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已一年 重建何时开始? | 文化经纬 | DW | 14.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已一年 重建何时开始?

2019年4月15日,举世闻名的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从那时起,专家们一直在忙于重建的准备工作。但何时开始仍不清楚。

Paris Ein Jahr nach Brand Notre-Dame (DW/Sabine Oelze)

遭火灾严重毁坏的巴黎圣母院

(德国之声中文网)迈尔茨(Jean-Didier Mertz)站在一个放满石块的托盘旁边。它们都被塑料薄膜包裹着,有些地方显露出黑斑,这是铅的痕迹。正因为如此,迈尔茨警告人们不要随便的用手去触摸或者移动这些石块。这些都是著名的巴黎圣母院因被大火烧毁后坍塌下来的砖石。

2019年4月15日,全世界的人都在电视直播中目睹了巴黎的象征—巴黎圣母院在熊熊大火中被焚烧的情形。消防队员曾竭尽全力抢救大教堂。法国总统马克龙随后在电视讲话中宣布:“我希望五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它将比现在更美丽。”

从那时起,建筑师、工程师、考古学家、自然科学家和艺术史学家便全力投入工作,着手调查大火对这座拥有850年历史的大教堂造成的破坏程度。

BG Jahresrückblick 2019 (Reuters/B. Tessier)

2019年4月15日,巴黎圣母院钟楼在大火中倒塌

尚未得出最终受损评估结果

一年来,法国“历史古迹研究实验室”(LRMH)的地质学家迈尔茨(Jean-Didier Mertz)及其团队一直在从事着巴黎圣母院重建的研究和咨询工作。该古迹研究实验室在法国享有盛名。

出于研究目的,他们将坍塌下来的石块运到了距巴黎约50公里远实验室所在地。现在需要迈尔茨及其团队依靠他们的专业知识来对这些石块进行评估鉴定。

例如这些石头的耐高温状况?他们是否受到损坏?是否还可以重新使用?迈尔茨说:“如今已经没有了这种石头的采石场。“我们尝试寻找可以替代的类似材料。此外,我们还必须研究这些石头的状况。”

迈尔茨也在进一步研究建筑大教堂时所使用的砂浆。他说:“它已有850年的历史,我们想知道它的成分,以便以同样的方式方法来制造。”

Paris Ein Jahr nach Brand Notre-Dame (DW/Sabine Oelze)

巴黎圣母院坍塌墙体的石头

“历史古迹研究实验室”LRMH的地质学家、化学家、工程师或微生物学家的工作足迹通常遍布整个法国。他们的任务就是为历史古迹的维护和修缮提供科学和技术支持。专家们有着各种不同的研究领域,例如石材、木材、混凝土、金属和纺织品。他们为需要修缮的建筑提供建议和咨询。自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以来,迈尔茨和他的同事们就一直忙于重建的准备工作。现在他遗憾地表示:“不过直至现在我们还没有拿出最终结果。”首先,历史古迹研究实验室(LRMH)需要起草一份如何小心清洁石块的说明书。迈尔茨说:“不能简单地将石块上的铅刮掉,否则重要的信息将会丢失。”

每一块石头都是有价值的

目前在巴黎圣母院前的广场上存放着约800个托盘的石头。从这个具有象征性纪念意义的建筑上掉下来的任何一块碎石都不会被仍进垃圾堆。所有石块都被分类、分析和保存。即使迈尔茨现在还不能说他正在检查的石头是否将用于圣母院的重建,但是他已经在工作中有所发现。他说:“有了一些建筑方面的惊喜。我们发现19世纪维奥莱·勒·杜克(Viollet-le-Duc)在修复圣母院尖塔时使用了双拱结构作为支撑。”发现这样的秘密令使研究人员兴奋异常。然而重建不仅事关过去,而且也事关未来。

建筑材料的严重铅污染

即便是在火灾发生一年之后,重建工作面临的首要问题仍然是铅污染问题。五毫米厚,重达两百多吨的屋顶板在大火中融化。此外,19世纪建筑师维奥莱·勒·杜克(Viollet-le-Duc)使用250吨铅修复的圣母院尖塔也被融化。不过在大火还在燃烧时,所有可以运输的东西都被带撤离了圣母院大教堂,并被转移到安全地点。火灾发生九天后,玻璃窗也被拆除。这是一项费时费力的繁琐的工作。毕竟,巴黎圣母院总共有近1000平方米的玻璃窗。现在在窗户只留下一个个的黑洞。

Frankreich Paris | Wiederaufbau Kathedrale Notre-Dame de Paris (Getty Images/AFP/B. Guay)

2019年5月,修缮教堂用的钢制脚手架还没有被拆除

历史古迹研究实验室(LRMH)玻璃绘画部的专家劳伊瑟尔(Claudine Loisel)当时对火灾现场进行了认真观察后松了一口气。她说:“窗户完好无损,圆拱形的窗户结构发挥了作用。它像防护板一样保护了窗户免遭大火摧毁。 “消防人员也采用了紧急抢救方案,避免了高温对窗户的损坏。”

教堂的玻璃窗几乎完好无损

不过教堂的窗户也受到铅污染。由于窗户的玻璃上罩着一层黑乎乎的铅是有毒的,因此劳伊瑟尔在进行检查时都要戴上口罩和护目镜并穿上了防护服。

她讲述了大火发生后的第二天她来到大教堂后的高兴心情。“当我们看到窗户可以轻易地从砖墙上拆下来,完好无损,什么都没有损坏,玻璃窗没有成为碎片时,我们高兴极了。”

Frankreich, Paris: Notre Dame nach dem Brand (Getty Images/AFP/L. Marin)

一年前(2019.4.16)被大火严重烧毁后的巴黎圣母院内的情形

窗户获救,但是巴黎圣母院的墙体如何呢?一直有谣传说,大教堂的结构被大火严重损坏,随时有倒塌的危险。实际上最大的难题一直是脚手架的拆卸问题。这些脚手架是在火灾之前为修缮尖塔而搭建的。 如今尖塔在大火中坍塌,但是脚手架仍在。要拆除这些脚手架,就必须用木梁加固整个扶垛。

对新巴黎圣母院的大胆设计

脚手架的金属管已经被大火熔聚在一起。由于数月来天气一直很糟糕,使得拆卸工作一拖再拖。紧接着又爆发新冠病毒危机,导致所有工作停止。马克龙总统( Macron)曾向法国人承诺五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让它比原来更美丽。一些著名的建筑师纷纷提交了自己的设计方案,有的人为圣母院设计了玻璃屋顶,有的设计了屋顶游泳池,还有人将巴黎圣母院的屋顶设计成为屋顶花园。

Frankreich Paris | Wiederaufbau Kathedrale Notre-Dame de Paris | Entwurf Vincent Callebaut Architecture (picture-alliance/Vincent Callebaut Architectures/Cover Images)

比利时建筑师和生态学家卡勒鲍特(Vincent Callebaut)建议让教堂屋顶变成绿色田野

不过这些建议现在都还没有被采纳,因为按照计划将在2020年6月举行设计方案竞标活动。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日期会不会因新冠肺炎危机被取消。历史古迹研究实验室主任马格宁(Aline Magnien)说:“我们不用担心巴黎圣母院会有游泳池、露天剧场、透明的屋顶或类似的东西。我相信巴黎圣母院将获得重生,而且释放出新的光彩,其意义和历史也将赢得人们更多的尊重。

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将于2021年开始。现在有大约32万捐助者承诺或者已经准备了近10亿欧元的捐款。但是具体何时到位现在还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