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颗粒物 危害有多大? | 科技环境 | DW | 06.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小小颗粒物 危害有多大?

由燃煤而产生的颗粒物有害健康。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一项研究报告引起广泛关注,该研究报告甚至警告称,燃煤发电产生的颗粒物有致命危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此项研究成为不少媒体版面的头条:据斯图加特大学能源经济和合理利用能源研究所计算,每年德国及周边国家因为德国燃煤电厂排放的颗粒物共丧失约33000年的寿命。换算一下的话,就意味着每年约3100人早逝。

颗粒物可导致慢性支气管炎、哮喘、心血管疾病和癌症,这点无可争议。都是进入肺部和血液中的微观粒子惹得祸。少数小颗粒由直接燃烧形成,大部分是后来在空气中通过化学反应产生,斯图加特大学的弗里德里希(Rainer Friedrich)教授解释道。他是该绿色和平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 他说:"主要是在燃烧过程中释放的二氧化硫(SO2)和氮氧化物(NOx),与氨反应形成硫酸铵和硝酸铵,由此而产生颗粒物。"氨主要是由农业施肥进入大气中。

交通和农业也有责任

Straßenverkehr

汽车尾气排放也是颗粒物的主要来源之一

在这项研究中,弗里德里希和他的同事将欧洲环境局的排放数据输入他们的计算机,测算空气中的化学反应和其对欧洲居民的健康损害程度,并将该数据建模,以及评估有关颗粒物致死风险的最大和最知名的研究项目。

据弗雷德里希介绍,每年德国颗粒物的排放总和导致28000人早逝。这不仅仅是燃煤电厂的错。根据弗雷德里希计算,约10%的颗粒物引起的疾病和早逝是煤炭惹得祸,23%归咎于公路和船舶交通,13%是工业进程,6%是其他加热装置,如炉灶。然而,罪魁祸首却是农业,40%的由颗粒物引起的得病和死亡是由于施肥过程中氨被释放到空气中。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被颗粒物困扰:"有些特别敏感的人,如果没有吸入颗粒物的话,可能会比吸入颗粒物多活几年。"很可能是十年的差别,弗里德里希估计, "而有些人则完全没有受到这些颗粒物的影响。"

颗粒物虽小 危害不小

Greenpeace, Feinstaubmessung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呼吁取缔燃煤发电

弗里德里希指出"颗粒物是现存最有害的环境因子",他主张尽量减少颗粒物的生成。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人们住在棚屋里用明火做饭。他们需要大幅降低室内的空气负荷。"弗里德里希赞赏并肯定了欧盟委员会通过立法控制大气污染的举措,但他呼吁:"仍需逐渐增加控制力度。"对颗粒物的限制不应专注于"短期负荷,而是长期价值"。

欧洲电力和热力生产专业协会VGB Power-Tech对颗粒物会引起疾病毫不怀疑。但发言人威斯尔曼(Christoph Weßelmann)强调,燃煤电厂产生的颗粒物仅占德国总排放量的几个百分比。而且都是通过高大的烟囱向广阔的领域分散排放,以防有害健康。

环保组织呼吁取缔燃煤发电

然而,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认定煤碳经济和政策的责任,并呼吁2040年前彻底取代燃煤发电。绿色和平组织的能源专家纽鲍尔(Gerald Neubauer)要求说:"为了防止疾病和死亡案例不断发生,政客们必须最终决定淘汰煤炭。"过渡期内,所有燃煤电厂必须配备最好的过滤技术,以减少污染物的排放量。"

作者:Gero Rueter 编译:安静

责编:张筠青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