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换肾得去西班牙?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德国人换肾得去西班牙?

德国卫生部长有意修改器官捐赠制度,除非本人或家属提出异议,未来所有人都将默认成为器捐者。这样的提议遭抨击是严重侵犯自决权,但也有人鼎力支持。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年前,52岁的穆勒(Thomas Müller)再次发病。他的双脚积水,血压过高,健康状况每况愈下,10年前接受移植的肾脏也开始出现问题。因此,来自慕尼黑的穆勒决定在未来几周内离开德国,前往西班牙马拉加附近寻找治疗的希望。"在那里我更有可能等到肾脏。西班牙的器官捐赠系统更好,等待时间不像德国这么久。"

穆勒有长年病史,16岁时检查出罹患糖尿病,每天都必须注射胰岛素。而糖尿病患者肾脏功能衰竭的风险极高,穆勒在40岁前便出现肾脏问题,自此之后每周必须洗肾三次,最终接受了肾脏和胰腺移植。"我的运气很好,当时排队等待肾脏和胰腺两种器官,而移植名单上需要两种器官的人没有等待单项器官的人多。"

在德国长时间等待器捐

若肾移植顺利,肾脏功能能维持20年,但穆勒的新肾脏却只坚持了10年。原本穆勒的女友愿意移植一颗肾给他,但慕尼黑医院的医师拒绝了这项提议。"我的女友两年前曾经罹患上皮细胞癌。虽然没有化疗,但是接受过放射治疗后便无法捐肾。"

若穆勒再次在德国接受洗肾,便能进入器官移植的等待名单。而名单上目前已有9400人在排队等待新的肾脏、心脏、肝脏或肺脏。在德国,病患一般需要6到10年才能等到肾脏移植。

引进"默认原则"?

但穆勒已经无法再经历长时间的等待。如今德国器官捐赠系统存在的问题是:只有在器官捐赠卡上注明同意捐赠器官者,医院才能在其去世后摘除器官。去年德国仅有955人在死后捐献器官。

联邦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有意改变现况。他提议采用"默认原则"来解决现有问题,这也是几乎所有欧洲国家早已立法规定的方式。"默认原则"的意思是所有人都会自动成为器官捐赠者,除非当事人提出异议。此外,穆勒也提出引进"双重否认原则"增加第二道门槛,家属可以替死者拒绝器官捐赠。但许多人批评这是严重侵犯个人自决权,使器捐成为一项义务,而遗体不应该成为达成目的的手段。

Deutschland Thomas Müller (Privat)

穆勒6岁时检查出患有糖尿病,每天都必须注射胰岛素

向欧洲法院提起诉讼?

每当莱特迈尔(Susanne Reitmaier)听到有人反对"默认原则"时便会愤怒不已。"反过来说,这些人也该站出来声明,当他们有一天也需要器官移植时,不会要别人的器官。"这名自雇的美容师把争取更多器官捐赠设立为人生目标,她所属的协会"反对死于等待器官移植"(Gegen den Tod auf der Organ-Warteliste)不断争取各方的支持。

来自沃尔夫斯堡的莱特迈尔通过网络联署向联邦政府施压,在联邦卫生部发表观点,每两周向政治家和医师发出一份协会的立场声明。"放弃不在我的字典里,我们会奋战到最后。"莱特迈尔只有看到德国采纳"默认原则"才肯罢休。若情势所逼,她也不排除向卢森堡欧洲法院提出违宪起诉。

器官移植名声恶劣

莱特迈尔如此积极行动是基于个人经历:她的女儿四年前出现肾功能衰竭,最终在西班牙进行肾移植才重获生机。"当你急需健康的器官时,必须到西班牙、奥地利或荷兰去寻找。"她强烈批评德国的现况道:"在西班牙,器官捐赠者会获得特殊的认可。"

另一方面,器官捐赠在德国却声名狼藉。"在德国,媒体从来不报道器官捐赠的正面消息,听到的总是丑闻。德国人老觉得,如果他们上医院去就会被屠宰。"莱特迈尔表示,就连在日常生活中也总需要为器官捐赠平反,令她心力交瘁。

莱特迈尔还必须等待数月才能盼来结果。今年年中,联邦卫生部长施潘将会要求联邦议会作出抉择。穆勒则将按照原定计划启程前往西班牙,或许他能在那里得到一颗新肾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