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刑犯成为笔友 | 文化经纬 | DW | 15.10.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当死刑犯成为笔友

加比·乌尔认为死刑非常野蛮无道。她说,死刑没有一点用处,相反只能带来更多的痛苦。20年来她坚持和死刑犯们保持笔友关系,陪伴他们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德国之声中文网)加比·乌尔(Gabi Uhl)第一次观看死刑执行过程时,有人提前警告过她,观看这样的场面会彻底改变她。看过死刑执行过程的人会做噩梦,而且不再是原有的自己了。乌尔观看的是一场注射式死刑,当时将她和死刑犯分隔开的只有一道玻璃墙。死刑犯道出的最后几个词通过麦克风传递过来。

这一幕发生在1998年。当时被执行死刑的犯人名叫克里夫德·伯格斯(Clifford Boggess),涉及的是两桩抢劫致死案。乌尔和伯格斯非亲非故,他们只是笔友关系。死刑执行前几个月两人在监狱里第一次见了面。之后乌尔观看了伯格斯被执行死刑的经过。从那时候起,乌尔和死刑这个话题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关联。

乌尔家中客厅里摆放了3个巨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和死刑有关的书籍、材料和录像带。2005年乌尔加入了反死刑民间组织,2013年还成为了该组织的负责人。

书架上还堆满了乌尔和死刑犯们之间的通信。这些死刑犯都曾经或是仍被关押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一座监狱的死牢中。

等待死亡

乌尔说,并不是每一段通信都会建立起一段友情。但是有一些友情却可以持续多年。乌尔曾和一个名叫威利·特罗蒂(Willie Trottie)的死囚犯通信长达8年之久,每个月两个人都会写上一两封信。每年乌尔还会去监狱探望特罗蒂两次,直到2014年9月特罗蒂被执行了死刑。

特罗蒂生前因两宗谋杀罪被判死刑。乌尔说,特罗蒂是否有罪的问题直到最后都不是毫无疑问的。"他的故事听起来和检察院指控的有很大差别。"乌尔说。特罗蒂曾经的女友以及女友的兄弟遭到枪杀。检察院方面指控特罗蒂为了报复而故意杀人,但特罗蒂则辩解说自己是为了自卫,开枪是冲动行为。目击证人所做的证词中充满矛盾。对于乌尔而言,重要的不是特罗蒂的犯罪细节或者罪责问题,而且司法程序本身以及特罗蒂被关押的条件。

乌尔说:"当时陪审团的人都没有听取特罗蒂陈述的版本。特罗蒂的辩护律师没有把他传上证人席。更应该说是辩护律师的疏忽,造成特罗蒂被判处死刑。"之后便是长达21年的上诉。特罗蒂每天都在监牢里等待新的审判,同时也是在等待死刑被执行。

穷人的宿命

和特罗蒂命运相似的美国死刑犯还有大约2900人,他们当中近300人被关押在德克萨斯州。这个州也是美国执行死刑数量最多的州。这些人当中只有少数人有幸能够负担得起一名好的律师。乌尔说,死囚牢里关着的可没有富人。这些人和特罗蒂一样,只能得到一位法庭指定的辩护律师,而这样的律师往往年轻,缺少为严重的刑事犯罪人员辩护的经验。给这样的被告辩护不但得到的经济回报低,而且工作量又大。如果雇得起价钱高的律师,死刑犯很可能能被改判为终身监禁。

乌尔在回忆自己观看第一场死刑执行现场的感想时说:"那些人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就那样把一个人从生变成了死。为什么我们要杀死那些曾经杀过人的人,以此来证明,杀人是错误的?"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