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舱 下下策?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弃婴舱 下下策?

"弃婴保护舱"是一个无奈之选:因为某些理由无法抚养婴儿的母亲能够以匿名的方式将宝宝放置在这样的场所,而这种弃婴舱是要避免孩子被随意丢弃在外。不过反对者认为这种办法可能会助长遗弃之风。

(德国之声中文网)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了,可是怀着孕的准妈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因为照着目前的生活境况来看,一个婴儿对她们来说简直是个灾难。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孩子也许并不是这位孕妇和丈夫怀上的孩子,有可能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无力抚养孩子,或是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即使是在一个富裕的社会,在为家庭、孕妇、母亲设立了众多咨询中心的情况下,像这种紧急状况也会时有发生。天主教妇女社会服务机构负责人克莱尼(Monika Kleine)表示:"这些孕妇不能在分娩之前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沉重的话题

Eine junge Mutter verlässt am 24.11.2000 den durch Sichtblenden abgeschirmten Bereich vor dem Moses Baby Fenster in Köln, nachdem sie zuvor das Neugeborene durch das von außen zu öffnende Fenster in ein Wärmebett gelegt hat (gestelltes Foto). Ein Signalton verständigt dann das Personal des Hauses Adelheid, einer Einrichtung für alleinerziehende Mütter, die vom Sozialdienst katholischer Frauen (SkF) betrieben wird. Dies ist die erste anonyme Abgabestation für ungewollte Kinder in Nordrhein-Westfalen.

科隆的“弃婴保护舱”

而这些婴儿们往往是被秘密生下来的。克莱尼介绍说:"分娩的地点有可能是在一间地下室,或者在洗手间,或者是在花园里搭建的棚子里面,在生产的过程中她们心存恐惧,分娩时也没有任何医疗条件。"

为了避免这些妈妈们在绝望中随意遗弃甚至杀死孩子,德国设立了一种"弃婴保护舱",婴儿的母亲可以匿名将孩子放入其中。德国目前设有近100个"弃婴保护舱"。据估计,从2000年到现在,保护舱接收了数百个宝宝。

在科隆一个"问题城区"就有一家这样的设施。这家阿德尔海之家是由天主教妇女社会服务组织运营的,是一所全天候的母子服务机构。在大楼的侧面一条钢板隔开的小路通向"摩西婴儿之窗"--也就是"弃婴保护舱"。

打开这扇活动的小窗,可以把孩子放在一张柔软的羊毛皮床上,床下摆放了可以保持温暖的加热器。工作人员兰布雷希茨(Katrin Lambrecht)说:"当婴儿被放入时,我的手机就会收到通知信号。"

12年之内,科隆这家"弃婴保护舱"一共被放置了19个孩子。虽然有些母亲之后曾经和机构取得了联系,不过被放置在"摩西婴儿之窗"的大多数婴儿一生都不知道父母是谁。克莱尼说,这些孩子的生活永远有个缺憾。所以重要的是要和这些孩子及其领养家庭进行互动,可以让他们来看看"摩西婴儿之窗"。第一批孩子已经参观过了,当时的场面让人十分感慨:"一些孩子只是看了看这个窗口,而一些孩子甚至想要试着躺进去。"

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能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精神包袱。德国宪法局在1989年时就明确的作出表态,人人都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身份。三年前,德国伦理委员会就对这种匿名放弃婴儿的做法提出批评,并向德国政府发出呼吁,要为身处紧急情况的孕妇出台相应法规。"弃婴保护舱"和"匿名分娩"没有得到法律承认,只是被法律所容忍的。

Monika Bradna, Referentin am Deutschen Jugendinstitut in München, das Foto wurde uns von der Pressestelle zur Verfügung gestellt. 03/2013

德国青年学院研究所的布拉德纳(Monika Bradna)

"德国青年学院研究所的布拉德纳(Monika Bradna)表示,这种"弃婴保护舱"是给母亲和孩子提供的最糟糕的帮助。她参与了一项关于匿名弃婴的调查。结果显示:德国没有统一的"弃婴保护舱"标准,比如没有统一规定出,这些弃婴什么时候要向有关当局作出登记,留下的婴儿什么时候必须被开放领养。布拉德纳批评说,德国也没有一个机构做出集中统计,一有多少个被匿名交给"弃婴保护舱"的婴儿。

德国家庭部长施罗德(Kristina Schröder,基民盟)现在虽然还不想取消"弃婴保护舱",不过新的规定会使得这种设置变得有点形同虚设:这种有关秘密出生的法律在本周三得到内阁的商议。通过这项法规,孕妇可以在医院生下匿名婴儿。而妈妈的个人资料将被保存到一个中央机关的密封信封里16年,之后孩子应该可以知道母亲的名字。

然而批评者认为,应该也给予妇女相应的权利:只有在母亲也同意的情况下,孩子才能知道母亲的名字。而克莱尼说,从孩子的角度上来看,这是一个有缺憾的解决方案。如果这样的话,虽然母亲捍卫了自己的权利,可是孩子并没有得到法律的保障。

November 26, 2006. Madrid, Spain. Stomach of pregnant woman. (Photo by Miguel Palacios/Cover/Getty Images) #89407974 GettyImages

德国家庭部长施罗德意欲出台法规,孕妇可以在医院生下匿名婴儿。

变相纵容?

不过克莱尼对政府要检查"弃婴保护舱"应用的想法表示赞同,她表示,"弃婴保护舱"需要有个统一的规定。另外,这种设施和匿名分娩是为了拯救幼儿生命这种理由目前看来也并不充分,克莱尼说:"我们根本不知道,'弃婴保护舱'是否真的拯救了生命。"

因为到目前为止这方面还没有一个官方统计数字:人们并不能确定,德国出现了"弃婴保护舱"这种设置后弃婴是否真的变少了。

这种设施也有可能会起到相反作用,助长了遗弃之风。也许一些本来可能会留下孩子的母亲因为知道有"弃婴保护舱"之后才会想到,要使用这种方式和宝宝永别。

作者:Monika Dittrich 编译:文木

责编:雨涵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