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迎来65周岁生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3.05.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德国之声迎来65周岁生日!

在这个全球危机四伏、民粹主义日益增长的时代,面向国际的德国之声面对新的挑战。在联邦议院,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在庆典活动上就德国之声从事的工作发表讲话。

Konrad Adenauer und DW-Redakteur Hans Wendt Archivbild 1963 (DW)

1963年德国之声10岁“生日”,时任德国总理康拉德·阿登纳接受本台编辑Hans Wendt采访。

(德国之声中文网)"尊敬的、亲爱的远方听友们……"承载着国家的重托,1953年5月3日时任联邦总统豪斯(Theodor Heuss)的讲话宣告了德国之声广播节目的诞生。德国之声的主要任务是"向海外听友介绍德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作为短波广播电台,德国之声从当时位于科隆的总部将德国的声音送到了世界各地的听友那里。最初广播节目只有德语,1954年开始加入第一批外语广播。1992年,德国之声电视台开播,之后不久德国之声在线版也启动了。

Deutschland Deutsche Welle DW Gebäude (imago/epd)

德国之声波恩总部大楼……

"广播的时代自然是简单一些",德国之声台长林堡(Peter Limbourg)表示,"我们的声音可以到达世界任何角落。"而在今天,很多产品的推广变得困难许多。"与此同时,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以及合作伙伴网络,我们有机会接触到比过去更广泛的人群。和过去一样,我们仍然提供时事报道、背景分析和观点讨论相结合的全方位新闻产品,只是我们通过更为现代的方式去传播,并且更多地考虑我们多元化而且常常是非常年轻化的受众群体的兴趣。"林堡担任台长一职已有四年半的时间,他希望能够提高德国之声在国际上的声望。

Deutschland Deutsche Welle DW Gebäude (picture-alliance/dpa/ZB)

……和柏林办公楼

本周二,德国之声在联邦议院举行65周年庆典活动。前来参加庆典的包括德国文化部长格吕特斯(Monika Grütters)和来自各议会党团的多名议员。特别嘉宾是联邦总理默克尔,她将会在庆典上讲话。默克尔总理也会来了解一些德国之声目前的项目,例如,一个俄语的、帮助揭露假新闻的动画视频指南。

体制之争

虽然德国之声名为国际广播电台,但实际上囊括众多媒体领域,包括四种语言的电视节目,30种语言的音频广播节目和网页新闻,以及丰富多样的社交媒体互动。智能手机作为用户终端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过去拥有众多忠实听友的德国之声,如今的粉丝群则普遍年轻化。

在德国,恐怕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德国之声学院是德国在国际媒体发展教育领域的领军机构,从1965年起培养了成千上万名专业记者。德国的部长政要在海外出访时也时常会碰到一些高层人士,他们都有过在德国之声学习培训的经历。

在德国之声迎来65周岁生日之际,全球的政治局势面临着一些与成立之初时颇为相似的困境。和65年前一样,人们又开始谈论新的冷战,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在全世界受到各种威胁。"时局艰难,这意味着德国之声的责任更重了。我们必须要为人们提供资讯,搭建桥梁,传播价值",台长林堡表示,"不管我们把当前的世界称作'新冷战'还是'多极化世界格局'--政治宣传、虚假新闻、移民、气候变化和恐怖主义所带来的挑战日益严峻。"

Intendant Limbourg und Griechenlands Staatspräsident Papoulias (DW)

2014年,德国之声台长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和时任希腊总统卡罗洛斯·帕普利亚斯在一起

林堡也谈到了德国之声网页等新闻产品在中国和伊朗等国家被封锁的情况。这"令我们感到担忧,但这也显示了我们工作的重要性"。林堡认为,当今世界的体制之争和意识形态之争,同时也是国际媒体之间的一场较量。

"文化、宗教和传统的交流"

"德国之声的员工是我们取得成功的关键",德国之声纲领文件中这样写道。目前,来自60多个国家的大约3400名工作人员在德国之声波恩和柏林两地工作。德国之声的文化多元性当属德国各类机构之最。德国之声驻亚、非、拉地区的记者站数量正在不断增加。"这种多元化是宝贵的资源,也是我们德国之声的强项之一",台长林堡之初,"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并且看到不同文化、宗教和传统的交流,可以创造出很多崭新而美好的东西。这一切都建立在我们自由宪法的基础之上。对于我来说,能跟这么多来自不同文化、激发灵感的同事们一起合作,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林堡还表示,德国之声"也许不是什么初创企业,但是一家现代的媒体机构,有着非常灵活且富有探索精神的员工"。

Sandra Petersmann im Kongo (DW)

德国之声记者彼得斯曼(Sandra Petersmann)在刚果采访

树荫下的浓香咖啡

的确,德国之声里的知名人物在德国可能没有那么有名气,但是在海外情况却不一样。记者彼得斯曼(Sandra Petersmann)有着在危机地区报道多年的经验,让她记忆最深刻的是在厄立特里亚的一次经历。2000年还是德国见习记者的她随着援助组织的一组医生来到非洲之角。这位45岁的政治学家回忆道:"一天下午我们路过一个小小的村庄,在一颗茂密的大树下,人们正聚精会神地围着一只使用电池的小收音机。广播传出声音很容易让人辨别,他们听的正是是德国之声。我虽然一句也听不懂阿姆哈拉语组的同事在说什么,但树荫下的人们知道我是德国之声的记者后,马上热情地为我专门举行了传统的沉香咖啡仪式。"

她之后在阿富汗也有过相似的经历:"许多地方的偏远山庄,那里没有电视,却又对信息很渴望。德国之声的许多语组停播广播节目让她感到遗憾。网络电台和播客没有收音机那么广泛的传播范围。

Jaafar Abdul-Karim (DW)

德国之声阿拉伯语电视记者Jaafar Abdul-Karim的节目"青年脱口秀"(Shabab-Talk)

敏感话题

如今在约旦或者土耳其的难民营附近拿着麦克风采访的记者,很快就会有民众过来询问。36岁的阿拉伯语电视记者Jaafar Abdul-Karim在贝鲁特、安曼或者开罗采访时,不断有热情的年轻人走过来和他打招呼。他的节目"青年脱口秀"(Shabab-Talk)关注一些国际媒体回避的问题。这让他收获了数百万年轻观众。

另外一个例子是:乌尔都语、普什图语或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文章点击次数非常高的文章,报道通常与言论自由、妇女权利,腐败或与教育相关,另外,在特朗普和普京这样的国家领导人活跃在政治舞台的时代,有关默克尔政府政策的文章也很受网民的关注。

"创新和传递价值观"

如果前几年德国政坛在德国之声的话题上偶尔会出现不同的看法,那么在当今全球不稳定的时代,德国政界知道这个媒体能给他们带来何种益处。不久前,联邦议院就德国之声的工作进行了讨论。1960年的"德国之声法"定义了德国之声的工作。社民党媒体领域政治人物阿巴努斯(Martin Rabanus)对这个"全球媒体之家"说出了一句几乎无人提出异议的定位:"这家媒体播出的是事实,而不是假新闻,它独立、创新、传递价值观、用心去报道。"

德国之声每周有超过1.5亿用户,而且这个数字呈上升趋势。国际调查显示,高达96%的用户都评价德国之声有很高的可信度。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