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区移民之殇:永失家园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库区移民之殇:永失家园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了云南和四川库区移民安置现状,金沙江的向家坝水电站将从6月开始蓄水,5月31日是移民搬迁最后一天。随着蓄水后的水位上升,很多地方将被淹没,失去家园的移民们未来在哪里?

default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南华早报》消息,5月31日是被称为中国第三大坝的向家坝水电站库区移民截止日期,这座属于三峡集团的位于金沙江上的大坝从开建之初,就被环保人士质疑其对生态的影响及移民带来的社会影响。其中向家坝至少需要搬迁125000人,涉及云南绥江县、水富县和四川省屏山县等地。

《南华早报》记者史江涛向德国之声介绍,他曾于今年3月份,随环保组织"绿家园"的"江河行"项目走访金沙江区域。他将考察中捕捉到的移民安置问题写成文章,赶在向家坝库区移民截止日前发表,再次让此问题引入公众视野。他在文章中记录,云南、四川的库区移民目前被地方政府要求从补偿款出拿出30720元交给政府指定的机构,这种方式被称之为逐年补偿安置方式,安置标准是每人每月发放160元现金,共计16年。而移民对政府统一管理这笔资金表示出了不信任。加之随着物价上升,他们担忧在未来每月160元根本不能维持基本生存。

收听音频 04:04
直播
04:04 分钟

库区移民之殇:永失家园(音频)

据《财经》杂志早前报道,早在2011年3月,因对安置政策不满,向家坝库区范围内的绥江县城逾2000位移民发生大规模抗议行动,在冲突中多位移民和官员受伤。爆发冲突的原因是移民认为安置标准过低、失地后的就业存在困境以及政府克扣移民款项。当地政府一边与移民谈判,承认移民的诉求合理,一边是动用警力,事件渐趋平息。但移民所引发的矛盾依然存在。

"政府统筹后给移民每月的补偿不够生存"

德国之声电话采访了原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他也曾随同"绿家园"的"江河行"项目考察云南库区,据他介绍,在向家坝和溪洛渡库区的移民赔偿标准要高于三峡库区,移民款一部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一部分用于直接发放给移民,政府统筹安排的部分即30720元是由政府指定保险公司代管:"现在讨论比较多的就是想要移民能够,有比较长远的机制,不是一次性的全补给他们,我们在向家坝、溪洛渡听到的是他们通过一个保险公司管理。落实到移民每年每月能够领到一些补贴。"

史江涛则表示这种统筹安排的方式移民并不愿意接受:"政府从每个人的土地补偿款里扣除30720元,,关键是很多库区人多地少,很多移民补偿款都不够30720元,补偿标准很低的,这么一大笔钱,等于政府直接拿去用,分16年每月160元还给他们,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帮助。现在这年头,即使是在大山里头,160元是远远不够的。"

"让原住民分享水电开发后的利益"

库区移民刘玉花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了对未来的担忧,她和家人已于两年前移到政府新建的社区,失去土地的一家人,在新移民区开了一家餐馆为生,而新移民区并没有更多技能的几乎每家都从事服务业,但生意并不好:"补偿款有是有,就是很少,现在的生活水平是很高的,带上小孩是不够的,是很恼火的,你要是不去劳动就没有吃的了。"

北京环保机构"绿家园"的负责人汪永晨向德国之声介绍,关于移民,中国各个水电站最通行的做法是,并未与移民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水电先行,边开工边搬迁,这样就激发了移民矛盾:"象怒江小沙坝,水库还没有批是否要建,还在最后的博弈,但是已经把当地一个村的村民移民了,他们也不是拖欠他们的补偿,而是给的特别低,他们原来吃菜出门就是菜园,吃粮食有自己的稻田,可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了。这些钱根本不够一家人生活。"

汪永晨认为,最应该呼吁的是中国政府建立大型水电工程时,信息应该公示及在立项时,允许利益相关方既原住民充分表达意见。甚至有学者提出,建立水坝之后,实行股份制,让原住民分享有水电开发后的利益。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