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法院尚未裁决″欧元拯救计划″是否违宪 | 经济纵横 | DW | 11.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宪法法院尚未裁决"欧元拯救计划"是否违宪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会对欧洲稳定机制ESM和财政公约说不吗?司法机关和政客们有一天的时间来协商。一场包含了政治、司法、经济多层含义的讨论在紧张的气氛下展开。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审理的加急上诉涉及的核心问题就是,德国联邦总统是否应该在欧洲稳定机制(ESM)和欧洲财政公约两项文件上签字,准许其生效。这桩诉讼审理前和审理期间的气氛都十分紧张。在此之前布鲁塞尔方面和柏林政府圈内都有人对位于卡尔斯鲁尔的宪法法院提出警告,最好不要对拯救欧元债务危机的这两项法案判定违宪。

艰难地权衡利弊

在加急上诉的审理过程中,法官们需要权衡,究竟是临时冻结这两项拯救机制,但最终裁决拯救机制符合德国宪法,还是先批准签署欧洲稳定机制和财政公约,但最终裁定这两项机制都违背德国宪法呢?如果是前者,这期间必然会造成金融市场的混乱;后者面临的困境将是国际法条约一旦签署就不能逆转。

联邦宪法法院首席法官弗斯库勒(Andreas Voßkuhle)坦承,做出这样一种预测性的决定是相当困难的。

核心的问题就是一个字-"钱"

Bundesverfassungsgericht Verhandlung ESM Fiskalpakt

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

说来说去,核心问题其实只是一个字-"钱"。17个签字国将为欧洲稳定机制ESM提供总额为7000亿欧元的资金。欧洲稳定机制将替代先前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长期向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提供帮助。

6月底召开的欧盟峰会决定,银行今后也可以直接从欧洲稳定机制获得资金救助。另外财政公约一方面要求欧元国家平衡各自的财政收支,另一方面也要求各国为债务刹车明确写入宪法。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法院将是监管部门。只有执行财政公约的国家才有权向欧洲稳定机制伸手要钱。

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亲自前往卡尔斯鲁厄,向联邦宪法法院呼吁通过欧洲稳定机制和财政公约。他说,同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相比,欧洲稳定机制更为有效;这同时也意味着,德国参与救助的力度也会比先前少一些。他强调,拖延通过签署两项救助机制会在欧元区内造成巨大的不安情绪,并会让人们丧失对欧元的信心。他警告说,如果人们对解决欧债危机的决心产生怀疑,那么危机只会随之加深,这其中就包括对个别国家可能退出欧元区的猜想。

关乎的还有民主

Bundesverfassungsgericht Eilverfahren gegen ESM und Fiskalpakt

宪法法院

联邦宪法法院需要考虑的因素不单纯来自于财政金融,同时还有对民主这一基本问题的考量。欧元区创立的一个支柱便是"互不相救"原则,也就是说没有哪个国家有义务为债务国家提供担保。而欧洲稳定机制恰恰将废除这一"互不相救"原则。

财政公约赋予欧盟权限,今后将可以大规模地对成员国国家财政施加影响。这些内容会大大弱化各国议会在制定国家预算方面的权利,主权国家也可能因此无法再自由支配各自的国家预算。

末世论

上诉的代表性人物德国前司法部长道布勒-格美林(Herta Däubler-Gmelin)表示,这桩诉讼涉及到德国所有选民的权利。另外还有法学人士警告说,签署这些后果令人存疑的条约可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而为了防止宪法法院裁定拯救机制违宪而抛出"末世论"的说法缺少依据,根本站不住脚。

欧洲稳定机制原本应该从今年7月1日开始正式生效,财政公约的生效期从2013年年初开始。但目前二者的生效期都被向后推迟。7月底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先从临时法律保护的角度做出裁决。在口头辩论的过程中重要争论的一个问题就是,宪法法院是否需要更长的时间处理这桩加急上诉。

大法官们将如何裁决?

距离宪法法院做出最终的判决还需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如果判决结果是欧洲稳定机制和财政公约违背德国宪法,那么这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现在还不得而知。不管怎么说,德国负担欧洲稳定机制中近三分之一的资金。这其中有大约220亿欧元直接输入到长期拯救伞中,1680亿作为担保金。涉及如此巨大的款项,届时将很可能需要进行全民公决,对《基本法》作出相应修订,从而使得欧洲稳定机制以及欧洲财政公约能够有效执行。

联邦宪法法院首席法官弗斯库勒承认,对宪法法院来说这一裁决很难做出。他说,判决必须根据基本法中的规定做出。"让法律条文在现实中生效,这是宪法法院的职责,即便某一项裁决可能对政治来说并不合适。"

作者:Daphne Grathwohl 编译:洪沙

责编:文山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