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助到助人﹕台湾如何稳住口罩供给的脚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從自助到助人﹕台湾如何稳住口罩供给的脚步?

在全球都闹口罩荒的同时,台湾却开始实施搭乘大众运输都要配戴口罩的政策。台湾口罩存量从不足到回稳,甚至将有余裕出口协助他国,究竟经历了什么历程?

Taiwan Produktion von Schutzmasken (DW/Phoebe Kong)

截至3月底,台灣口罩產量達到1300萬片,當局從4月開始要求民眾搭乘大众运输時須配戴口罩。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总统蔡英文4月1日表示,台湾的疫情已经得到控制,接下来将捐赠1000万片口罩支持疫情严重国家的医疗人员。這是疫情爆發以來,台灣首次宣佈輸出醫療物資協助他國。

蔡英文说:「台湾从过去的口罩进口国,转变为全球第二大口罩生产国,可充分供应国内需求。」她也表示台湾願意在口罩、药物、技术上协助国际社会,例如台湾正與美国、欧盟和捷克共商防疫策略,分享研究成果,也和美国和澳洲进行物资的合作交换。

她也说,台湾口罩产能目前已经达到每日1300万片,即将达到每日1500万片,将會捐赠口罩支持疫情严重国家的医疗人员,后续也会视乎产能给予国际社会更多支持。

与此同时,台湾疾管部门也宣布在4月开始,民眾进入所有交通场站、邮局都需要量体温,超过37.5度者谢绝进入,并且要求入内者一律配戴口罩。

Taiwan - Arbeiter in Fabrik (Getty Images/AFP/S. Yeh)

疫情期間,口罩被視為醫療戰略物資。台灣的口罩從生產、運送到配給,都由政府全程主導,不假手於自由市場。

亚洲﹕多国政府主导口罩市场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多月,现在口罩在各国都是十分珍贵的医疗资源。亚洲许多国家都出现口罩抢购潮,政府为了处理人民的恐慌情绪,开始出现政府主导分配或調控价格的措施。例如新加坡从1月30日开始统一由政府发放口罩,每户限取4个。韩国由政府统一贩卖口罩,但是没有干预口罩价格。泰国则是开始控管口罩的出口。

台湾早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于1月24日就禁止出口口罩。之后由行政院出资,扩大口罩产线,稳定供给;另一方面配合口罩实名制的措施,限制需求、制定价格,以达成供需平衡。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社会学教授骆明正近日在《脉络:为公众而做的社会学》期刊发表题为「台湾防疫经验的现况与启示:政府、健保与文化」的论文。文章肯定政府的角色:「即便台湾人在这场危机当中十分仰赖遵守法治的社群网络以及公民文化,但是真正释出权力、协调各方、提供专业技术以及防疫所需的大量资源的,不是别人而是政府。 没有市场机制或非政府组织的创意能够取代政府扮演这样的角色。」

Taiwan Produktion von Schutzmasken (DW/Phoebe Kong)

除了擁有健保卡的台灣國民以外,居台外國人也能憑居留證購買配給口罩。

公民社会团结防疫

哈佛大学社会系教授雷雅雯在3月25日发表于同一期刊的论文中也认为,台湾具有「发展型国家」的特性,也有「福利国家」的特性,才让政府和非政府有办法合力防疫。

她在文中写道,为了解决民众买口罩的恐慌情绪,台湾以全民健保系统作为基础,发展出分配口罩的系统。繼而在志愿工程师以及政府官员的合作之下,开发出更多应用程序和「口罩地图」。她评论道:「虽然台湾是个政治意见两极化的社会,但是具有发展型国家的特性,且政府与人民之间的镶嵌性(embeddedness)强化了人民对政府的信赖。」

截至3月31日为止,由公民制作的口罩地图就有多达59个,其他衍伸的应用如药局营业时间查询网页、口罩库存查询APP、LINE聊天机器人等等也都有数十种。

回顾台湾民间开发口罩地图的过程,乃是随着政府的政策变化,分为两个阶段。一开始政府决定让民众以实名制购买口罩时,出现了一人持证件到多个超商重复购买、或是好几个人守在超商等口罩进货的情形。这些现象促使民间工程师发起制作「口罩超商地图」,呼吁各地民众协作,手动回报口罩的供给状况。

