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崑阳:北京打压不会停止 香港反抗运动将地下化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3.08.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张崑阳:北京打压不会停止 香港反抗运动将地下化

在流亡海外近一年後,香港民主运动人士张崑阳上周宣布将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消息传出後,香港保安局也表明将对他「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追究到底。德国之声与他进行专访,了解他如何看待香港局势发展。

Hongkong-Aktivisten Joshua Wong und Denise Ho vor dem US-amerikanischen Kongress

张崑阳(前排中)2019年曾与其他香港民主运动人士到美国国会进行游说。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之声: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下您为何选择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而非与其他香港民主运动人士一样,选择到英国去寻求庇护呢? 

张崑阳: 我要想自己如何在这个运动中分工,毕竟目前有罗冠聪在英国,然後许智峯在澳大利亚,所以其实如果我在选择去美国,可能在分工上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因为这样我们都能在不同地方为香港做一些倡议工作。对我们来说,美国是推动倡议工作中很重要的一个国家。

同时,美国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高等国际研究学院也提供我奖学金去就读硕士学位,所以在美国念书跟生活对我来说,可能会比较有定居下来的感觉。这就是大概为何我选择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因为我希望能在华府长远的生活下去。

德国之声:香港的保安局在你宣布於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後,公开表示将对任何危害国安的人追究到底。你如何看待香港政府这样的反应?

张崑阳:我自己的反应是,香港保安局这麽做再次展现了国安法荒谬的地方,也就是在於他们可以跨国界的去通缉或追捕任何人。同时,他们的表态显示香港政府不会容许其他已经离开香港的人继续去展开不同的行动,来损害香港政府所谓的国家安全。

我们也知道中国共产党的势力在全世界的渗透也是非常严重,所以这个消息会不会意味着未来在海外流亡的港人还是会受到中国共产党势力的骚扰。我当然知道香港政府不可能把我引渡回香港,但同时,我在美国还是要小心自己的行动,毕竟我已经公开自己的所在地。

德国之声:自从你去年宣布流亡後,香港政府持续以国安法对公民社会的不同领域跟层级进行打压,包含有47名民主派人士因参与立法会初选被香港政府以危害国安法的名义关押。你会如何形容香港过去一年来在国安法影响下的发展?

张崑阳:说实在的,我老早就知道香港的情况会继续坏下去,因为习近平现在明显是铁了心要把香港的公民社会跟自由完全收紧,所以香港公民社会组织的瓦解是香港政府一定要促成的局面,要不然中国政府不可能达成政治任务,习近平也要藉此对外展现他成功镇压香港,为自己接下来在20大的连任铺路。

Hongkong Gerichtsprozess Tong Ying Kit

去年七月国安法生效后,香港警方不断以国安法打压香港公民社会的不同领域。

在2022年习近平成功连任前,他依然要继续把香港所有的反对跟抗争力量一网打尽。自从今年初香港政府大规模抓捕参与民主派初选的人士後,我就知道中国政府的打压不会停止。就算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进行制裁,短期内我认为他们还是很难阻止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打压。

我认为北京对香港公民社会的镇压会持续,新闻媒体丶文化人的创作跟教育界也会持续面对打压。

德国之声:在香港政府加强打压力道的同时,越来越多公民社会团体被迫解散,也越来越多有知名度的香港人士都宣布他们已离开香港,跟你一样选择流亡。你认为国安法下的流亡潮,会不会让香港内部抵抗的力量变的越来越小?

张崑阳:当然不可能说在香港政府加强打压力道的同时,公民社会团体的消失不会对社会造成影响。我不认为这代表香港公民社会会消失,我反而觉得这更加证明下一阶段香港本地的反抗运动会地下化,透过人与人的连结,以非传统组织的方式去推展工作。我希望他们能藉此保存公民社会现有的力量。

短时间来看,中国政府在思想上很难对香港公民社会进行洗脑,或是完全消除香港人对中国政府的反感。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我们找到方法去保存思想,不同人在地下化的组织推动不同的工作,我觉得香港本地的抵抗运动还是很有希望的。

我认为香港社会现在像是苏联时期东欧的公民社会,就是以地下化的方式去推展不同的工作,保存一些不同的思想。他们能透过在这些夹缝中生存,保存了一些公民社会的力量,然後在未来发展出一些可能性。

德国之声:对於流亡海外的港人来说,接下来国际游说工作最重要的目标会是什麽?

