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剑指计生暴利,追问罚款去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律师剑指计生暴利,追问罚款去向

中国14位律师就计生罚款向中国当局申请信息公开,据中国媒体报道,目前无一省份愿公开计生罚款支出情况。社会学者认为计生罚款利益是“一胎化政策”无法放开的隐性原因。

(德国之声中文网)9月2日,中国多个省市的14名律师联合向中国国家审计署发出申请,要求该机构明确公示"社会抚养费是否属于国家审计范围",同时他们也向计生、财政等部门申请信息公开。据中国媒体《新京报》报道早在今年7月,浙江律师吴有水就致信31个省市的计生、财政部门,申请公示计生罚款的收支、预算等信息。吴有水只收到17个省份的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共计165亿元。其他14个省份或不予回复,或直言不能公开。至于支出情况,没有一个省份愿意公开。目前就19家省级计生部门、12家省级财政部门未在法定期限内公开社会抚养费信息,吴有水已致函国家人口计生委和财政部,提起行政复议。

目前中国国家审计署官网发文称:"对社会抚养费的关注度不够,近年未组织过全面审计,也未能全面掌握这些资金的底数以及相关惠民政策措施的落实情况";计生部门也跟进回应,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姚宏文9月4日表示:"社会抚养费全部上缴国库,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社会抚养费不属于中央财政收入,也不属于卫生计生部门收入。"

"社会抚养费"在中国更被公众熟悉的另一名字即为"计生罚款"。根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的征收标准,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实际收入水平和违规生育情节确定数额。新京报在报道中指中国各地计生罚款数额不一,其中也为计生腐败预留了空间。

Two 4-year-old twin sisters rest against a wall at a poor residential area for migrant workers on the outskirts of Beijing January 12, 2013. Chinese rural children are expected to get better care from the government including more nutritious meals, safe school buses and better accommodation facilities. Currently, China has about 58 million rural children living away from their parents, or 28.29 percent of the total number of rural children, Xinhua reported. REUTERS/Jason Lee (CHINA - Tags: POLITICS SOCIETY IMMIGRATION POVERTY)

"社会抚养费"其实就是"计生罚款"

"哪里违法生育的人越多,哪里计生部门福利就越高"

吴有水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回溯"社会抚养费"的"前世今生":"社会抚养费也就是从超计划外生育罚款而来,只不过叫罚款从法律方面是讲不过去的,因为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所以1995年的时候,中国政府发表了一个白皮书,称中国在计生方面是不存在罚款的,是征收社会抚养费;当时这不是一个法律规定,名不正言不顺的,所以在2001年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在这个法律中明确规定对超生人员要征收社会抚养费。既然不是罚款,不是惩罚行为,对公民的征收就象征税一样,必须要有个理由。当时的理由就是弥补社会资源的不足。"

吴有水指正是缘于看到计生罚款并非用在法律规定的理由"弥补社会资源"上,才发起要求信息公示活动:"中国的法治进程中,多年前法制并不完善,出于某种目的,为了鼓励罚款,罚了钱就归罚钱者用"。吴有才透露计生罚款从一开始就发生方向偏差,因此计生罚款在县乡一级的计生部门会以各种方式私留及分享利益。

去年,多年致力于研究人口问题的中国学者何亚福向中国政府提出《停止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建议》,指出计生部门在计生产业中牟取了暴利和收缴社会抚养费的不合理,他同时为计生利益算了一笔账,得出的结论计生产业的 "利润"往往超过500%,甚至是'无本万利'"。他还引述2009年第8期《半月谈》一篇题为《一名乡干部自曝地方计生"吃人怪圈"》的文章,文中一位基层计生干部披露,在地方计生部门根本无意从人口控制 角度考虑,也无意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对超生者只希望罚钱了事,于是形成了一个"吃人怪圈",即哪里违法生育的人口越多,哪里计生部门的奖金福利就越高,他们吃饭、用车就越潇洒。

epa03226624 Chen Guangcheng, blind Chinese human rights activist and his wife Yuan Weijing smile as they arrive at a New York University housing, in New York, USA, 19 May 2012. Chen left China for the United States with his wife Yuan Weijing, their two children, his son Chen Kerui and daughter Chen Kesi. Blind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of China and his family arrived at the Newark, New Jersey, international airport after anxious weeks about his fate if he stayed in his home country. The United-Continental Airlines aircraft left China early 19 May for the United States after Chinese officials surprised Chen's supporters with permission to leave his homeland. EPA/RAMIN TALAIE +++(c) dpa - Bildfunk+++

旅美维权律师陈光诚因揭露计生黑幕:计生暴力和暴利而被当局打压

"计生部门、审计署两部门官腔官调、推脱责任"

吴有水再向德国之声强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公开条例》规定,计生罚款不属国家机密,应该属于信息公示范畴。但遗憾的是这些数据不知道何时能透明展示在公众面前,或许永远是笔糊涂账:"老百姓永远不可能知道的,包括从征收开始到现在,没有人想过这个钱该怎么用。"

对于审计署和计生部门相继做出的回应,吴有水似乎并不满意,他认为计生部门沿袭了一贯的官腔官调,将法律规定重述一下而已。而国家审计署的回应更是推脱责任:"国家审计署在回应中说审计重大项目、重大支出,意思是社会抚养费是小钱,才几百个亿对国家审计署当然是小钱了,但审计署应该明白自己的职责,不是一个会计事务所,而是一个国家的审计的主管机构,有义务监督下面的审计机构对相应的项目去审计。国务院颁布的《社会抚养费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审计部门有共同监督责任的,他们的责任跑哪儿去了。"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