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習近平穩坐江山,如何處理台灣問題? | 评论分析 | DW | 29.09.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專訪:習近平穩坐江山,如何處理台灣問題?

中國近期動作頻頻,二十大後對台政策可能發生什麼變化?習近平若取得第三任期,解決台灣問題會否成為北京2027年前的最大野心?德國之聲專訪台灣淡江大學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任,請他做出分析。

有專家認為,對習近平來說,不需要通過解決台灣問題達成歷史定位。

有專家認為,對習近平來說,不需要通過解決台灣問題達成歷史定位。

德國之聲: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日前撰文指,中國部分菁英份子對習不滿,但她認為習近平可能取得第三任期,且未來可能導致政局動盪。您認為習近平是否大權在握?

張 五 岳:中國大陸中共高層始終是一個高度封閉的黑盒子,外界很難很精準地了解真實狀況,但是如果以目前現實的權力運作來看,比如說,習近平過去從2012年上台以來,其實我們可以用兩句話(概括)——第一個,「兩個強化」;第二個,「兩個確立」。

什麼叫「兩個強化」?第一個,全力強化習近平個人在黨內的核心跟地位。第二個,全力強化共產黨對一切的控制跟領導;什麼是「兩個確立」?確立以習近平作為黨中央的核心、確立習近平的思想做為路線。「兩個確立」當中也可望寫入黨章裡面去。

我們只能講,由於習近平集權的方式、權力集中的程度,相較於以往確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習近平這樣領導統御的方式,確實相較以往也大異其趣。

相較於以前領導人有所謂「兩屆十年」的權力交替方式,他打破了世代交替,他也打破了中央領導班子選拔的慣例,他打破了隔代指定接班,也打破了集體領導的派系政治的格局,這些都是事實。因此,很多人會把他個人的一言一行,或他個人身體健康狀況跟整個中國政局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但是目前來看,我們常常講,中國大陸會不會內部發生問題,主要還是看經濟才是重中之重。

經濟問題要是他無法持續有效解決,歷次中國大陸之所以政治上會發生比較大的波動,大概都是來自於經濟出現重大問題。目前為止,我相信很多人對習近平的連任、習近平的權力集中,可能都會有不同看法,特別是集中在知識分子之內,但我一直強調,主張反習的人士能不能指出一個反對習近平的派系是什麼?能不能指出一個中國大陸內部黨內菁英本身對習近平持有不同意見跟看法的?如果所謂反習勢力跟反習聲音不是來自於中共中央高層有不同的派系、有不同的代表性人物,只是一般來講主觀價值的偏好,這個對於中國的政局是無所助益也無所影響的。

德國之聲:您認為習近平應當是會取得第三任期的嗎?

一定,不是應當,就是確定了。

確定的原因很簡單,2018年當他修改憲法解除國家主席不得連任兩屆的限制,就已經確立了;第二個,中國大陸中共所謂的體制班子外界完全是不了解,中共政治體制相較於西方,最大的特色是它沒有什麼政治素人,作為一個領導班子一定要經過歷練。因此,要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最高領導人,他前一個工作是什麼?一定要先擔任中共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政治局常委5年,而且常務書記——就現在王滬寧這個位子——他同時還要兼任國家副主席,以國家副主席這樣所謂備位國家元首的身分來見習,更重要的,他同時還要兼任中央軍委副主席。

所以,要接任所謂的國家最高領導人的人,不管是胡錦濤、不管是習近平,還是未來任何一個人,他必須要同時身兼三個職務的歷練。可是從目前十九大以來,沒有這樣一個職務的歷練,怎麼可能他會交棒給任何誰?

我們在觀察二十大有兩個很確定了:第一個,確定習近平作為最高領導人。這個基本上是不變的;第二個,確定了習近平的思想跟路線,仍然是中國大陸黨的最高的執行路線跟行動指南,這個是不變的。

最高領導人不變,就算政治局常委那7個常委,不管是幾個人上、幾個人下,有那麼重要嗎?確立了習近平思想跟路線,那誰當國務院總理,難道政策上會產生很大的分歧嗎?黨內的很多重大問題上,他會有不同看法嗎?因此,重點不是看那個。二十大的第一個觀察,應該觀察——習近平到底有沒有準備在2027年中共二十一大要交棒?

如果他在2027年二十一大準備要交棒,他在今年二十大就一定要挑出一個1960年後的人來擔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常委,而且這個常委的位子,還要身兼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到明年或後年,他還要能夠接任國家副主席。最慢到2025年,他要接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如果這3個位子都沒有,是由3個不同人,那基本上可以斷定習近平在2027年仍然不會交棒。

德國之聲:那麼您認為若習近平取得第三任期,所謂台灣問題會是他的最大目標或者說野心嗎?

