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德国足协主席的一次戛然中断的采访 | 足坛体坛 | DW | 14.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足坛体坛

对德国足协主席的一次戛然中断的采访

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Reinhard Grindel)日前就新设的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赛和引起争议的环球国家联赛接受德国之声采访。不过,一谈到向国际足联开价250亿美元的问题,格林德尔突然中断了采访。以下是采访全程文字记录。

DW-Interview mit Reinhard Grindel, DFB-Präsident (DW/C. Springer)

记者Florian Bauer未能提出所有问题,格林德尔就起身离开

德国之声:格林德尔先生,据传,新设的国际俱乐部杯赛会在本周五通过。事情的确进展顺利?

格林德尔:国际足联行政当局建议,作为试点项目,于2021年举办一次俱乐部世界杯赛。参赛球队24支,时间安排在联合会杯赛的通常举办期。作为欧洲足协,我们将讨论,是否原则上同意2012年就举办俱乐部世界杯赛,并参与组织事宜;或者,是否先等一等,直到国际比赛日程均告确定。如果是后一种决定,那么,有关俱乐部世界杯赛的问题2025年才会提出。

德国之声:不过,听说欧洲各国足协正在讨论,是否应该只派8支而非12支球队参加。这一说法当真?

格林德尔:原则上讲,问题在于,我们是否愿意在还没有拿到新的比赛总日程之前就讨论选定在6月或7月的一个新时间点。 而这个总日程不会早于2024年问世。总之,这一点我们必须在欧洲足协讨论。

德国之声:欧洲人单枪匹马就能阻止俱乐部世界杯赛?

格林德尔:我认为,如果缺了欧洲俱乐部,举办俱乐部世界杯不会有啥意义。所以,我确信,欧洲足协的态度在其它各洲足协那里会引起高度重视。

DW-Interview mit Reinhard Grindel, DFB-Präsident (DW/C. Springer)

采访现场

德国之声:作为德国足协主席、欧洲足协副主席,您相当了解欧洲各国足协的情况。您,或者说,欧洲人,会赞同2021年举办俱乐部世界杯赛吗?

格林德尔:我不想猜测,也不愿替他人作决定。再说了,还有一系列问题需仔细斟酌。

德国之声:都是些什么问题?

格林德尔:比如,需要澄清,各洲足协各能分到多少参赛名额?还有,最终,谁负责派遣参赛队?由谁确定标准?以我们的观点看,无论如何都该是各洲足协负责,而不是国际足联统管。此外,国际足联提出的从俱乐部世界杯赛收入中提取的团结金应如何分配给世界各地的单个足协,也是个问题。

德国之声:那我们就来谈谈这3个尚未澄清的问题吧。第一个:有关如何分配各洲参赛队名额。要是欧洲各国足协呼吁欧洲只派8支而非12支球队参加,原因是否也在于,欧洲人不想使自己的冠军杯赛的价值受损?

格林德尔:对这一点,人们得平心静气讨论。欧洲参赛球队少一些,自有其道理,因为,否则的话,在紧急情况下,人们只会想到冠军杯赛的某个强大的竞争者。另一方面,欧洲肯定也有众多俱乐部有意参加俱乐部世界杯赛。 依我看,最终会做出何种决定尚在未定之数。

德国之声:第二个问题:究竟由谁决定,哪些俱乐部队能参加这一新赛事?

格林德尔:国际足联的建议是,各洲足协,如欧洲足协,自己决定,派遣哪些俱乐部队。

德国之声:按照哪种标准呢?

格林德尔:这个嘛,欧洲足协会讨论的。假设俱乐部国际杯赛每4年举办一次,那么,就可以看看,哪些球队在这些年里尤其出色。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还有一种考虑是,是不是只从冠军赛参赛队中挑选?或者,也让其它俱乐部队参与进来,尤其是通过团结金,从而使这些球队不至于因这个新的竞争项目而尤其吃亏?

德国之声:第三个问题:您认为,这个团结金该是怎样的呢?

