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主承建商谈北京“ 鸟巢”的进展情况 | 体育 | DW | 08.08.200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体育

德国主承建商谈北京“ 鸟巢”的进展情况

一段时间来,中国媒体报导道,北京奥运主要会场(所谓“ 鸟巢”)的主承建商、德国柯沃泰公司倒闭了。大家都关注这个重要建筑物的建设是否受到影响。就此,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该公司在北京负责这个项目、刚回到德国的克鲁帕(Claus Gruppa)先生。他说:公司又“活”了,鸟巢不受影响。他也谈了他在北京的一些感受。

在鸟巢顶上紧张地施工(格鲁帕拍摄与提供)

在鸟巢顶上紧张地施工(格鲁帕拍摄与提供)

德国之声:前一阵听说作为北京奥运会主会场的鸟巢的主承建商的贵公司柯沃泰(covertex)破产了。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克鲁帕:破产这个概念不正确。柯沃泰公司申请进入资不抵债程序,按德国法律,法院指定了一个破产程序管理人。该管理人尝试拯救公司,拯救正在实施的订单和工作岗位。破产管理人做到了这一点,找到了一个投资商,由该投资商收购了柯沃泰公司。通过这一收购,柯沃泰公司有了能力,象以前一样地去完成膜结构建筑任务。新的母公司是奥格斯堡的GSSG控股股份公司,是一个屋顶建筑、建筑表面和玻璃建筑领域的相当大的公司。吸收柯沃泰公司对GSSG公司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Hauptolympiastadion in Peking aus Sicht der deutschen Bedachtungsfirma

巢巅风光(格鲁帕拍摄与提供)

德国之声:柯沃泰公司当初是怎么得到这个大项目的?您能说说这个过程吗?

克鲁帕:那个时候我没有直接介入这件事。据我所知,最早招标的是奥运游泳馆。我们非常积极投入了工作,但没有拿到这个标。得标的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同样是一个德国公司。然后获得了对奥运主体育场投标的机会。这次我们就比上次成功了,获得了这个项目。整个过程相对较长,超过了半年时间。我们那时非常深入地进入技术细节,包括在整个结构上计算尽可能可比的价格。招标是在2004年展开的。我们在2005年初中了标,年初签署了意向书。在进一步落实了细节后,在8月或9月签署了正式合同。

德国之声: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公司?听说您的公司也参加了建设慕尼黑安联体育场等项目。

Hauptolympiastadion in Peking aus Sicht der deutschen Bedachtungsfirma

纵横交错(格鲁帕拍摄与提供)

克鲁帕:柯沃泰主要在膜结构领域工作。这种膜我们区分为纺织品的或者塑料的。塑料材料中比如有ETFE(人工高强度氟聚合物),安联体育场就是用这种材料的,还有汉诺威体育场,北京的奥运体育馆和奥运主会场。根据不同的建筑设计师提出的不同的屋顶要求,有的要求绷紧状的,有的要求中间有气层的,我们使用不同的材料。比如科隆体育场,观众席用一种一层的膜当顶,仅仅为了保护观众不受太阳和雨之苦。另一个极端是慕尼黑的安联体育场,那里要求把光线因素和稳固因素都考虑进去。光线方面,草坪要从南边和西边获得足够的阳光,我们在那两边就用透明的材料,而在东边和北边用白色的膜,考虑到积雪的因素、压力的因素,我们在那里采取双层的结构。在有的建筑物方面,比如室内购物中心、游泳池等,还要考虑到节能的因素,那就要采取更多层的结构。

德国之声:北京的鸟巢形式看上去特别复杂。对此有什么新的、特殊的要求吗?

克鲁帕:建筑师德芒选择的建筑样式本身就是极端的。看到图片,就可以知道,每两个格子就是一个独立的形式,也就是说,每一个同样的区域只出现两次,对近1000个膜结构区域而言,意味着有大量的各自不同的裁剪。最大的实施困难是,我们在现场不能找到我们在欧洲建筑中能够找到的几何上的公差,也就是说,每个区域都要计算过。要计算出许多不同的几何图形,据此生产。这是我们事先没有想到的巨大的额外费用产生点。

Hauptolympiastadion in Peking aus Sicht der deutschen Bedachtungsfirma

德国专家欣赏他的工作(格鲁帕拍摄与提供)

德国之声:什么时候这个鸟巢能完工呢?