然而这个版本被认为不够准确,民众到地图上显示还有剩余口罩的店家往往「无功而返」。政府也发现到这个问题,因此在第二阶段,搭配全民健保卡,要求民众到药局以证件购买口罩,同时政府也将「健保特约机构口罩剩余数量明细列表」数据公开,让前端工程师做设计。

Taiwan Produktion von Schutzmasken (DW/Phoebe Kong)

台灣軟體工程師江明宗開發「藥局口罩採購地圖」,不同顏色的標示即時反映全台各藥局的口罩存貨量。類似的工具在台灣就有數十個之多。

曾任台南市政府智能城市办公室执行秘书的江明宗,过去曾有以开放数据建立「立法委员政治献金地图」的经验,他在2月初知道政府要实施口罩实名制、并且将数据开放时,就决定自愿参与设计口罩地图。

江明宗认为,开放数据是整件事的成功关键:「台湾的优势是有很好的健保制度,全台6000多家药局串在一起,有很好的基础。所以政府只要肯开放数据,就产生很大效益。」而科技業出身的政務委員唐鳳居中協調政府和工程師的需要,也令雙方事半功倍。

江明宗说,口罩地图出现之后明显感受到气氛转变:「地图出来之前民众的恐慌蛮明显,例如便利店挤满了人,一有口罩整家店就被包围。 药局版本出来之后,民众会好好排队,因为知道一定买得到。」

江明宗表示,现在公民团体还将经验分享给香港、韩国、日本的团队,韩国参考了之后很快就有十多个版本的「口罩地图」出来。公民团体也有和欧美的自发科技团体在网络上做跨国讨论,也讨论隐私界线、或是政府应否利用科技控制疫情等,但是隐私跟防疫如何平衡的争议还是很大。

口罩配给线上化

口罩实名制「药局版」虽能解决民众恐慌,却因为药局贩卖时间无法搭配民众作息而引发批评。因此在3月中旬,台湾政府又推出eMask口罩预购系统,俗称「口罩实名制2.0」。民众可以在手机或電腦上认证身份、预购口罩,再到预购的超商领取,从下单到取货大约需时一周。

上班族张小姐向德国之声表示,因为平日白天上班时间无法去药局排队买口罩,「口罩2.0」开放预购之后显然方便很多,不会再紧张口罩不够用。

然而德国之声在台北采访的一位药局药剂师表示,「口罩2.0」预购制上路之后,口罩还是一样很快就发完,仍没有明显感受到压力减轻,希望下週「口罩3.0」实施之后会有所改变。

台湾政府正在研拟推行「口罩实名制3.0」,预计4月9日实施。民众只要持健保卡、身分证、自然人凭证或是信用卡等足以辨别身份的证件,就能直接到超商联机插卡购买口罩,不再需要预订,且能现场直接拿口罩。

行政院数字政委唐凤办公室表示,这项措施是为了让不熟悉如何操作网络设备的民众,不用在药局排队也可以轻松购买口罩。

此外,台湾也将在4月9日开始放宽限制,让每人每两周可以购买的成人口罩增加到9片,也局部解除口罩的「出口禁令」,让民众可以寄送口罩给身處海外的國民。

科技是防疫萬靈丹?

眼看台湾已经逐渐步出口罩短缺的阴霾,欧美国家也还在讨论该怎么解决问题。虽然中国宣称要输出口罩援助他国,但是继荷兰发现口罩质量不符标准之后,欧洲国家如法国德国也现正思索如何以自产取代进口。

軟件工程师江明宗认为,一个国家的防疫成功与否,科技虽扮演重要角色,但當地的文化也很重要。 他举例:「像是在台湾,政府要求民众戴口罩,民众就会照做。但是在欧美基本上很排斥戴口罩的文化里,如果无法克服,就算有科技也没有用。」

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感、或是文化中对于个体性的重视,也都影响着各国防疫的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