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抗议示威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 德国新闻 | DW | 22.1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当我们谈论抗议示威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入秋之后,欧洲新增新冠感染人数爆升,但各地仍不断有抗议防疫措施的示威活动,德国议会本周三讨论通过的《传染病防治法》更是在柏林和法兰克福等多个城市引发大型示威。如果示威这天你恰好在法兰克福市区,你会经历什么?我们的记者带来现场体验。

Berlin | Anti-Corona Demo

柏林警方动用水炮驱散示威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2020年11月14日是星期六,法兰克福的平均气温是11.7摄氏度,大晴天,阳光明媚。在这段压抑的时间,因工作太多或太少而饱受折磨的你,恰好想去买菜,或者买个名贵手袋犒劳一下自己,又或者纯粹只是想赶在严冬来临之前抓住深秋好天气的尾巴--于是,你决定出门。

"横向思考":打卡法兰克福著名景点

博闻的你早就听说了今天有抗议示威游行,知道此前发起过柏林、莱比锡游行的"横向思考(Querdenken)"现在来到了你的城市,并在前一天宣布了"不要封锁苹果酒罐城(Kein Lockdown für Bembeltown)"的口号,呼吁法兰克福人共同抵制新冠限制措施。苹果酒和特色酒罐是法兰克福地区的特产,这句口号非常接地气,就是冲着你来的。

按照他们的计划,抗议将在中午12点于法兰克福主火车站前的皇帝大街开始,途径这片著名的国际美食街区,前往法兰克福著名的购物区"采尔大街"上的著名地标"卫戍大本营(Hauptwache)"、"炮兵大本营(Konstablerwache)"和 "埃申海默门(Eschenheimer Tor)",最后到达市中心广场,并于14:30发表集会公告,结束活动。不过,市政府将他们的计划路线大大缩短,只批准了游行从起点直接到达终点"骡马市集(Roßmarkt)"广场。

此外,市政府还规定了游行期间的防疫措施。根据组织方的说法,规定要求所有人必须佩戴口罩,示威者互相之间站立时至少应保持1.5米距离,行进时2米;如果是和外部的第三方,则站立至少2米,行进时3米。可以得到豁免的人群仅限6岁以下的儿童或残障人士。

但组织方代表在一个信息公布视频中表示,他们认为"长时间戴口罩有损健康,且无法阻止感染,还破坏了两条《基本法》(地位相当于德国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所以他建议所有示威者游行时随身携带用以"证明"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无需佩戴口罩的医生诊断,不想戴口罩的人可自愿提前向警方申报,以便协助警察完成监督工作,且如果因此收到罚单的话可以上诉。万一警方临时解散游行队伍的话,示威者可以随意地散步,游览市区各著名景点。

12:00,法兰克福主火车站

今年新冠疫情阻击战,有一种流传在中国网络的说法是,中国打上半场,外国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作为海外华人,你很明白防疫措施的辛酸和无耐。德国的"封城"和中国的"封城"不是一回事,商店餐馆虽有限制但仍能开业,飞机少了但还能飞,他们还没有"五个一"、"双阴性"呢,不就戴个口罩吗?究竟吵吵啥?

于是,你点开了网上一个立场可能较倾向"横向思考"方的采访视频,了解一下这些"横向思考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视频中,只见一对中年夫妇穿着一件白色外套等待游行开始,外套印有"#横向思考615"字样。针对不同地区,"横向思考"经常在名称后加上各城市的电话区号。615就是达姆施塔特市的区号,到法兰克福的车程只需16至40分钟不等。那对夫妇说不满公民基本权利由于防疫措施而受到了太多限制,认为公立电台的报道不可信,所以今天出来参加和平抗议示威。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抗议现场见到不少类似的纸牌和标语,直接将防疫措施与法西斯、专制独裁挂上钩,尤其是《传染病防治法》(Infektionsschutzgesetz)新增的专门针对新冠的§28A条款星期三在议会进行讨论表决。一旦通过,基本权利将受到更大的限制。在野党德国选项党以及一些阴谋论者将该法与1933年通过的《授权法案(Ermächtigungsgesetz)》的联系在一起,后者日后成为了希特勒统治下纳粹独裁的法律基础。尽管《传染病防治法》的修改法案和《授权法案》完全没有可比性,但"横向思考人"中不乏将两者等同起来的支持者。