格林德尔:应该讨论,是否国际足联的所有211个成员国协会统统有份,即某种形式的平均分配;或者,实行哪里来、哪里去的原则。

Ruanda Infantiono FIFA Councel Treffen (Getty Images/AFP/C. Ndegeya)

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

德国之声:那么,大部分就会给欧洲啰。

格林德尔:那就该讨论了。不过,关键的问题是,我该在国际足联的所有211个成员协会里分配团结金,还是应把钱给予参与竞争的球队,从而体现团结精神。要是欧洲的俱乐部队从新的赛事中获得高额收入,那么,就该让参赛的俱乐部所出自其中的联赛得到团结金。

德国之声:您是否忧虑,在德国和欧洲足球领域,大、小俱乐部之间的剪刀差会越来越大?

格林德尔:我们现在就已经面对这一局面了,原因就是,就像去夏那样,为俱乐部承担参与国际赛事费用的商营供款人拿出了巨额资金。然而,在这些赛事上,来自电视转播权和资助商的金钱并非全部流向足球业,而是部分流入了投资人的腰包。就此而言,俱乐部世界杯赛的一大优点是,收入将只留给足球业,而不会有像世界杯那样的团结金。因此,对中小规模的联赛球队和俱乐部来说,俱乐部世界杯赛有助于改善其状况。

德国之声:话虽如此。然而,俱乐部世界杯赛将是中小规模俱乐部只会有不成比例的参与可能的又一个赛事。剪刀差不会因此变得更大吗?

格林德尔:要是我们不举办这样的赛事,商营供应者就会举办。那就根本不会有团结金啦。

德国之声:本周五,过去数月里一再讨论的环球国家联赛也列在国际足联理事会的讨论轮日程上。看来,国际足联主席似乎又收回了这个主意。是这样吗?或者,他甚至在您面前证实了这一点?

格林德尔:国际足联的决定建议是这么说的:暂时先继续为环球国家联赛做前期工作,但在可见的将来不就此表决。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您认为,这样的赛事不会在若干年后出现?

格林德尔:这我无法说。无论如何,在周五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上不会对此表决。也不会在可见的将来(表决)。

德国之声:对德国足协来说,环球国家联赛不是会大有油水吗?

格林德尔:这一点无法判断,因为,根本不掌握相关的经济基本数据。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国际足联迄今没有以任何方式透露过基本数据?

格林德尔:没有。

德国之声:两项赛事总共涉及250亿美元哩……

格林德尔:鲍尔先生,这可就无聊了,您一再试图往我的嘴里塞进您可以拿去做文章的某种说法,我呢,十分钟来一直在设法绕开您。现在,请您提一些理性的问题吧,好让我作出理性的回答。

采访中断

德国之声:好吧。我想,我是这么做的。

格林德尔:不是。

德国之声:我现在结束250亿交易问题(投资人向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开的价,以获得俱乐部世界杯赛和环球国家联赛经营权-编辑部注),现在是一个新问题……

格林德尔:好吧, 鲍尔先生,我现在还可以回答3个有关卡塔尔的问题,之后,采访结束。

德国之声:但是,请让我……

格林德尔:不行,3个有关卡塔尔的问题;否则,我们立马结束。

德国之声:可是,格林德尔先生,我提的问题都很坦率……

格林德尔:不对,您不是坦率提问,您试图把某个私货塞进我的嘴里……

德国之声:根本没有。

格林德尔:……称我说了,绝不会有环球国家联赛。

德国之声:可我就是那么理解的嘛。这本无可厚非,我该在这个地方切实追问一下呀。

格林德尔:鲍尔先生,就3个涉及卡塔尔的问题。否则,我起身走人。

德国之声:那我现在还是可以提及那250亿啦?

格林德尔:不行。

德国之声:到目前为止,从内容上说,我可还没问过呀。

格林德尔:鲍尔先生,行啦,我们就此打住。

(格林德尔起身,摘下耳机,扬长而去。)

赖因哈德·格林德尔,1961年生,2016年起任德国足协主席,接替因"夏季痛话-丑闻"辞职的沃尔夫冈·尼尔斯巴赫(Wolfgang Niersbach)。格林德尔学法律出身,做过记者,曾是基民盟德联邦议院议员。当选足协主席后,他辞去议员职务。2017年起,格林德尔也是国际足联理事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