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卡禁令让我和社会隔离” | 文化经纬 | DW | 11.04.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布卡禁令让我和社会隔离”

一年前,法国的布卡头巾禁令开始生效。在这一年里,穆斯林妇女的生活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而不久前的图卢兹枪击案又使关于移民融入的争论变得白热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巴黎北郊的一套公寓里,玛布鲁卡正在陪自己两岁的女儿玩耍,母女俩现在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度过,几乎不出门。据估计,和玛布鲁卡情况类似的穆斯林妇女在法国还有两千人左右,她们原本都是习惯佩戴遮住全身的布卡头巾(Burka)或者只露出眼睛的尼卡布面纱(Niqab)。然而,一年前起,法国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场所佩戴这种头巾。

收听音频 06:59

“布卡禁令让我和社会隔离”(音频)

从此,玛布鲁卡就只在家附近的地方进行必要的生活用品采购,每次出门的时候,她还是冒着被罚款150欧元或者被取消入籍资格的风险,佩戴她习惯的布卡头巾。她说,自己带着女儿出门的时候,能感觉到警察其实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勉强饶过她。但是在银行,那里的工作人员就明确地表示,不欢迎她戴着面纱进入营业厅。无奈之下,她只能授权丈夫来处理自己的银行账户。

舆论争议的焦点

2011年4月11日,总统萨科齐领导的保守派政府颁布了布卡禁令,希望能够促进社会安全稳定和男女平等,更好地保护妇女尊严。然而,对于那些尽管如此仍然坚持要戴布卡头巾的女性来说,这一法令反而给她们带来了更多的束缚。不愿意公开自己姓氏的玛布鲁卡表示,这一禁令使她失去了很多自由,现在不得不依赖于丈夫:

"在结婚之前,我工作了五年。我那时一直都佩戴布卡头巾,就和其他人一样,正常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曾经做过长途旅行,或者跟朋友出去玩。现在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什么也干不了。"

Burka Verbot in Frankreich

戴着面纱的玛布鲁卡

尽管这一布卡禁令引起了很多讨论和争议,但事实上,它真正波及的只有少数妇女。根据法国司法部提供的信息,在禁令生效后的头六个月里,穆斯林妇女佩戴面纱被警察抓住的案例只有大约100个,而其中有10起案例最终被送上了法庭。

大多数生活在法国的穆斯林妇女都不佩戴遮住面容的头巾,对于她们来说,另一项法规比布卡禁令更为令人愤怒:从2004年起,法国的中小学就禁止一切宗教性标志出现,这对原本习惯佩戴普通头巾的女学生和女教师造成了极大影响。

取消禁令的诉求没有政治支持

法国居民中穆斯林所占比例为9%左右,在西欧地区最高。大多数穆斯林来自北非,比如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这些前法国殖民地国家。这些穆斯林移民大多难以适应法国政教分离的世俗主义原则,而这恰恰是法国政界大部分人士高度重视的原则。

属于保守派阵营的法国前城市发展部长阿玛拉(Fadela Amara)自己也是阿尔及利亚后裔,她把布卡头巾称作"一种坟墓,对于所有被其束缚的人来说都是一场噩梦"。不过,即使是萨科齐的政治对手阵营里,也少有取消布卡禁令的支持者。世俗主义是少数几个还能将分化严重的左派力量联合起来的政治原则之一。

贾巴拉(Noura Jaballah)是欧洲穆斯林妇女论坛组织的主席,她认为就算社会党的总统候选人奥朗德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胜出,这方面的情况也不会得到改观。她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

Burka Verbot in Frankreich

欧洲穆斯林妇女论坛主席贾巴拉

"法国在涉及到穆斯林社团的问题上一向敏感。人们对那些自称穆斯林的恐怖分子抱有恐惧--尽管这只是穆斯林整个群体中绝对的少数而已。"

图卢兹枪击案使争论白热化

而在上个月发生了自称是基地组织成员的阿尔及利亚移民制造的枪击案之后,这种对穆斯林的恐惧心理又继续加剧。这一惨案造成七人死亡,其中包括三名儿童。此案发生之后,法国警方在全国境内展开了一系列针对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大搜捕行动。欧洲穆斯林妇女论坛主席贾巴拉也对这一暴行予以强烈谴责,她认为,这名袭击者显然没有真正理解真主的旨意。他在选择走上恐怖主义道路的那一刻,就等于背叛了伊斯兰。

贾巴拉致力于消除法国社会对于穆斯林女性的成见,并试图在双方之间搭起沟通的桥梁。她自己也佩戴头巾,但是普通的那种,而不是遮脸的面纱。尽管如此,她仍然反对布卡禁令。这一法令不能给穆斯林妇女的解放做出任何贡献,达到的其实是反效果:

"我真的不建议生活在欧洲的穆斯林女性用面纱遮住脸庞。只要你把面容藏起来了,你整个人也就和社会隔离了。这层面纱会形成一个屏障,阻碍你参与公共生活。"

融入的绊脚石

在巴黎的北郊,玛布鲁卡的生活的确被边缘化了。而她其实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被压迫的穆斯林妇女"形象:出生在里昂一个突尼斯移民家庭的她拥有大学文凭,获得过法语教师资格,现在还在家里为学生上课。她承认,仅仅因为一块布而让自己的生活受到限制,这看起来的确很奇怪,但她坚持认为,夺走她自由的不是她的宗教信仰,而是法国社会。在经历了布卡禁令生效的一年之后,她甚至在考虑是否要离开这个自己出生长大的国家。

作者:Joanna Impey 编译:雨涵

责编:石涛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