将会完全"碎片化"、专业化。因为对于许多小工会来说,很难拥有雄厚罢工资金以及被雇主联合会接受为谈判伙伴。

对乘务员的考验

1992年成立,2002年首次被德国汉莎航空公司接受为劳资谈判伙伴的乘务员工会(UFO)显然已经排除了这些障碍。拥有超过10000名会员的乘务员工会自认为是"机舱内的传声筒"。在目前的劳资谈判中,该工会要求增加工资5%并取消临时工。汉莎航空公司表示同意取消临时工以及不再以公司经营情况为由裁员,但仅答应提薪3.5%。

勒施认为,乘务员工会目前的罢工面临着重大考验。 "如果这次罢工成功,乘务员工会的大部分要求最终得到满足,等于说它和德国飞行员工会一样,拥有了一定的分量。"然而,劳资谈判的结果最终总是双方达成妥协。勒施对此很清楚,"即使罢工结束之后,双方也要再次谈判,各自作出一些让步。"

作者:Ole Kämper  编译:李京慧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