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器官捐赠体系急需“手术治疗”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6.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器官捐赠体系急需“手术治疗”

德国有句俗话:“信任很好,监督更棒”,对于医生也同样适用。在有关移植器官分配的丑闻爆发之后,批评者要求对相关领域进行更为严格的监控,以避免再次出现舞弊现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器官衰竭"-健康专家特尔佩(Harald Terpe)在其声明中如此形容德国目前的器官捐赠体系。这位医学家是德国绿党在联邦议院医疗卫生委员会中的代表。在雷根斯堡(Regensburg)和哥廷根(Göttingen)连续爆发器官分配舞弊丑闻之后,他要求实行更为严格的监控措施。多年以来,一家移植器官外科诊所在这两个城市中篡改一些病人的数据,以便他们能够更快地获得捐赠肝脏,而那些在欧洲移植器官基金会名单上"排队"的其他患者则不得不等待更长时间。该基金会负责协调七个欧洲国家的移植器官分配。特尔佩表示,这一系统完全依赖于各国之间进行公平分配。如果通过篡改数据的方式破坏,"那么这就是这套(器官)移植体系的末日"。

Porträt MdB Haral Terpe - die Grünen

健康专家特尔佩(Harald Terpe)

用国家监管取代封闭的社团组织

德国卫生部长巴尔(Daniel Bahr)宣布将实施更为严格的规定,以及更严格的监控和处罚措施。周一(8月27日)在柏林召开的紧急会议也将围绕这一议题展开讨论。绿党政治人物特尔佩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明确指出,德国的器官捐赠体系缺乏中立的监督者和国家监管。

在德国负责监督器官捐赠以及分配的是联邦医生协会、医疗保险公司和医院联合会。但是他们在此其中都有各自的经济利益,因为器官移植利润丰厚。迄今为止,只有5%的移植器官分配得到了非系统化地审核。特尔佩要求对此进行常规化地独立监督,此外他还提出应该让政府部门也承担起监控的责任。

巴伐利亚采取"六眼原则"

Organspende

“现在的系统为造假舞弊提供了空间”

BioSkop协会的费耶阿本特(Erika Feyerabend)也坚信,现在的系统为造假舞弊提供了空间。该协会多年来对器官移植医学进行密切关注。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费耶阿本特举了一个例子:"我将一个器官描述的比其实际情况差,以便进入所谓的'加速程序',然后也许就在我自己的诊所里把这个器官移植(给病人)了。"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德国的"加速程序"数量猛增。费耶阿本特认为,错误不仅仅出现在医生方面:"对哥廷根和雷根斯堡的案例进行分析,就可以发现,不光是医生的自我监督,也就是联邦医生协会及其相应机构出现问题,而是从某种程度而言政府机构,也就是各部和检察院,也都有失职之处。"

雷根斯堡隶属巴伐利亚州,而当地移植器官中心所爆发的丑闻对巴伐利亚造成了直接影响。该州科学部长霍伊比希(Wolfgang Heubisch)承诺将对事件进行彻底调查,并宣布了初步措施:为了防止今后再次出现造假现象,巴伐利亚州的六家器官移植中心都将采取所谓的"六眼原则",也就是移植病例将由来自三个不同科室的医生分别进行审核,联邦卫生部长巴尔也已经做出了类似建议。此外,还将由独立专家进行抽查。不过,绿党卫生问题专家特尔佩认为,抽查还不够。他提议,是否可以考虑设立一个器官移植医学的伦理委员会,而其成员中应经常包括非医学界人士。

费耶阿本特希望能够从总体而言就器官移植医学进行公开和批判性的讨论,因为这一问题比其他医学程序更为重要。她和特尔佩一样,建议公开所有目前被认为"有问题"的案例。能够澄清事件真相的"内部消息人士"应该得到更好的保护,以免受到打击报复。所有批评者都拒绝在器官移植中采取所谓"奖金制"的做法,也就是以移植手术的多寡分配奖金,巴伐利亚州政府也对此颁布了禁令。而器官移植医学界近来纷纷抱怨医生和诊疗师的经济压力太大,以至于没有动力改善工作质量,而是更倾向于努力增加移植手术数量。费耶阿本特表示,德国有将近50家器官移植中心,往往都没有得到充分利用,而这也造成了额外的经济压力。

作者:Andrea Grunau 编译:石涛

责编:苗子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