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乌坎″,一触即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12.201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广东"乌坎",一触即发

12月11日,中国官方对外发布消息,曾参与陆丰"9.21乌坎事件"的"犯罪嫌疑人"薛锦波,在羁押期间猝死,但村民表示薛锦波系被警察殴打致死,目前,武警已经封锁乌坎村,村民也枕戈待旦,誓与官方进行抗争。

Chinese police officers in anti-riot gear patrol the streets of Xintang in southern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Tuesday, June 14, 2011. Security forces patrolled the streets and manned roadblocks Tuesday in the southern Chinese city where rioting factory workers attacked police stations and torched vehicles over the weekend, residents said. (Foto:AP/dapd) CHINA OUT

6月份,广东新塘事件中官方曾出动大量警力(资料照片)

据中国媒体《南方网》、《财新网》转发官方通告:12月11日,曾参与陆丰"9.21乌坎事件"的犯罪嫌疑人薛锦波,在被羁押的第三天既11日,突感身体异常,被紧急送往汕尾市逸挥基金医院抢治。经持续抢救无效,宣告死亡。汕尾市逸挥基金医院介绍,死者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

官方通告还说,该事件发生后,汕尾、陆丰党政领导高度重视,第一时间通知死者家属,并加以安抚优恤;第一时间通知汕尾市检察部门,邀请省法医部门做第三方核查,并由市领导牵头成立善后小组。目前,死者家属正与汕尾市有关机构共同料理后事。

12月9日,汕尾市举行新闻发布会,对陆丰东海镇乌坎村民聚集上访事件处置情况作出通报。汕尾市通报称,事件起因主要是村民对村内利益分配等问题不满,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炒作、利用、煽动。而目前,村民合理诉求已落实。陆丰市市长邱晋雄还明确提出在当地的维稳计划,劝告乌坎村民遵纪守法,加紧推进取缔"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乌坎村妇女代表联合会"等"非法组织";依法抓获打砸事件为首分子庄烈宏、曾昭亮、薛锦波等。

乌坎村位于广东陆丰市东海镇。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今年9月21日,22日,因村民称质疑村委会和当地政府勾结、违规变卖土地并侵吞土地款。大批村民到陆丰市政府上访,在警民冲突中,多名村民受伤。之后,乌坎村陆续成立了临时代表理事会,妇女代表联合会,作为村民行动的组织。11月21日上午,乌坎村4000多村民参加游行,从乌坎村一直行进到陆丰市政府。期间打出"反对独裁、惩治腐败、反对官商勾结、还我耕田"等标语。事件起因是乌坎村村委会将一块集体土地卖给开发商,卖地款项达七亿多元人民币。知情人士指出,倒卖村民土地的开发商为祖籍乌坎的港商陈文清,他于80年代成为香港的广东海陆丰商会会长,同时也是广东省政协委员。

薛锦波死亡后的第一时间,有大量信息经由村民传至网上,但旋即遭到删除,德国之声在新浪微博上进行搜索显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乌坎"搜索结果未予显示。多位网友对薛锦波的死亡表示质疑并要求当地公安局向家属公开审讯室和羁押室的全程监控录像。而当地已经派驻大量警察在村外驻守,警民成对峙状态。

薛锦波死亡之谜?

据乌坎村民李俊鸿向德国之声介绍,薛锦波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12月9日中午被抓捕,多人将其带入并没有公安牌照和标识的车辆中带走。同时被抓捕的带有另外三人。目前村里的气氛异常紧张,村民几近崩溃边缘,事件的触发点为薛锦波的死亡。他表示薛锦波是村民推选出来的"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副会长,一直带领村民维权,在去世前身体一直很好。

但11日,公安部门通知家属去拿病历,等赶到医院时,薛锦波已经死亡,亲属们看到遗体的腿部是遭钢管等钝器击打后的乌青色、背部全是大包,而且出现了尸斑,村民严重质疑薛锦波是在被抓捕当天被严刑逼供并被殴打致死,目前与公安局交涉的薛锦波的叔叔还没能回到村中。

德国之声也向汕尾市公安局多次拔打电话了解薛锦波去世的情况,从办公室到110指挥中心再到宣传部门,互相推诿。公安局宣传部门自称办事员的人又称领导不在,关于此事公安局还没安排如何发布。

为起事而第一次"鸣锣"

乌坎村民并不认同官方说法,李俊鸿向德国之声介绍,目前,乌坎村通向外面的道路被阻断,村民通过网络正在召集在外的乌坎村民返乡以进行抗争,12月11日凌晨四点多时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同数百警察在村口对峙,村内敲响了铜锣集体警戒并各自持棍棒到村口守护。六点多时,警察曾以撤退吸引村民出村,村民以为警方撤退就在村口用树木等设置路障,警方立即调头向村民使用了水炮和催泪弹。

乌坎是有400多年中国传统的村庄,共有47个姓氏,13000余人,根据中国乡村古老的议事传统,一個姓氏一面锣鼓,平時法事、喜事、拜神等会以敲锣为号。此次因为"起事"鸣锣,为史上第一次。

李俊鸿表示:"我们召集外地的村民也回家来,政府如果再这样不理不睬的话,可能会和政府发生大的冲突,我们一定要跟政府讨说法,我们要求归还薛锦波的遗体;也要求清楚知道另外三个人是不是受到毒打酷刑;另外我们想让媒体把这些告诉天下人,希望中央政府来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镇政府、市政府、广东政府都是不作为的、是黑暗的。"

"利益集团不肯让步,可能采取镇压的方式"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乌坎事件可能会发酵,而官方可能会采取大规模镇压的方式:"如果村民这次上街可能会遭遇大的镇压,而不可能象上次那样(指11月21日游行)允许他们打出'反独裁'的旗帜,这个架势肯定不存在了。"

陈永苗认为,早前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曾说"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是问题",但是利益集团在此事件中,就是不肯割让出已经从农民处占有的利益、不肯在利益上让步农民,从而导致事件不断升级。另外官方目前不让步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担心点上的让步,会引发全国大规模的民间争取权利的运动:"为了所谓的政治权威,他们不会作出让步,他们象高压电一样保护这种高压态势。"

但陈永苗也认为目前乌坎还尚处"一个村庄的坚持",还象个孤岛一样,如果能持续下去,可能会带动广东地区的抗争,但对未来中国的影响还未可知。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