我覺得不會的。因為外界的看法是這樣的,台灣方面在看待兩岸關係大概都從台灣自身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但是我相信北京在追求所謂國家發展戰略、在追求民族偉大復興當中,台灣議題是一個重要議題,但台灣問題不是最關鍵、也不是最核心的問題——除非是碰觸到無可迴避的紅線。

(習近平)第三任期會涉及到2027年,很多人會說2027年前後可能是兩岸關係會兵凶戰危、不可避免一戰,主要是基於兩個理由論述:第一個理由論述是,2027年是中共解放軍建軍100年。解放軍軍力相較於美軍,2027年仍然無法跟美軍在全球抗衡,也無法跟美軍在印太地區全面性抗衡,但是以它資源之集中、地理位置之優勢,它有把握也自我期待,2027年在第一島鏈——特別台海地區——它的軍力一定要超過美軍的影響力。這是它第一個主觀上的想法。

第二個政治上的判斷是,2027年又是習近平第三任期屆滿、要不要尋求第四連任。因此,要尋求連任需不需要藉由台灣問題來強化他連任的正當性、合法性跟必要性?多數人是從這兩個角度來看,習近平很有可能在2027年這未來5年當中要解決台灣問題。

但是我覺得這種看法應該不是非常精準,他只看到一部分。為什麼?第一,我要很強調,以習近平目前為止對軍方的掌控,他不用太在乎軍方是不是面對台海問題會說三道四、積極請戰、有敢跟習近平意見有分歧的可能。講白了,以習近平今天對中共軍方牢牢的掌控,跟1995年、1996年台海危機江澤民無法有效掌控軍方,完全不一樣。這是第一個要很清楚的,槍桿子問題在台灣問題上不會對習構成強大的挑戰跟壓力,這一點是明確的。

第二個,以習近平目前為止的「兩個確立」,我相信他不需要藉由解決台灣問題才可以解決內部所謂權力的衝突,或者解決嚴重的權力的派系鬥爭,我相信這個假設是不存在的。

第三個來講,習近平很清楚,他們其實在六中全會就提出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他談到——他二十大應該就是會很明確提出來——「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這概念是什麼?這概念是:在新時代、就是2021年,黨要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要跟國家發展戰略相結合、要跟民族偉大復興相結合,不是為了解決台灣問題來解決台灣問題,更不能為了解決台灣問題,影響國家的發展、影響到民族偉大復興,這個才是總體的全貌。

所以習近平很清楚,在2027年這5年當中,從俄烏的衝突已經很清楚,如果台海發生衝突,美國的介入方式未必會直接派兵跟解放軍打,但是美國對台海問題的介入程度,一定會高於對烏克蘭問題的介入程度。

第二個,在未來5年當中,中國實力固然是成長的,但是還沒有大到用武力解決台海問題不會影響到國家發展戰略、影響到民族偉大復興。所以習近平在未來5年是希望在統一問題上要取得歷史性的進程,在統一問題上不能夠無所作為,但並不代表在統一問題上就要完成,甚至以武力統一。這是兩回事。

北京的做法,未來5年一定會加大反「獨」、一定會加大促統,也一定會加大融合發展,這是它勢在必行的,但是這跟徹底解決台灣問題、用武力來完成所謂統一,這是兩回事。

習近平的歷史定位,跟有沒有解決台灣問題沒有什麼相關,習近平在六中全會的第三份歷史決議當中,已經取得他的歷史定位了。嚴格講,習近平權力的基礎在「兩個確立」、「兩個維護」當中,黨內已經找不到一個強大派系跟反對的人馬足以挑戰他;軍方對於台海問題,在習近平有效掌控軍權下,這跟95、96年台海危機時的江澤民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專訪聯電前董事長曹興誠

德國之聲:在台灣問題上尋求的「歷史性的進程」,有沒有比較具體的作為可以觀察?

北京一定希望他在第三任能就有關「民主協商」、探索「兩制台灣」方案,他一定會從事積極步驟跟做法。從今年8月的台海危機、圍台軍演當中,8月10號中國大陸發表第三份白皮書代表什麼?代表中國把統一問題不再是當成口號跟政策的宣示,而是把白皮書的發布當成是所謂集結號,嚴格講是吹起號角,準備化約成具體可行的方案。

第二個,你再看白皮書公佈後,9月15號中共中央台辦出版了《中國共產黨與祖國統一》這本書。這本書被列為中宣部2022年重要的主題出版刊物,總共有345頁,通通在談怎麼進行統一的問題、統一有什麼問題。你再看中宣部在9月21號那天,舉行第35場次的「中國這十年」,特別是請到台辦的人,中台辦副主任陳元豐、(發言人)馬曉光去講,通通在講他們對統一的做法。

