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数百波兰人 纳粹军官何以逍遥法外? | 文化经纬 | DW | 20.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屠杀数百波兰人 纳粹军官何以逍遥法外?

当人们在一个“万人坑”里发现比林斯基的遗骸时,屠杀的责任人之一雅各布·勒尔根却已在德国再度成为受人尊敬的公民。他始终没有因自己在波兰的罪行受到惩罚。

(德国之声中文网)玛丽亚挑了一件最暖和的毛衣,带拉链和翻领的。秋天到了,她担心丈夫会受冻。她来到布罗姆贝格(Bromberg)军营的铁丝网外,德国人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关押营。玛丽亚把衣服递给丈夫弗拉迪斯拉夫,匆匆交谈了几句,哨兵就把她赶走了。那是1939年10月31日,弗拉迪斯拉夫·比林斯基(Władysław Bieliński)31岁,是个教师。

8年后,玛丽亚再次见到了那件毛衣。她一下就认出来了,那是丈夫的。弗拉迪斯拉夫的尸体和其他死者的一同被挖掘出来,一共350具,其中只有40具能够被确认身份。

 一张黑白照片

直到今天,比林斯基的家人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战争结束后他们偶然看到一张照片,摄于亲人被害前。照片上,比林斯基双手背在脑后,身穿那件妻子送去的毛衣和一件外套。身后还有另外两个男子。他们后来都被人从背后枪杀,头部中弹身亡。德国人把尸体埋进一个大坑,那是1939年11月1日。位于波兰城市布罗姆贝格的这个地方,日后被称为死亡之谷。

"当我祖母看见这张照片时,才断定祖父已经死了。但德国人不肯告诉她丈夫埋在了哪里。他们还说,他被送到德国作劳工了。我小时候就见过这张照片,直到今天它都让我悲伤和震惊。因为人们能看到一个知道自己死期将近的人的面孔。"马雷克·比林斯基(Marek Bieliński)说,他是波兰比得哥什(Bydgoszcz,旧称布罗姆贝格)生物科学与技术大学的教授。

Instytut Pamieci Narodowej, historische Bilder Zweiter Weltkrieg (IPN)

走向“死亡谷”

在比林斯基的家人为死者哀伤的同时,位于西德雷克林豪森(Recklinghausen)的一家法庭正在审理雅各布·勒尔根(Jakob Lölgen)的案子,当时50岁的勒尔根是盖世太保的军官。最后他因曾加入纳粹秘密警察组织而被判处2000马克罚金。

但就连这笔罚金他也不必交,因为法官认为,此前为期一年的监禁已经足够了。受到盟军控制的临时法庭当时并不知道,勒尔根要为比林斯基及其他300多名无辜的波兰平民之死承担责任。

"知识分子行动"

1938年,勒尔根作为刑警长官被调到但泽(Danzig,今波兰格但斯克),次年9月调往布罗姆贝格。他成为一个行动队的指挥官,负责追查、消灭当地的上层"精英"。

第三帝国的领导层希望将波兰的精英阶层斩尽杀绝,担心后者会阻碍德国全面控制、奴役波兰。因此从战争一开始,就推行所谓的"知识分子行动"(Intelligenzaktion),杀戮波兰占领区的教师、律师、医生、公务员。据估计,战争最初几个月里,就有约6万人被杀。

勒尔根在布罗姆贝格带领的行动队杀害了349人。这个数字在勒尔根自己在工作报告里写的。他这样记述10月22日到29日的行动:"针对波兰知识分子的行动已基本结束。波兰知识分子以及仇视德国、煽动反德的共250人于上周被处死。"

战后,勒尔根返回德国。1949年12月,他完成了"去纳粹"转化教育,之后进入警察机关工作。他后来担任特里尔市的刑警负责人,直至1957年。年满60岁后,勒尔根退休。

 辩护说辞

1960年,联邦德国司法部门在慕尼黑展开了针对勒尔根和他在布罗姆贝格时期的同事艾希勒(Horst Eichler)的法庭调查。他们被指控协助谋杀349名波兰平民。

Deutschland München 1966 | NS-Prozess | Angeklagte Horst Eichler & Jakob Lölgen (picture-alliance/Klaus Heirler)

1966年勒尔根(左二)在法庭上

勒尔根说,他本不想参与布洛姆贝格的行动,而是要求调往但泽或上前线。但他的上司拒绝了这一请求,并威胁说,如果不听命的话,就把他送到集中营去。

"司法的耻辱"

勒尔根承认,受害人是在未经法庭判决的情况下被处死的。但他表示,从未亲自参与过行刑,而且处死者名单是由他的上司决定的,他只是传达命令而已。

最后法庭认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反驳上述说法。1966年,勒尔根被宣判无罪。一系列有关德国在波兰犯下罪行的历史著作的作者申克(Dieter Schenk)认为,这一判决是德国司法的耻辱。他以地方司法行政机关的文献为依据,怀疑如果勒尔根拒不从命,是否真的会给他本人带来危险。

雅各布爷爷

"我觉得他很开朗热情,喜欢讲笑话,我很喜欢跟他在一起。我小时候经常跟他玩手掌叠罗汉。"勒尔根的孙子回忆道。他不希望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我们暂且叫他安德烈亚斯。

安德烈亚斯不久前开始研究自己祖父的生平。"一开始我很震惊,我试着了解什么叫被迫执行命令,这是很多人在法庭上提出的理由。我想知道,如果拒绝从命,是否真的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对人们又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我知道,我这是试图为他(祖父)寻找开脱的理由。但事实却很清楚。"

安德烈亚斯的父母对二战以及祖父的波兰日子几乎从不提起。"我觉得,家人害怕重温这段历史。所以对我们小孩子什么也不说,也许是不想让我们在外面乱讲。这段事情对我们家来说是个污点。"

他知道,如果今天重申祖父的案子,结果可能完全不同。"我很清楚,当时的一些法官自己也有着纳粹背景。"

尾声

勒尔根没有受到惩罚。退休后,他在北威州安度晚年。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是在波恩附近小城布吕尔(Brühl)的一家老人院度过的。1980年8月5日,勒尔根离开了人世。

马雷克·比林斯基从未见过自己的祖父,只有几件纪念物。"我继承了他的一张书桌、一只墨水瓶和一枚刻有名字缩写字母WB的印章。"祖父的大部分个人物品,比如藏书等,都被德国人烧毁了。1947年,人们为那些在布罗姆贝格死亡谷被害的人举行了集体葬礼。自此,弗拉迪斯拉夫·比林斯基被安葬在"自由山岗"。

作者:Wojciech Szymanski, Piotr Mieśnik, Magda Mieśnik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