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2021年言论自由奖获得者奥武里: 为无声者抗争 | 文化经纬 | DW | 03.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德国之声2021年言论自由奖获得者奥武里: 为无声者抗争

托博雷·奥武里获得德国之声颁发的2021年言论自由奖。她曾装扮成性工作者卧底调查,为尼日利亚人口贩卖受害者发声。在此过程中,她遭遇了虐待,目睹了斩首,好不容易逃脱了谋杀。

观看视频 02:16

尼日利亚记者Tobore Ovuorie荣获今年度DW言论自由奖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严防死守的营地,尖叫声突然从各个黑暗的角落传来。托博雷·奥武里(Tobore Ovuorie)身边的年轻女人们在夜幕中拼命逃跑。眼前恐怖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她的衣服上溅满了鲜血,眼睛紧紧盯着刚刚被砍下、翻滚到地上的两颗头颅。只觉两眼一黑,她失去了意识。

当托博雷回想起她七年前的这段经历时,眼睛里依然充满了泪水。当时她是一位33岁的调查记者,在尼日利亚的性贩卖圈子里卧底了七个月。她的报道揭露了从事性交易、人口贩卖和器官交易的犯罪团伙的活动。

亲身体验才能写出好报道

在从事这项调查的几周前,一位编辑找到了托博雷,要求她通过访谈受害者来揭示尼日利亚的性贩运问题。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托博雷笑着回顾这次谈话,认为访谈远远不够。"她们不会在自己的额头上写上:'嘿!我将被贩卖。'"

Freedom of Speech Award 2021 | Preisträgerin Tobore Ovuorie aus Nigeria

尼日利亚调查记者奥武里(Tobore Ovuorie)获得德国之声颁发的2021年言论自由奖

对她来说,毫无疑问的是,"我们必须亲身体验,否则故事就会显得不够充实"。托博雷使劲地拍手来强调这一点。她在工作中十分较真。

德国之声台长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说,托博雷勇敢的报道为她赢得了今年的言论自由奖。

林堡说,"言论自由奖突出了透明度在我们工作中的重要性,也显示了勇气在我们社会中的重要性。我认为该奖项将有助于托博雷·奥武里的工作,希望也能有助于她的安全。"

亲历人口贩卖的恐怖之夜

国际移民组织(IOM)估计,从尼日利亚来到欧洲的女孩中,有80%是性贩卖的潜在受害者。托博雷的一位好友就是其中之一,她被贩运到欧洲,感染上了艾滋病毒。

2013年,托博雷定下一个明确的目标:通过揭开每年从尼日利亚贩运到意大利的数千名受害者的个人故事,查清她的朋友和她认识的许多人的遭遇。

托博雷接受尼日利亚媒体《尼日利亚脉动》(Pulse Nigeria)采访谈到这次调查时说:"我有很多需要填补的空白。"

在尼日利亚《高级时报》 (Premium Time)同事的帮助下,她在尼日利亚的性贩卖圈子里做了七个月的卧底。她隐藏起记者的身份,改变了自己的服装、发型、化妆甚至说话的方式,进入全新的生活。她假扮成一个妓女,被一个皮条客收留,在拉各斯呆了一段时间,然后去到阿布贾。

Nigeria | Prostituierte

很多尼日利亚妇女被人口贩卖者诱骗拐卖

在2013年的调查过程中,尼日利亚犯罪团伙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了痛苦的烙印:她的头发被剪掉,她被殴打,被虐待,经历了住院治疗,好不容易逃脱了谋杀。

卧底几个月后,托博雷获得了她的皮条客的许可前往意大利。她和一群女孩一起被偷渡到贝宁。那段旅途中的经历使她至今无法观看恐怖影片。

托博雷目睹了两名人口贩卖受害者被斩首,她们的器官被摘下送往黑市。到达科托努后,她在同事的帮助下成功逃了出来。

打破性别刻板印象

在尼日利亚的商业都市拉各斯长大的托博雷,上小学之前就知道自己想成为一名记者。每周,她都会将自己亲手写下的故事和诗歌邮寄给尼日利亚的报社。这些作品屡屡被拒,但她毫不气馁,下次寄去更多。

上中学时,她的一位同学的母亲被指控为用巫术谋害丈夫。托博雷为她呼吁公正,却受到周围人的批评。

 "我总是被教训说,你是个女孩,你必须保持沉默,你说得太多了。"她对德国之声说,一边说一边摇头,"我感到怨愤,心中充满了怒火。我不想顺从。"

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提笔写下了这场遭遇的每一个细节。父亲在她的抽屉里发现了她的笔记,他鼓励她利用写作来对抗不公。

"这是我决定一辈子要做的工作:用文字的力量为无声者抗争。"

作为新闻界的一名年轻记者,托博雷不得不对抗尼日利亚媒体行业中对女性的偏见。"女记者适合报道家庭生活、时尚和娱乐新闻。硬核的新闻要让男记者来做。"

战斗还在继续

托博雷在调查尼日利亚的性贩卖犯罪团伙时遭受的精神创伤,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愈合。她仍然在与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作斗争。

她的加纳同行、调查记者阿纳斯(Anas Aremeyaw Anas)告诉德国之声,托博雷的抗压能力决定了她新闻报道的出色。

"在某个阶段,我们都以为她的职业生涯要走到终点了,但她非常坚强地重新站了起来。她无法对她目睹的社会不公正置之不理。她想让弱势群体、妇女和儿童公平地分到自己的那块蛋糕。"

在2013年的冒险调查之后,托博雷继续选择报道具有挑战性的主题。她讲述了利比亚人口贩卖受害者的故事,还揭示了尼日利亚感染艾滋病毒的儿童被污名化的问题。目前,她正在调查大使馆雇员参与人口贩运活动。

当被问及是否后悔为了报道新闻差点丧命时,托博雷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一点也不后悔。这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反思。我可以问心无愧地去睡觉。对我来说,这就是有意义的生活"。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