克鲁帕:我们的工作到9月能完成。接下来还有许多在我们“下面”展开的工作,需要一个干燥过程。

德国之声:您在中国待了半年,作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您有什么体会呢?

克鲁帕:在工作上,我们发现,中国参加这个项目的同事们积极性非常高。他们尝试把很多想法在很短的时间里付诸实施。整个组织结构非常严密、固定,在设计构思方面的想法因而比较容易得到落实。我们到中国去之前,准备工作做得很差,比如纳税方面的规定等等,我们都不了解。我们跟下层供货商,基本上都是中国厂家,我们跟他们合作得非常好。我们感觉得到,他们对这个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的国家大事件充满了工作的激情。

德国之声:就您的个人生活而言,您认为象环境、交通这些方面的问题是否会给明年带来不利的影响呢?

克鲁帕:我生活在上巴伐利亚地区的一个小地方,这是一个可以说是在大自然怀抱里的地方。一下子来到北京这么一个有1700万人口的巨大城市。这半年给了我积极的印象,但也给了我一些非常负面的印象。我非常不习惯,好多天,好几周,见不到星星,太阳只能朦胧地看到,远处的房子都看不到,因为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对于这么大的城市来说,真不能想象,要有多少人每天为保持这个城市的清洁而工作,为这个城市、为大街、为商店、公园的清洁。对我们欧洲人来说,很难理解,在任何地方,都会有人随手扔下一些东西,在小孩那里见到,冰淇淋包装,大人也是这样,到处都见得到这样的景象。我坚信,通过这个城市的计划,努力,在奥运会期间,空气污染的问题会得到控制。我也相信,通过那时大量人力的投入,会使城市的形象在那个时候比现在有很大的改观。

Hauptolympiastadion in Peking aus Sicht der deutschen Bedachtungsfirma

工地上的五环(格鲁帕拍摄与提供)

德国之声:您刚从那里回来,那里一定很热。这对明年来说会是一个问题吗?

克鲁帕:这要看怎么说。北京比马德里更南边一些,气温高是自然的,有时会有40度,42度,不过是短时间的。不过我想,对于南边来的人,短时间里经历这样的气温应该问题不大。城市在这方面有很多计划,通过空调等,会适当解决这个问题的。

德国之声:您在那里也许也认识了一些德国人,西方人,他们对奥运也很热情吗?

克鲁帕:我几乎没有跟参与奥运建设的欧洲公司交谈过。我的时间太短,工作太忙。我所接触的西方人,他们对这个大项目非常关心,人们对围绕奥运场馆做的各方面工作很惊讶钦佩。这两个人们最关注的工程,游泳馆和鸟巢,这是一个方面,这是巨大的工程,进展迅速,有效。但我交谈过的人,包括在那里生活的中国人,更关注的是整个城市都在改建中,马路,水供应,绿化,自行车道,公园,老的胡同被拆除,代之以新的、更好的、干净的场地,还有地铁线路,快速车道,所有这些,我觉得给这个城市带来的比上面说的两个新建筑物要多得多。

Hauptolympiastadion in Peking aus Sicht der deutschen Bedachtungsfirma

在上面休息(格鲁帕拍摄与提供)

德国之声:您还回中国去吗?你们公司有多少人在那里?

克鲁帕:我还不知道我是否会回去。我到那里去是为了指导安装工作。现在离我们工作的收尾还有两个月。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在这段时间里再去一次,也许要去验收,做收尾工作。我们现在在那里有两个人,一个我们公司去的总经理,一个是GSSG公司的。其他还有一些我们的自由工作人员在那里。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

  • 日期 08.08.2007
  • 作者 采访记者:平心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BRoc
  • 日期 08.08.2007
  • 作者 采访记者:平心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BR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