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从德:反对者的本分是民间立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封从德:反对者的本分是民间立场

封从德在《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增订版中发表了对于八九民运的整体看法、对于各种质疑的回应以及对于柴玲的回忆与分析。他认为八九民运之后再也没有中转站,中共唯有解体一途。

BEIJING, CHINA: People supporting pro-democracy students occupy Tiananmen Square gather early morning 21 May 1989 in Tiananmen Square in Beijing despite the Martial Law which was proclaimed 20 May by Chinese government. In a show of force, 04 June, China's leaders vented their fury and frustration on student dissidents and their pro-democracy supporters. Several hundred people have been killed and thousands wounded when soldiers moved on Tiananmen Square during a violent military crackdown ending six weeks of student demonstrations.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THOMAS CHENG/AFP/Getty Images)

Tiananmen-Platz in Peking 1989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四24周年前夕, 流亡美国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封从德在香港出版《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增订版。作者根据近年获悉的最新六四信息,对2009年出版的该书初版做出一些修订,并随书出版增订手记《史实与史识的求索》。封从德接受了德国之声电话专访。

德国之声:您1989年出版的《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 ,详细介绍了六四学运的过程。请问新版中增补了哪些内容?

封从德:增补的主要内容有四万字,分三个部分。一是对八九民运的总体看法;二是,我的书出版后让一些人感到不安,他们有一些公开的质疑,我有必要进行回应;三是关于柴玲的回忆。大家都知道我们当时的关系,可以对照看她的书(《一心一意向自由》)和我的书,会发现既有接近的记录,也有差异甚至冲突的地方。我做了一些分析。以前我不想说,但是看到她的"宽恕论"之后,觉得比较严重,我不应该再维护她。

这些年您为柴玲辩护做了很多细致的史实清理工作,为什么不再为她辩护了,她为什么发生那样的变化?

Flash-Galerie Zu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as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 Der Autor ist Feng Congde, ein Anführer der Studentenproteste während des Massakers auf dem Tiananmen 1989. !!!!ACHTUNG!!! ***NUTZUNG NUR FÜR DIE CHINA-REDAKTION UND AB DEM 25.5.2011 für 4 JAHRE: Alle Bilder dürfen nur mit Zusammenhang über die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as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und nur für 4 Jahre genutzt werden.**** The bicycle demonstration Beschreibung: On the morning of May 10, 1989, tens of thousands of college students rode through the city in their bicycles in an unusual form of demonstration to demanded for press freedom. Chai Ling (middle) and Feng Congde (right) standing over a tricycle in front of the office of People's Daily (one of the official newspapers), © 64memo

当年广场上的柴玲和封从德

她在偏离当初投身学运的理想。我以前做的史事澄清工作,现在和将来仍然有效。但是,她近年发表的"宽恕"论很不靠谱。我很吃惊,当年参与六四的基督徒尤其是牧师,都不大认为她的观点,或者只是部分认同。大家都认为,不能把爱和公义分开。

您近年来跟她沟通多吗?

在她的书出版之前,她跟我有过很多沟通。出版前一个月,她给包括我在内的当事人发了样稿。我很快做了回应,指出其中事实错误有一百多处,基本观点错误有三百多处。她的书出版时有一定的反应,做了一些修改,但是大部分都没有接纳。"宽恕"论出来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交往了。

您在新书中对六四有什么新的评价?

八九民运的意义就不用讲了。历史性地看,1989年是世界共产阵营专制结束的开始。中国历史这两百年在做大的转变,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倒数第二站,没有中转站。从全世界的历史看,中共专制一旦结束,全球专制的历史就结束了,北韩、老挝、古巴等全都会灰飞烟灭。那时世界就大同了,人类可以考虑世界政府的格局了。因此,八九民运在历史上占据了重要的枢纽。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关于平反六四有很多传言、期待和呼吁。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对此从来都是泼冷水的。从来不相信。我劝大家不要做这些梦。作为反对派,就应该本分站在民间立场,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八九民运是中共惟一的改良机会,但是这个机会被他们用机枪坦克给消灭了。八九民运证明了中共是一个会杀孩子的政权。下一站就是解体,没有别的可能性。

如何解体?

往好的方面想,是学习蒋经国,放弃独裁。这是最好的想象,但也不是改良而是解体。只有习近平所谓的"邪路",才是真正的正路。否则,萨达姆、卡扎菲等人的下场在等着他们。

他们自己也完全清楚这一点,所以拼命地转移资产和老婆孩子。美国西岸,要就是靠中国官二代现金买房撑持着楼市。这里很多学校都是中英双语教学。

Newly-elected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Xi Jinping (L) speaks as he meets with the press with other new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members (from 2nd L to R) Zhang Gaoli, Liu Yunshan, Zhang Dejiang, Li Keqiang, Yu Zhengsheng and Wang Qishan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November 15, 2012. China's ruling Communist Party unveiled its new leadership line-up on Thursday to steer the world's second-largest economy for the next five years, with Vice President Xi Jinping taking over from outgoing President Hu Jintao as party chief. REUTERS/Carlos Barria (CHINA - Tags: POLITICS)

大多数民运人士对新一代北京领导层不抱希望

您对于八九民运有些哪些反思?

以前有当事人检讨自己的错误,但是方式比较特别,那就是"我的错就是没有去纠正别人的错误"。这种检讨的意义不大。我对八九民运的思考包括六个方面,除了上面所说内容,还包括这场运动达成了什么、我个人学到什么、缺一些什么、当时怎么做更好以及今后应该怎样做。

关于八九民运缺什么,我认为缺乏知识、纲领和训练。这三个方面都是中共文化暴力的结果。强制性的洗脑政策下,教育、文化、新闻等被控制。反抗人士也不经意地使用中共话语系统,犯一些历史知识和政治常识的错误。因为这些缺乏,有机会我们也抓不住。我也想用这本书提醒读者,每一个人都应该自我反省,看看有没有受到这些精神奴役。

接下来您还准备做什么?

精力的话,我会梳理一下1991年召开的十七个流亡学生会议的纪录《回顾与反思》。这需要很多时间、大量史料及史学功夫。同时我也继续做"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工作。我还会花更多的精力办中文学校。希望能够通过办学让国内的人摆脱中共文化暴力,让人们认识历史,因为百年民运是一脉相承的。

采访:张平

责编:雨涵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