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中法治国家对话是另建沟通的尝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中法治国家对话是另建沟通的尝试

卡嘉·列维(Katja Levy)是波鸿大学东亚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她于2010年受德国外交政策学会委托,对德中法治国家对话进行了专题研究并出版了近400页的调研报告。

Files - A Chinese police officer disperses members of the public and media outside a McDonalds store after internet social networks called to join a 'Jasmine Revolution' protest in Wangfujing of central Beijing, China on 20 February 2011. Chinese police showed up in force to disperse a huge crowd of mostly onlookers gathered outside the fast food restaurant in Be

2011年2月20日的北京。警察在维持秩序

德国之声:在您的调研中,您将法治对话描述成一种外交工具。您调研报告的题目就是这么起的。那么,这一工具是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列维:我的感觉是,当年红绿政府引入法治国家对话机制,是为走出"抨击人权,停止对话;中断交流,人权依旧"这一怪圈。法治国家对话是开启另一谈判渠道的新思维。在我看来,这一对话是一个工具,或者说为专家们提供的谈话论坛,对话的内容不受日常政治的影响。法治国家对话常常受到谴责,说它是遮羞布,将人权议题转移出公众的视野,关起门来私下讨论。我的印象是,这至少不是初期的设想。当时人们希望,找到另一个沟通的方式,另一个敞开的渠道,在那里也能探讨棘手的议题。

用现在的眼光看,当时是什么促使中方愿意接受这一法治国家对话的呢?

我想,中方至少有两点理由:中国自1978、79年以来开始社会改革,法制改革开始晚些,而法制改革需要从外部引入新思维。中国学习国外的法律,并把它们运用到国内的司法改革,这已有很长的传统。举例来说,1982年出台的新宪法,是以参考了全球140个国家的宪法为基础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法律的对比在法制改革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处在这样的时刻,一个国家建议道,针对其中的某一领域及"法治国家"议题进行讨论,当然双方一拍即合。也就是说,第一个理由是好奇以及对外国法律知识的需求。第二个原因是,很长一段时间来,中国受到国际社会的公开压力,批评中国在政治改革、司法改革以及人权事务上进展缓慢,而现在的法治国家对话来得正是时机,中方可以说"我们正在行动呢!我们在同德国对话呢,比如就法治国家议题,我们在试图完善制度。"

Mit Transparenten und Schildern demonstrieren Aktivisten der Menschenrechtsorganisation Amnesty International beim Aktionstag Gold für Menschenrechte am Sonntag (13.07.2008) in Berlin. Mit einem zehnwöchigen Fackellauf durch Deutschland hatten Amnesty-Hochschulgruppen gegen Menschenrechtsverletzungen in China demonstriert und mehr als 100.000 Unterschriften gesammelt. Amnesty fordert mit der Aktion China auf, die Todesstrafe abzuschaffen, keine Menschen ohne faire Gerichtsverfahren zu inhaftieren, die Internet- und Medienzensur zu beenden und Menschenrechtsaktivisten nicht weiter zu unterdrücken. Foto: Stephanie Pilick dpa/lbn +++(c) dpa - Bildfunk+++

大赦国际抨击死刑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眼就德中法治国家对话在慕尼黑举行的第12次研讨会。这次研讨会围绕的主题是"数字时代的公民权利和国家立法"。我看到有3个工作小组:1. 互联网里的法律践踏以及法律伸张;2.保护网上个人数据;3.网上公民参与立法程序。这些听上去仿佛是德方一厢情愿想出的题目。比如,"网上公民参与立法程序",我认为,就目前中国的现状而言,这一点是不现实的,因为连人大代表都不能真正参与到立法的程序中。

互联网上的公民参与现象的确存在。但这不是一种纯民主形式的,也没有统一的规定,并非说"有这么多公民反对,就可废止该法"。然而,一些国家部委或者人大机构将法律草案送上互联网,并在那里在一段时间内受到公众讨论。会有上千条发言评论,而这些意见真的被纳入立法程序时,当然不是一对一,也称不上是民主规则。但是,科学界的确通过这一机制参与到立法程序中。

1999年修订的1982版宪法里,中国被定义为"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但在现实生活中,"法治"并没有深入人心。人们经常听到,中国实施的不是"法治"即"依法治国",而只是"法制",即"选择性地利用法律"。在这一背景下,持续至今的法治国家对话又能给现实带来怎样的结果呢?可以总结一下吗?

Dr. Catherine Ruth (Katja) Levy Juniorprofessorin für Gesellschaft und Kultur Ostasiens Ruhr-Universität Bochum

波鸿大学东亚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卡嘉·列维(Katja Levy)

当然。我想分两步回答。第一个要提出的问题是: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现象是否增多了?第二个问题:法治国家对话对此做出了怎样的贡献?我在分析中看到,依照中国自己的法律,中国在一些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尤其是在经济法以及在合资企业法领域。在这些方面,同"法治"的国际标准接轨,中国取得了很大进步。在其他领域却不是这样,尤其是在公民诉求以及行政司法方面,或者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以及人权领域,"法治"还完全没有得到实现。但即便在这些领域,我也不想说完全没有取得进步,而是取得了很大进步,比如在死刑方面,中国死刑的使用仍旧过多,但近年来,死刑判决必须由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最高法以下的法院失去了判处死刑的权利。这可以算作一种对滥用死刑的监控。但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回答第二个问题。人们期待中国在法治国家领域取得明显的改善,但我认为,这样的期待有些过分。这样一个双边的工具不会对中国政府产生特别大的影响。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法治国家对话有它的意义,因为通过这个对话的机制,不断试图向中国传递信息;同时,中国在法治国家对话方面以及在整个法制体系里取得的进步,也能通过这一渠道为德国人所知晓。

采访:冯海音 编译:李鱼

责编:文山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