对全面接种疫苗的担忧是另一个较主要的抗议原因。美国人比尔·盖茨今年在德国很火,因为关于他和疫苗的一些说法流传很广:有怀疑他将芯片植入人体达到绝对控制的,有觉得他靠疫苗研发大发财的,甚至有说他要为地球绝育的。尽管这些说法通常被主流媒体认定为"阴谋论"并一再澄清,而且政府一再强调没有强制接种疫苗的计划,但依旧如同父母不时发给你的微信老梗,隔三岔五又反复出现。

餐饮业等受防疫措施限制的从业者也是抗议人群的一部分。有人认为防疫政策令人费解,为什么体育活动可以照常进行,但餐饮业却要关门大吉?虽然政府给了补贴,但反复关店开店带来的心理负担和其他影响却被忽视。

15:00,伽卢斯公园

你其实只想出去透透气,享受一下阳光与绿地,于是你来到中心金融区的绿地伽卢斯园(Gallusanlage)。这个公园在连接抗议游行起点和终点的其中一条路上,但根据批文,并不在游行路线上。尽管如此,为了避开抗议人群,你还是特意在14:30才出门,因为按照原计划,他们活动这时应该结束了。

来到公园,你见到街上稀稀拉拉地站着不少人,互相相隔一两米应该是有的,有些扶着自行车站着,有些穿着黑衣,有的戴着帽子,基本都戴着口罩。他们似乎什么也不干,只是静静站在街道中央,横向拦着马路,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循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你见到两台警车停在陶努斯道和伽卢斯园道的交叉路口,只在路边留下空隙,仅够一人通过,一排警察戴着头盔站在警车前。

Deutschland Demo gegen Infektionsschutzgesetz in Frankfurt

严阵以待的法兰克福警方

这时,街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拉起了横幅,有的写着"右翼倒地",有的写着"无国界大团结,反纳粹、反铝帽(statt Nazis und Aluhütte)"、"反法西斯,反对阴谋论意识形态"等字样。旁边有些人举着牌,有的人时不时挥舞一下旗帜。这个"安提法(Antifa)"的两面旗帜标志你认识,就是"反法西斯主义运动",属左翼阵营。实际上,这只是个很松散的组织,分属不同公民团体,互相之间的观点甚至可能不一致。他们在这里应该是针对右翼的"横向思考"进行反制抗议,堵塞街道防止游行向终点进发。

Deutschland Demo gegen Infektionsschutzgesetz in Frankfurt

发动反制抗议的左翼示威者

听上去很燃,实际上却有点无聊。因为路口已被警车封了,所以除了站着其实没啥事。偶然有三几个行人从路口留的缝隙进入这片区域--应该是"横向思考"的人,因为他们通常不带口罩--前排拿着横幅的反制示威者就冲这些人发动嘴炮攻击:"警告!警告!反对法西斯!(Alerta!Alerta!Antifascista!)"。

他们前方不远处,一个大叔骑着自行车,娃在旁边站着,车篮子里还放着一棵芹菜。他和警车前的警察唠嗑:"啥?还没起步?防疫措施不达标所以没放行?"聊着聊着,应该是"安提法"团体的一个大姐也加入了,几人相聊甚欢。

你从没参加过游行,所以觉得看看热闹也挺有趣。不过因为晚上要做中餐,所以决定去皇帝大街的亚洲超市买点菜。于是,你迈开大步继续前进。

15:30,皇帝大街和伽卢斯园道十字路口

还没走两步,所有人突然快步冲向皇帝大街和伽卢斯园道的路口,方向和你一致,你于是也跟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在这个路口,气氛和刚才完全不同。只见这里密密麻麻站满人,目测距离都不到1米。两排警察站在中间紧张地维持秩序,那边是反对防疫措施的示威者,这边是反制抗议的示威者,对阵双方都在愤怒地挥舞着手中的道具。

"横向思考"首先发动了进攻:"法西斯滚!法西斯滚!"他们愤怒地咆哮道。"安提法"当然也不甘示弱,立刻用猛烈的嘴炮还击。两个阵营的共同点是:都互相指责对方是法西斯,是纳粹。你来我往喊了几个回合,"横向思考"发言人开始对着麦克风发表示威宣言。"安提法"这边时不时喊几句口号,试图发动音波功搞破坏。中间不时有人左穿右插,不知道是不是和你一样,也觉得实在没啥意思,所以离场了。

