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不愿大声谴责中国 为什么?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8.07.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德国不愿大声谴责中国 为什么?

长期以来,德国一直因为商业利益无法大声谴责中国侵犯人权。但是近来要求德国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呼声让柏林压力越来越大。欧洲共同的立场也显得更势在必行。德国之声就此分析国内讨论,也请专家分享他们的看法。

Japan Osaka | G20 Gipfel | Angela Merkel | Xi Jinping (picture alliance/dpa/B. von Jutrczenka)

德国总理默克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6月28日在日本大阪举办的G20峰会上合影。

(德国之声中文网) 自默克尔宣誓就任德国总理以来已经过了15年。在此期间,她12度访问北京,使德中关系日益密切。但近来因为香港情势,柏林不愿对北京采取强硬立场的做法招致许多批评。

德国的犹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希望和中国在经济上维持和谐关系。从数字来看,2019年德中贸易额达到2060亿欧元(约2330亿美元),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整个欧盟也是中国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无论是新疆大规模关押穆斯林维吾尔人,还是中国自7月1日起对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法,经济利益使得柏林在人权侵害议题上往往迟迟不出手。

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总裁凯瑟(Joe Kaeser)在默克尔去年9月访华中后发表评论,强调德国长期以来对其 「以商促变」(Wandel durch Handel),透过贸易让中国逐渐民主化的政策不变。

凯瑟对德国日报《世界报》说:「如果在德国的就业情况取决于我们如何处理有争议的(中国)议题,那么我们就不应该添油加醋,而是应该仔细考虑所有的立场和行动。」

延伸阅读:德语媒体:默克尔要认清中国的现实

Deutschland | DW | Siemens-Chef Joe Kaeser (DW/D. Winter)

西门子总裁凯瑟(Joe Kaeser)警告德国不要对北京采取过于挑剔的立场,还主张对中国要 「深思熟虑和尊重」。

「香港人对德国失望」

德国在7月1日开始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默克尔当时表示,她担心香港的自治权被 「侵蚀」,柏林将在任期半年内向中国提出人权等问题。但和以往一样,她只是旁敲侧击,并没有直接谴责。

对许多批评者来说,在试图继续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过程中,德国过于软弱。德国对外关系委员会(DGAP)资深研究员狄雨霏(Didi Tatlow)告诉德国之声,近几个月来,香港人 「对德国的反应感到失望」。

她说:「有人注意到,基本上德国在公开场合什么都不说,对来自中国的压力反应很薄弱。我觉得香港人很聪明,他们会把这个事情计算进去。他们会想:我到底该不该相信德国?」

狄雨霏认为德国的作为没有达到支持抗争的港人心中预期的反应。

从布鲁塞尔到北京

在处理中国的问题上,欧盟,也是德国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就是陷入中美间的权力斗争。欧盟在中国问题上迟迟未达成共同政策。

而在2012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以来,北京的全球野心所带来的影响更大。像是意大利就签署了中国庞大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计划,其他较小的欧洲国家也正在通过「一带一路」或其与中东欧国家的 「17+1 」集团,与中国建立有利可图的关系。

定于9月在德国东部城市莱比锡举行的欧中峰会原希望能改变这种情况。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欧洲在面对中国政策上至少发出团结一致的信号。这个峰会也有可能重塑欧中下一个十年的关系,为在中国投资的欧洲公司提供更好的待遇,以及在气候变迁问题上让双边进行更密切的合作。这些都是议程上的重中之重。

然而,欧中峰会却在6月初宣布因为疫情而延后举办。

延伸阅读:德语媒体: 德国,你为何而沉默?

经济制裁的可能

虽然峰会被推迟,但在欧盟层面协调应对中国的呼声越来越高。这项诉求来自社运团体,也来自政治人物。

德国社会民主党(SPD)、欧洲议会前主席舒尔茨(Martin Schulz)对德国之声表示,欧洲对中国的呼吁 「必须与明确的经济信息挂钩」。

他说:「如果 (中国)不尊重其承诺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中国商品的市场准入就可能会受阻。」

自由民主党 (FDP)党魁林德内尔 (Christian Lindner)则告诉德国之声,在应对中国时,商业和民主 「不应该相互对立」。

他说:「我们不能让我们的价值观被收买......欧盟和中国之间的经济依赖性是双向的。」

自由民主党 (FDP)党魁林德内尔 (Christian Lindner)强调:「我认为我们不需要立即讨论是否需要制裁,但德国政府现在的任务是确定价值观的立场。」

观看视频 01:07

林德内尔:德国不能出卖价值观

德国能做什么?

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 (GPPi)研究员、埃朗根-纽伦堡大学(FAU Erlangen-Nürnberg)教授金舒巴赫 (Katrin Kinzelbach)表示,没有明确计划要如何实际让制裁发挥作用,这种情况下,讨论是没有帮助的。

反之,她建议将香港问题提交海牙国际法院,因为北京实施的国安法违反了《中英香港联合声明》。

金舒巴赫说:「北京会拒绝法院的任何介入......但这样的步骤至少会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也就是这项新法是不被接受的。」

此外,欧盟也能使用《马格尼茨基法》,对涉及侵犯人权的个人实施有针对性的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这项法律不受国藉限制,中国也适用。

金舒巴赫说,虽然德国国内对政府的批评越来越多,但德国比起其他国家已经算是愿意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

她说:「所有国家都必须平衡自己与北京的利益。重要的是要明白,默克尔没有权力改变北京做出的决定。」

「但她的声音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