张崑阳:过去的国际游说工作大概有两个方向,我们现在也应该要延续那两项工作,因为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完成。虽然一些国家都推出便利港人寻求庇护的「救生艇」政策,但其实像美国仍未通过对香港很重要的援助政策,但他们一旦通过了,就会对港人非常有用,所以各国的救援港人政策仍然有可以改善的地方。

Pictures Report: In a scarred Hong Kong beautiful things are gone

上周,香港警方国安处的员警以宣扬恐怖主义逮捕四名港大学生。

虽然各国政府也制裁了不少香港跟中国官员,但我希望未来他们能扩大制裁的范围,可以将目标转向大型中国金融企业,对他们一些金融系统产生影响,这样才能更加影响中国政府经济上的命脉。

我认为未来的倡议工作仍能有两个主要方向,但这需要海外港人共同努力,达成共识。比方说,海外港人能否透过各国政府的支援去维持他们的活动或社群连结。现在已经很多人都逃亡海外或移民,而我们也知道香港政府不代表许多香港人,那有没有可能外国政府可以帮助港人在海外有社群连结,不一定要是很政治化,甚至可以是身份认同或历史文化的传承。

我相信这些行动在外国政府的支持下是有可能推展的。我相信各国政府内部现在有一些类似的想法,考虑是否资助港人在海外的民主运动,让他们能发展出海外社群。第二个倡议行动能努力的是,有没有可能当国际社会认同一国两制已经瓦解时,大国的政府去联合国做出相关的申诉,讨论如何进一步因中国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而制裁它。

透过这样的情况,各国政府或许能协助港人在未来可以重新建立民主,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德国之声:上周,香港警方国安处的员警逮捕了四名港大学生,以国安法起诉他们上个月曾通过悼念「七一袭警案」嫌犯的议案。你如何看待香港警方现在以国安法打压学生组织的作法,以及它可能带来的影响?

张崑阳:对这整件事情,其实我是非常愤怒,也感到非常荒谬,因为这些学生其实非常无辜,目前也还没完成大学学位。在通过议案受到各界挞伐後,他们也立即公开道歉,可以看得出他们非常惶恐。

事发後,香港大学校方没有出来为他们站台,反而帮助香港政府搜集证据,并提告他们。这一切都是很荒谬的,包含法官称他们的做法是宣扬恐怖主义。虽然有人认为七月一日当天凶嫌以刀去攻击一名警察是一件暴力的事情,有些比较会说「人话」的建制派代表也称该事件是社会悲剧,毕竟香港政府也应该反思为何社会上会有人如此恨警察,以及在袭警後也选择自杀来了结生命。

即便香港政府不同意学生悼念凶嫌,也不可能以「宣扬恐怖主义」来告他们,因为荒谬的是何谓恐怖主义?国际法上对恐怖主义有很严谨的定义,当然香港国安法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完全没有遵从国际法的定义,所以现在这群学生便被当局以国安法下的「宣扬恐怖主义」罪名关押,也不知道他们何时会获释。这一切都是令人气愤的。

德国之声:你接下来在美国有哪些规划?

张崑阳:我很期待接下来即将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读的学程,因为它在国际关系领域很有名,我也希望在未来两年能学习更多知识,让我更了解美国在处理地缘政治冲突时,如何制定相关的外交政策。

当我更加了解这些因素後,才有可能进一步去思考如何制定与香港游说相关的长远策略。这其中会包含我们该透过哪些方式去说服美国官员。不只美国,海外港人在各个国家的游说未来可能越来越困难,因为毕竟街头没有抗争,也不像2019年当时全球高度关注香港局势发展。未来国际的关注度一定会减少,所以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如何让各国政府持续将香港放入政策制定的议程中。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