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各州自说自话 防疫规定不同调 | 德国新闻 | DW | 10.04.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德国各州自说自话 防疫规定不同调

德国的染疫数字不断上升。面对危机,德国无统一路线。各州自说自话,制定各自应对政策。不过,此情此景有望改变。联邦政府立意缩减州级政府权限。

(德国之声中文网)上啤酒园喝酒、去健身房运动,晚间在电影院欣赏大片:在萨尔州,所有这些都已可能,因为该州本周全面放宽了新冠限制措施。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新冠感染率较低的城市,允许餐馆户外重新开业。在其它联邦州,也有很多市镇计划效法巴登-符腾堡州的图宾根市,该市从3月中旬开始实践 "安全开放"策略;策略的核心是提倡新冠快筛:测试结果呈阴性者就有权享有更多自由   

这样的 "示范地区 "计划在德国各地如同春天的野花到处绽放。     

不过,并非所有地区都能成功。实际上,常见的情况是缺乏严密的科学监测,不少示范区的感染数字甚至还在上升。德国现可提供一大堆五彩缤纷的新冠政策,但独独缺乏对局势的统一认识。几星期来,专家们一直警告,不可低估第三波疫情的影响。流行病学家布洛克曼(Dirk Brockmann)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预测说,人们很快就可能会看到每天4万到6万新增染疫病例。他强调,"我们必须尽可能减少接触。"    

争论不休,共识不多   

鉴于感染数字不断上升,德国总理默克尔有意在全国实行短暂但统一的停摆措施。本周,她通过发言人再度表示,“眼下五花八门的各种规则无助于安全,无助于让人们接受。”几天前,默克尔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已尖锐批评若干州逐步放宽限制的计划。不过,下一次联邦与各州协商的日期尚未确定,原计划下周一举行的会议已取消。有关方面表示,磋商会议举行前,必须先达成一项协调方案。 

Deutschland Coronavirus - Saarland startet Modellprojekt

萨尔州放宽新冠限制,民众甚至有机会上酒馆喝啤酒

一段时间以来,联邦政府和州级政府领导人之间的定期联席会议机制也失去了一定的声誉——尤其是在经历“复活节封锁令”朝令夕改的尴尬之后。总理府在复活节假期开始的不久前曾宣布为期五天的封锁,但因为计划难以落实,又立即由总理本人宣布取消。而此前,高层政界人士为此谈判了整整12小时。数月以来,情况一直如此。放宽与否、禁足与否、学校是开门还是关门,处处争论,但很少拿出统一的规定。众人早已不知哪些规定适用于哪个联邦州、哪些规定不适用。  

害怕遭选民白眼 

新冠疫情爆发一年后,德国的危机管理何以会显得如此一塌糊涂?德国《基本法》赋予联邦各州在教育等领域拥有自主权,同时也保障各州有权制定和实施感染控制措施。不过,政治学家诺伊格鲍尔(Gero Neugebauer)指出,这不足以解释所存在的问题:"联邦结构本身不是问题,而是各州目前在危机中的表现。"   

这位政治学家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对于什么是共同利益,联邦和州政府缺乏共同认识。他指出,“州长们总是以对其所在州最有利的方式来解释共同的利益”。在他看来,这与选战考量也越来越密切相关。今年秋天,德国将选举下一届联邦议院,各联邦州的首脑们都希望自己有好形象。诺伊格鲍尔认为:“他们不敢明确地说‘是的,我们要采取强硬措施’。他们害怕,因为他们认为,由此会在选民那里丢分。” 

联邦政府获更多权限  

其实,政治家们眼下根本不必害怕这一点。鉴于染疫数量上升,根据舆论调查机构infratest dimap的研究结果,多数德国人现在赞同更严格的封锁措施。与此同时,政界冗长无果的讨论也增加了选民们的绝望感。目前,近80%的德国公民对联邦和各州政府在危机中的表现感到不满,很多人已无法忍受政策上的反反复复。 

Deutschland Bundestag Fragestunde Coronavirus Angela Merkel

默克尔是会把新冠政策交给联邦各州首脑,还是会收权? 

政治学家诺伊格鲍尔相信,“默克尔所考虑的是,联邦抓权是否更有利。……因为,仅靠权威,她已经无法说服各州州长。” 默莫科尔本人现在似乎也已明白了这一点。近两周前,她已威胁要收紧《传染病防治法》,以赋予联邦政府在防疫战中更大权限。默克尔内阁将在下周二开会讨论此事。目前不清楚的是,何以能快速修改法律 

减少行政管理中的等级制度   

不仅是政治上的决策过程让很多人难以理解。文牍主义也构成对人们耐心的考验。国家提供了巨额新冠资助但付款过程往往长达数月。现在允许家庭医生接种疫苗但他们必须填写一页又一页文件。疫苗接种活动本应更快进行,但预约常常中断。“在德国的行政管理中,我们无法在短时间内处理新出现的问题。” 数字行政管理专家莫伊赫(Thomas Meuche)如此总结这一困境。   

他认为,罪魁祸首是等级结构,在这种结构中,沟通永远只在上下级之间进行,而绝不会跨部门。他指出,“我们已经让行政部门人士不习惯承担责任”,而面对危机,这种制度之捉襟见肘逐渐显现。他表示,难以在短期内改变现今的结构,但可以更灵活地思考和行动。 

许多人认为,德国要想摆脱目前的新冠乱局,首要的任务是终止不断推迟决策的行为。德国“政治网红”Rezo便直指要害。他在最新的一段视频中剖析了德国新冠政策并总结道:“大家都知道:不作为是最糟糕的事情。不行动,就是你能做的最极端、最粗鲁、破坏性最大的事情。" 

联邦政府是否接过行动的主导权,下周或将见分晓。

观看视频 01:25

被迫关门? 疫情之下德国零售业积极自救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