这下好了,菜是买不成了,你只好作罢。毕竟人太多,距离又近,你有点担心被病毒感染,于是又转头去步行街,想逛逛商店,购物放松一下。

16:00,歌德街,采尔大街

乘着这好天气,你哼着小曲,悠悠闲闲地来到市中心购物区。街上人很多,看来大家都和你一样,在这里享受周末好时光。

歌德街也许是法兰克福最著名的购物街,因为这短短的几百米汇聚了很多世界顶级的奢侈品店,包括我们都熟知的LV、香奈儿等品牌。LV店前的歌德广场上黑压压站着很多示威者,"横向思考"在这里搭建了舞台和大屏幕,看上去像开露天演唱会,有警察维持秩序。有人把口罩戴在下巴上,或戴着洞眼直径约莫手指粗细的口罩,也有人穿着印有"爱,自由,拒绝专制(Liebe, Freiheit, keine Diktatur)" 等字样的衣服,很多人手持爱心纸牌和气球。

空气中飘荡着音乐,现场到处一片欢乐和谐的气氛。一把雨伞被锡箔装饰成水母的模样,在风中被高高举起,华丽的触须随风飘扬,颇有美感。这水母其实是"铝帽"的变体。据说,"铝帽"可以抵挡电磁场对大脑的影响,因而抵挡思想控制。由于这种说法没有科学证据支持,所以这个名词常常被当作贬义使用,指代阴谋理论的追随者。随着越来越广泛的使用,也有人自嘲地用这个词来表达对世界的怀疑。

你对理论和阴谋论都没有兴趣,只想放松一下,于是你穿过小路来到法兰克福的中心购物街:采尔大街。毕竟是周末,今天这里热闹非凡,游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有摆摊做宣传的,有各色街头艺人表演,欢乐的气氛像过节。不过由于疫情的原因,餐馆现在不准堂食,只能外卖。不能在周末的街头喝一杯咖啡,真是可惜。

不过没关系,你没有被这点小遗憾影响心情,而是愉快地在市中心度过了一下午。反正没买到菜,所以你回家时在火车站附近的小店买了一份土耳其卷饼作晚餐。正等着餐呢,你身旁走过一队喊着口号的"横向思考者",尾巴后还跟着几个警察。强弩之末,估计是游行的尾声了。

晚上,家里

回到家里,你边吃着卷饼,边看今天示威的相关视频,只见满屏都是水炮车怒灌示威者的冲突画面。

你不传谣不信谣,选择打开了德国电视一台的"每日新闻"(Tagesschau)。报道说,今天有数百人参与抗议活动,警方动用了水炮,将拦在路口的反制示威者冲开。你看了一眼,那是另一个路口,你今天没有路过。

现场记者说,反制示威者堵塞道路,警方至少广播了三次还是不肯让道,因此只能动用水炮将他们驱散。"这个场面倒是不太寻常,因为示威者的行动并不激烈。"记者说,"警方后来在骡马市集广场也朝'横向思考'示威者开了水炮,因为示威者不符合口罩佩戴、最低距离等防疫规定……现场没有看到媒体受阻的情况。"

四天后

11月18日星期三,你从新闻中听到了德国《传染病防治法》法案的新消息,政府的提议包括新增§28A条法例,规定口罩佩戴义务、接触限制及餐饮业关停等措施,左翼党和自由民主党都因为以这次修法损害公民基本权利而在议会投了反对票,但新法案最后还是在大联合政府(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议会多数的支持下。当天下午,新法案在各地方联邦州也表决通过,联邦总统已签署,明日开始正式生效。

Deutschland Bundestag Änderung des Infektionsschutzgesetzes

联邦议院通过《传染病防治法》

下一条消息,当议员们在联邦议会里进行激烈讨论时,数千名示威者在柏林集会示威抗议,谴责政府无视并侵害公民基本权利。由于示威者不符合口罩佩戴、最低距离等防疫规定,警方最终将人群驱散,期间多次使用水炮,并声称逮捕超过一百人。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