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会不会继续是 ″欧洲妓院″? |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 DW | 20.02.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德国会不会继续是 "欧洲妓院"?

德国有着欧盟最自由的性工作法之一,但主张禁止买春的声音越来越大。不过,围绕这种禁令的好处也存在激烈争议。

Rotlichtviertel von Frankfurt Archiv 2003

2002年,性工作在德国合法化(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事情若由布赖迈尔(Leni Breymaier)决定,则新冠大流行瘟疫期间,妓院尽可以破产。这位社民党的政治家认为,只因性工作几乎停歇了一年,妓院经营者便也得到新冠救助金,实属丑闻。去年年底,她在接受丰克传媒集团(Funke-Mediengruppe)采访时表示,国家 "把纳税人的钱给那些暴力强迫妇女卖淫的妓院,从而支持犯罪分子",这可不行。加上她其它一些关于性产业的批评言论,布赖迈尔从德国各地约50家妓院经营者那里受到约20项刑事投诉,被指控犯有诽谤和中伤罪。

禁止买春与"北欧模式"

布赖迈尔是联邦议院一议员小组成员。该议员团体强烈主张按"北欧模式"在德国禁止买春。该禁令将买春者定罪,而不追究性工作者。在北欧模式中,对性交易的刑事追究辅以全面的性工作者退出方案、性工作者非刑罪化和广泛的社会教育。

Leni Breymaier SPD

德国联邦议院社民党议员布赖迈尔支持在德国全面禁止买春

2002年,性工作在德国合法化;2017年起有了《性工作者保护法》,旨在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条件。该法规定,妓院必须拥有营业执照,性工作者必须登记。然而,到目前为止,有关当局只收到约4万份登记。而有关部门估计,依据各种计算结果,德国国内性工作者数量约在20万至100万之间。鉴于此,在很多人看来,这项法律是失败的,因为,绝大多数性工作者继续在暗地里从业。

德国--"欧洲妓院"

然而,到目前为止,在联邦议院中无一党派的代表将禁止买春列入其计划。布赖迈尔指出,德国之所以有着欧洲最自由的性工作法之一,亦被被称为 "欧洲的妓院",与性产业施加的影响有关。她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性工作和色情业在我国有一个强大的游说团体"。布赖迈尔是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中强迫卖淫问题的报告员,并积极参加 "姐妹 "(Sisters)协会。该协会也主张禁止买春,并指出,自愿性工作实乃童话。对于布赖迈尔来说,毋庸质疑:"只要一性能买到另一性,便无平等关系可言。"

Osteuropäische Prostituierte Ausbeutung von Migranten

美因河畔法兰克福街头的东欧妓女。关于如何最有效地遏制人口贩运和强迫卖淫的辩论重起

尤其是在新冠大流行瘟疫背景下,有关指定更严格性工作法的争论重又出现。去年春天第一次封闭妓院时,包括布赖迈尔在内的多名跨党派联邦议员主张,即使在新冠限制措施放开后,也应继续规范该行业。该行业本身正受到越来越来的压力。基民盟/基社盟议会小组也希望收紧性工作法。而欧盟多年来也一直在呼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早在2014年,欧洲议会就通过了一项决议,建议成员国引入北欧模式。

北欧模式有众多反对者

众多团体和咨询中心则持不同看法。反对"北欧模式"和买春禁令的就有德国妇女委员会、德国艾滋病人救助会、新教慈善协会Diakonie和德国女律师协会。早在2019年年底的一份联合立场文件中,这些组织就警告说,不要将性工作刑罪化,因为这只会伤害从业者,增加了成为暴行受害对象或感染艾滋病毒等性传播疾病的风险,并被污名化。文件指出,"由于受到惩罚威胁,性交易越来越多地转入地下进行,使得咨询中心和卫生当局难与性工作者接触,向其告知权利、卫生服务及退出选择,从而让预防成为不可能。

延伸阅读:德国性工作者多为外国人

这些团体和组织还拒绝接受关于禁止买春能遏制卖淫和人口贩运的说法。德国妇女委员会的一名代表在该文件中表示:"性工作、人口走私或强迫卖淫须分别对待。"她指出,有的妇女自主通过性工作赚取收入,妇女委员会的立场是,与其将性工作定为犯罪,不如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条件。

瑞典“输出”买春禁令

瑞典在20多年前就实行了这种模式,成为第一个改变刑罪化方向的国家。该模式强调惩罚嫖客而非性工作者,从而使买春需求枯竭。一些欧洲国家也效仿这一模式,禁止买春。2009年,挪威、冰岛和芬兰跟进;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也推出了变通的模式。法国于2016年效法,一年后,爱尔兰入列。加拿大和以色列也有类似的性工作法。社民党议员布赖迈尔就此指出,这么做的国家越多,对德国的压力便越大。

Schweden | Parlamentsgebäude Riksdag

瑞典议会是欧洲第一个通过法律的众议院,该法律不将性工作者,而是将买春者刑罪化

2月中旬,欧盟议会还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成员国采取更多措施打击性剥削和人口走私。决议指出,尤其是清楚自己是在以性剥削方式获取性服务的嫖客应受更严厉处罚。对于买春禁令的支持者来说,欧盟的呼吁可能是他们更努力实现自己目标的又一论据。对他们来说,卖淫、性剥削和人口走私密不可分。他们认为,若限制卖淫,人口走私就会减少。

缺乏可靠数据

因此,对于以北欧模式为基础的买春禁令究竟对性剥削和人口走私会产生何样影响,有着非常激烈的辩论。什么是强迫卖淫,什么是自主的性工作,这个问题本身就导致激烈争论。相关评估中的另一个基本问题是缺乏数据。究竟有多少人在性领域工作,这无法量化;其中有多少人是自愿、有多少人是被迫从事性工作,亦无法确定。它使得几乎不可能做出可靠的陈述,并导致买春的赞同者和反对者大都会引证那些据称是支持各自立场的研究结果。

延伸阅读:德国成了"欧洲大妓院"(上)- 卖淫合法 收入可观

 在一篇论述买春禁令影响的研究报告中,斯堪的纳维亚的两名研究人员指出了相关争论中的那个基本问题:"和其它地方一样,在瑞典,关于卖淫的认知基础是不完整和片面的"。多年前,海德堡大学一项被广泛引用的横向统计分析虽也得出结论称,性工作合法的国家成为人贩子的重点,但该研究报告亦受诟病,被指实证数据缺乏、参考价值不足。

客观观察几乎不可能

不论怎么说,瑞典政府公开声称其模式相当成功,自1999年该法出台以来,性工作者数量减少了一半,买春禁令也减少了女性受到的暴力及人口走私现象。但瑞典历史学家多迪莱(Susanne Dodillet)等学者对这些说法持怀疑态度。她1月初向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议会提交的一份评估报告中写道,"事实和研究不能支持这一说法",相反,有报告指出,买春禁令导致对妓女的暴力行为增加和严重的污名化。

延伸阅读:德国成了"欧洲大妓院"(下)- 乐坏某些人 苦了从业者

鉴于缺乏数据以及相关争论充满意识形态色彩,对基于北欧模式的买春禁令是否能保护性工作者,是否能遏制非法卖淫和人口走私这一问题作客观分析,似乎不太可能。

对于布赖迈尔来说,尽管发生了这一切,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将继续为在德国禁止买春大声疾呼。她指出,"即使某地有自由自在的女性说,'我喜欢这样做';即使她们有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这也不能用来成为使很多人受苦的理由。"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