不管從白皮書,還是從中台辦的那本專書,到中宣部台辦官員的談話,他們現在在談統一問題,第一個,通通有相當大一部分希望從國際法跟從國際法的角度來談這個問題,因為他們知道,很多國家對於統一問題、對台海的和平穩定是不是發生變化,國際上很多國家對這個問題是持有不同看法跟關注的;第二個,它談很多統一問題,都已經談到中國的統一對於各國在台海地區的自由航行權、台灣海峽的自由航行權,乃至於包括台灣海峽利益,有沒有受到影響。很多的重點通通在談中國的統一對區域的和平、對區域國家來講,基本上不會有負面影響,還會有正面的意義,北京在做這種宣傳。

第三個,北京方面在談統一的問題,甚至很多人講,它把以前常常用的「不派官員來台駐台」、「不派軍隊來台」都取消掉。很多人說這是政策緊縮,其實固然是政策緊縮,但是它體現一個部分,就是北京已經認真實際在規劃、在探索、在思考這個方案。因為如果你沒有具體去思考,你沒有去積極考慮,你就把以前用過的話重新再講一遍就好,反正都是宣傳式的,就是因為你認真思考,就是因為你在做研究,所以你知道哪些是可行,哪些是不可行的,才有類似這種,將來要比照香港一樣、愛國者要不要治台的問題,這些概念才會慢慢被用出來,才會有把所謂駐軍不派來台灣——它從香港的實踐當中得到的「教訓」——給徹底取消掉。

高舉統一旗幟鮮明的號召,在二十大之後當然會希望透過以「九二共識」為基礎的「民主協商」方式,來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北京一定走這過程之後,才有可能最終提出一個類似統一方案跟版本。

從這個角度來看就可以比較清楚,北京方面在這個問題方面,確確實實不再只是把統一當成單純口號。北京也很清楚,要真的推動統一,最關鍵的要以武力跟實力做後盾,積極強化武力準備,這是關鍵的核心。為什麼?因為北京認為只有武力準備,第一,才能夠防範台獨;第二,只有武力準備,才能夠防範所謂美國的外力介入;第三,只有憑藉強大的武力準備,最後才能夠迫使台灣以武逼談、以武逼和、以武逼降。

從這個角度來看,習近平在六中全會的第三份歷史決議文當中,已經很明顯地取得了他的歷史定位了,他完全不需要靠著要不要統一台灣與否來作為歷史定位,而且統一台灣問題固然除非是碰觸到他無可迴避的紅線,否則北京很清楚,短期內冒然對台行使非和平的手段,反而會影響國家發展戰略、反而會影響民族偉大的復興,反而會提早過度攤牌,對他自己也無所助益。

北京很清楚,哪一些是被動的,譬如說除非碰觸到「法理台獨」的紅線,除非美台在官方關係、在軍事同盟關係有重大突破進展,北京一定會被迫採取必要的行動;如果沒有,北京就按照它既定的步驟、既定的方向走,因為北京認為時間對它基本上是有利的,北京主觀上認為美中的大國博弈是個長期性的問題,時間對中國有利,中方當然除非必要,否則不急於短期在台灣問題上跟美方攤牌,這是不符合它總體戰略需求的。

德國之聲:那麼二十大修改黨章部分,台灣問題新的部分會寫進去?

我想應該會。基本上都很清楚,二十大報告當然還沒有公佈,但可以預期到,涉台的部分理論上就800字到1000字上下,這裡面它一定有幾個強烈訴求很清楚。

首先第一個,開宗明義一定理論上會強調「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這是以前十九大就用過的,中共的憲法的序言導論也用了,可是會加進一個新的,是「中國共產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這是去年建黨百年習近平的講話,把它當成共產黨的歷史任務。是「全體中華兒女共同願望」這是以前的老調,再加一句,嚴格講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這隱含了時間表的問題——2049(中共建政百年)要解決這個問題。

所以這些東西都是詞彙之後,才會談到指導思想是什麼,就是「新時代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戰略」。它的基本方針是什麼?一定是「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它的主要基本立場是什麼?一定是「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因為「九二共識」作為協商、統一以前的互動標的,主要做法就是「軟的一手」:同等待遇、兩岸一家親;「硬的一手」:堅決反對「台獨」、堅決防範外力介入。最後目標,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本身就是目前中共對台的主旋律,我不相信這個東西會有很大的改變。

張 五 岳為台灣淡江大學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任。今年8月,他曾受台灣民進黨中常會邀請,專案報告二十大前的中國情勢。2015年,台灣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新加坡會晤,張 五 岳隨行擔任馬英九的顧問。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