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吃肉救地球”为何并非人人适用? | 科技环境 | DW | 25.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少吃肉救地球”为何并非人人适用?

多吃菜少吃肉——这个简单的方法能够可持续地养活地球上不断增长的人口,但这对于大量以畜牧业为生的人而言,并不简单。

Nigreria Fulani-Nomaden

资料图片:尼日利亚牧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长期以来,环境研究人员一直在宣传少吃肉和动物产品的好处:不仅能令我们更健康,也可以让地球更健康。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估计,与畜牧业供应链相关的温室气体年排放量总计71亿吨二氧化碳当量(一种用作比较不同温室气体排放的量度单位),占人类造成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14.5%。该组织还指出,与肉类和乳制品相关的养牛业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则是畜牧业排放总量的65%。

但对地球来说,畜牧业带来的问题不仅是温室气体排放。它还占据了约四分之三的农业用地, 带来水资源污染和森林砍伐加剧的问题, 尤其是在亚马逊雨林。

为什么很多人仍需吃肉? 

减少肉类消费当然不会对西方世界造成伤害。以欧洲人为例,其肉类消费量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乳制品消费量则接近平均水平的三倍。但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据粮农组织估计,全世界有超过15亿人无法负担达到基本营养水平的饮食,而动物则能以奶、肉和蛋的形式提供重要的蛋白质来源。

“营养丰富的食物到处都有,例如豆类、水果和蔬菜。但畜牧业很重要,乳制品也很重要,“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IISD)农业、贸易和投资主任卡林·斯莫勒(Carin Smaller)向德国之声如是说。 由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和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联手合作的Ceres2030项目本周发布了一份关于世界饥饿和气候变化的重要报告,其中强调了畜牧业、生计和土地之间的关联。 

该报告的撰写人之一、国际牲畜研究所的伊莎贝尔·巴尔特维克(Isabelle Baltenweck)介绍:“在这些存在严重饥饿问题的地区,牲畜被纳入到农业生产中:牛产生的粪便被用作种植庄稼的肥料,这些庄稼最后成为人和牲畜的食物。牲畜是维持这一体系运转的关键一环。”

报告指出,大米和玉米等谷物帮助许多国家的居民满足了最低卡路里需求,但是,报告也强调,这些国家对这类作物的重视 "阻碍了包括动物性食品在内的其他多种食物的生产,而其中不少食物能提供更好的营养"。

BdTD Indien Reisfeld

 大米(上图)、玉米和高粱(下图)等谷物有助于缓解饥饿,但营养成分不够


 

牲畜在消除饥饿中的作用

巴尔特维克说,牲畜还使数百万农场工人、牧民和土地使用权有限的小农户得以谋生。这一好处加上公认的营养优势使动物成为缓解人类饥饿和营养不良问题的重要元素。

“全球饥饿指数”报告本周指出,2019年全球有近6.9亿人处于饥饿状态,这是美国人口的两倍多。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大卫·拉博德(David Laborde)介绍:“在未来十年中,经济增长将有助于减少世界各地的贫困和饥饿现象,但这还不够,尤其对于农民而言。”

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粮农组织预计,未来10年,遭受极端饥饿的人数可能会增加到8.4亿。这一问题估计将因新冠疫情及其带来的经济后果而进一步恶化,尤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东南亚地区。

到2030年 “消除饥饿”需要3300亿美元

Ceres2030项目对过去20年发表的10万多篇农业报告和文章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要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到2030年消除一切形式的饥饿和营养不良",还需投入3300亿美元(2820亿欧元)资金。 

根据该报告,要实现这一目标,国际捐助方需要每年额外提供140亿美元,中低收入国家每年要弥补190亿美元的差额。

这些资金将用于改善粮食储存、运输和加工系统,以及增加对农民的培训、网络和财政支持,尤其面向经常被排除在外的年轻人和女性。在中低收入国家,女性约占牲畜饲养者的三分之二,她们也更有可能遭遇粮食不安全问题。

在农场层面,这些资金还将用于研发气候友好型解决方案,例如适应性更强的农作物和绿色农业技术,以帮助畜牧业遏制其农业排放。

斯莫勒表示:“我们不缺想法、创新和技术,但这些想法和技术并没有被最贫困的人采纳和使用。”她举例说,非洲一些地区的乳制品产量可能要比发达国家低20倍。她接着指出:“如果我们能够提高这些奶牛的产量,生活在这些低收入国家和饥饿程度高的地方的人将获得更多的乳制品,同时还可以减少每升牛奶带来的温室气体排放。”

随着牛群产量的提高,牛群的规模可能会受到限制,从而减少甲烷的排放量——甲烷是牛产生的一种强效温室气体,占所有牲畜排放量的近一半。其他一些可持续性措施包括:

利用农作物残渣(包括茎、叶、壳、根和种子)喂养动物,减少对购买饲料的需求

管理牧场以提高动物食用的植物质量,同时减少排放

通过饲料补给和兽医护理改善动物健康,提高牲畜生产力

引进厌氧消化器等节能技术,将粪便分解成可再生能源——沼气  

“全球绿色农业革命 ”

虽然本周来自西班牙、挪威、澳大利亚和德国政府以及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后两者还共同资助了Ceres2030项目)的捐款总额达到了3亿美元,但要求做出更多努力的呼声越来越高。 例如,德国发展部长盖德·穆勒(Gerd Müller)指出,地球有潜力养活100亿人,但需要一场类似 "周五为未来( Fridays for Future)"气候运动的 "全球绿色农业革命"。 他呼吁中国、美国、欧盟和非洲联盟等国家和地区提供更多支持,包括资金和政策支持。 

斯莫勒也赞同这一种观点。她说:“如果人们真想实现消除饥饿、保护气候和提高全球最贫穷生产者的收入这一目标,那么人人都要做出贡献。仅靠传统的七国集团捐助肯定是行不通的。”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