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到歐盟:民主如何對抗「數位鐵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3.06.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從台灣到歐盟:民主如何對抗「數位鐵幕」?

俄烏戰爭以來,「數位鐵幕」儼然成形中。當部分大眾無法自由取得資訊,這對公民社會產生什麼影響?我們如何識別及打擊假訊息、克服數位疆界?德國之聲2022全球媒體論壇邀請台灣政委唐鳳等多位專家提供見解。

Screenshot | DW Global Media Forum 2022 | Taiwans Ministerin für Digitales Audrey Tang

台灣政委唐鳳21日透過視訊出席德國之聲2022全球媒體論壇的「數位鐵幕」對談。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之聲第15屆全球媒體論壇於6月20日至21日在德國波恩舉行,主題為「塑造明天,從現在做起」。負責推動數位政策的台灣行政委員唐鳳21日透過視訊出席「數位鐵幕」對談,在談及當代民主社會面臨的假訊息挑戰時,她認為直接刪文下架不是最好的方法。

唐鳳說,下架這些資訊等於剝奪了學習對抗假訊息、培養對抗這類「精神病毒」的抗體的機會。她強調,強制標註資訊來源、虛實、是否有資助單位等,比起直接刪除假訊息更為重要。

她說,透過在平台介面標註「官方資助」等明確資訊,且確保這樣的提醒不會被拿下來、任何閱聽眾都能看見,是最重要的。她認為,當行為者(actor)、行為(behavior)、內容(content)都充分標註,且能透過群眾去追溯來源與真偽,這樣的學習機會「勝過於把什麼東西都拿下來」。

根據瑞典哥德堡大學年初發布的2021年度報告,台灣受境外假訊息攻擊最為頻繁,已連續9年排名第一;中國則是發布假訊息影響境外的第6名。對談結束後,德國之聲追問唐鳳,台灣應該如何應對公眾吸收中國官媒資訊或者虛假訊息的風險時,她重申了資訊透明化的重要性。

Smartphone l Sucht l Fake News l Symbolbild

唐鳳在對談中表示,對抗假訊息需要公民群眾、技術專家的共同參與。

唐鳳說:「從最基本就是『先查證不轉傳』,這好像勤洗手一樣。」她提到,對抗假訊息或資訊操縱不能單靠被動接觸與追蹤,更要從基礎與終身教育中先培養公眾的媒體素養。

唐鳳表示,這是一個集體學習的過程,不能只仰賴專業記者做事實查核工作,大眾也可以主動通報有疑慮資訊,再由專業的事實查核單位追查判斷並公告結果。

她說:「一旦有足夠數量的年輕網路使用者、終身學習的長者,學會這些模式,就能減少國家組織對抗假訊息花費的力氣,因為每個人都能建立自己的思辨分析,並藉此提高人們對於實際存在的資訊操縱的意識。」

唐鳳補充說道,如今是人人手握擴音器的時代,每個人都可能扮演資訊守門人的角色,「如果大家手拿擴音器卻不知道怎麼使用,很容易變成聽到什麼,就義憤填膺地放大出去,變成假訊息的溫床」。

當越多人加入事實查核社群生態系統,有足夠多的民眾通報有疑慮的資訊,有關社群就可以知道哪些假訊息轉傳程度最高,專業查核單位也就可以知道力氣要放在哪裡。此外,如果發現有「協同性造假行為」(coordinated inauthentic behavior)的情況,閱聽者也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平台上,更主動介入反饋。

數位鐵幕

該場論壇與會者除了唐鳳,還包含歐盟對外事務部戰略通訊部門主任居爾納(Lutz Güllner )、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的政治顧問沃爾科夫(Leonid Volkov),以及德國唯一的俄語電視台OstWest的主編馬基娃(Maria Makeeva)。

Screenshot | DW Global Media Forum 2022 | Taiwans Ministerin für Digitales Audrey Tang

四名來自台灣、歐洲的專家在對談上討論數位民主的挑戰。

除了如何對抗假訊息,會議也談論數位鐵幕帶來的挑戰。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政治顧問沃爾科夫表示,克里姆林宮在戰爭之初就封鎖俄羅斯所有獨立媒體,是因為普京清楚地知道,「媒體是戰爭的一部分」。

他說,獨立媒體試圖向俄羅斯群眾傳遞新聞與真相,反擊俄羅斯官方宣傳與假訊息,「與他們交談,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很多事情實際上取決於俄羅斯社會的態度」。他認為,社會的態度影響軍隊士氣,也影響戰爭走向。但數位鐵幕之下,如今僅能依靠很少數的平台與俄羅斯閱聽眾保持聯繫,比如YouTube。

德國唯一的俄語電視台OstWest的主編馬基娃則表示,她看見數位鐵幕深深影響俄羅斯民眾。她說:「普京需要這個新的鐵幕,但我不明白為什麽西方需要它,因為我們看到的是雙方鼓勵這樣的建設」。

她舉例,如今俄羅斯無法使用谷歌文檔,無法藉此進行獨立資訊交換與紀錄,那些被留在俄羅斯的人,「會覺得他們只是被遺忘忽視了」。她表示,儘管俄羅斯有許多民眾傾向西方立場,但受到數位鐵幕的影響,「我們如何向留在俄羅斯的人提供獨立訊息」?

歐盟對外事務部戰略通訊部門主任居爾納則提到,他認為歐盟目前做的「太少、太晚了」。他也舉例,有許多實際的作法可以增加俄羅斯用戶取得獨立資訊的可能性,比如VPN現在已是俄羅斯每個人的必需品,但許多俄羅斯人買不起卻不是因為昂貴,而是因為在Visa和Mastercard信用卡離開俄羅斯市場的情況下,他們沒有支付工具。他說:「這是一個明顯的、連帶受損的案例」。

封鎖俄官媒是審查嗎?

面對主持人提問,歐盟封鎖「今日俄羅斯」(RT)和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新聞(Sputnik),是否相當於歐盟內部的審查制度時,歐盟對外事務部戰略通訊部門主任居爾納也回應表示,當涉及資訊操弄時,便已不是言論自由的問題。

他說,歐盟看待的是整體情況,並非特定媒體、文章、記者的說詞。他說:「總體情況是,RT和Sputnik已經被用作、並持續被用作(俄羅斯的)國家戰略工具」。他指出,這並非審查,而是透過制裁阻止了俄羅斯國家機器透過媒體戰略工具,來支持其戰略目標。

科技巨頭的責任?

在俄羅斯,Instagram和Facebook早在3月就被禁止。面對這種禁令,科技平台是否有責任保持其用戶的訪問?對此,沃爾科夫認為,科技巨頭能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他說,Instagram在戰爭的第一天就被列入了俄羅斯的黑名單,儘管很難保證個別網站不被俄國列入黑名單,但通過Tor瀏覽器或通過VPN等工具仍可繞過防火牆,「這需要一點投資、一點技術能力,以及對你經營的國家有相當的了解」,但Instagram似乎沒有對被列入黑名單更積極地抵抗。

沃爾科夫解釋,在像俄羅斯、伊朗、中國這樣的國家,公眾只能跟隨政府說法,因此不必假定政府是一個善意行事的行為者,反而必須仔細審視。多年來,這些科技公司也已經在反覆辯駁與討論之下明白,不能把「合法合規」放在人權之前,如果謹守當地法律的要求,「只會將他們的用戶置於風險之中」。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