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 在喧哗与沉默中等待加冕的到来——十九大系列观察之五 | 评论分析 | DW | 17.10.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 在喧哗与沉默中等待加冕的到来——十九大系列观察之五

十九大召开之际,北京、乃至全国如临大敌般加强安检等各项管制,而习近平身边的亲信人马则擂鼓喧嚣,争先恐后“表衷心”。中国最高政治舞台上,一个加冕时刻即将到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十月十八日,是十九大的正式开幕日。据说,北京已经汇聚了超过1800位国际记者,加上没有拿到采访证的外围记者,都够人盯人地给每个代表分配一个国际记者了。16日的《参考消息》头条也冠之以"世界的十九大时间",来形容这场大会如何吸引世界注意。

确实,这次中共的党大会,基本议程涉及修改有"小宪法"或"实际宪法"之称的党章,可能写进"习近平思想",甚至可能设立党主席制,彻底推翻政治局常委的集体领导制。当然,后者更可能作为一个交换筹码而已,引诱代表们接受其他看起来不那么激进的条款。而总体而论,大会是为巩固习近平过去五年的"改革"--个人集权,总结党内清洗运动的成果,为习的"新毛主义"和党的民族主义政党转型做一个正式阐述。如果从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规模国家、一个新崛起世界大国的角度来看,中国执政党通过党大会进行权力确认和形态改造,不能不说关系着世界范围内一个庞大威权阵营的稳定和扩大,从而关系着人类共同体的命运转折。大会的意义怎么说都不算夸大。

但是,大会召开前的最后一周,北京的政治气氛却呈现喧哗与沉默并存的奇特景观,似乎预演着本次大会会场内各力量间角逐的政治剧目,也将是喧哗表衷心和沉默的绝大多数的并存,一边倒的新个人崇拜运动在官方媒体上展开。只是,不同于过去一年多由原属其他派系或新近得宠的地方官僚,如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先后撰文表态"绝对忠诚",大会前夕最后一周的造势,是由那些习身边的亲信人马赤膊上阵,如北京市委书记蔡奇的最新讲话。

其中,最引入注目的可能算是新任武警司令王宁上将。他在10月11日的《学习时报》上撰文,大谈军委主席负责制的历史意义,号召要"对习主席真正做到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绝对忠诚",堪称本次党大会前最赤裸裸、最具进攻性的一次动员,颇有对参会代表的威胁意味。

China USA General Raymond Odierno und Wang Ning in Peking (Reuters)

新任武警司令王宁上将(右)

因为这种以军方高级将领、且是习亲自提拔的将领,在大会前夕做此种言论,很难不令人想起文化大革命爆发时毛通过《解放军报》亲自动员,当时的中宣部和北京市委都被毛批评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绕开官僚体系、动员军队则是毛的一贯手法,在党其实是毛绝对掌握军队的体制下,军队成为文革动员和两年后再度介入平息运动的干预利器。过去五年,随着对徐才厚、郭伯雄等军委副主席的清算和军队体制的大幅度改革,力度不亚于蒋介石在1950年重组军队、重建个人效忠,习也确立了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威和统帅地位。然后,这次党大会上,王宁的文章似乎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军队代表可能将首先以最狂热的、林彪式的个人崇拜姿态率先山呼万岁,拥戴习主席的各项建议,树立习在党内的绝对权威地位,那将是不受名义宪法的任期限制的连续执政。而其政治正当性,便是王宁在文章中强调的,也是习近平在五年前的十八大前后反复强调的,"在紧要关头挽救党"--通过营造危机执政的态势,要求绝对主义的授权。

Peling Vor dem Parteitag in China (picture-alliance/dpa/Kyodo)

十九大前的天安门广场

这便是"新常态"下的紧急状态常态化,不仅利于权力集中到个人、颠覆之前后邓时代由技术官僚掌控的分权(肥)体制,也利于强化全面的威权主义的社会控制。然后,在大会前夕,北京乃至全国都陷入了一种"准战时状态",军警特全面动员,执行战备值班,对社会状态实行空气严厉的管制。就在离我住处不远的回龙观地铁站,平素上班高峰时已经人满为患的地铁进出口实行"人、物同检",按照空港登机的安检标准严查每一个上班族。我只看到,沉默的人流几乎停滞,需要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可能进站,然后继续一到两个小时的通勤。这是大会前夕的沉默的绝大多数。他们所面对的,是地铁的空前安检和每个路口佩戴红袖章的安全"志愿者"。进京的物流、电商货品也遇到各种限制,所有建材市场都被关闭,大部分工厂和建筑工地停工,汽车维修的4S店也无法进行喷漆的维修作业,小饭馆被关闭。京津冀周边情形大致如此。人民的日常生活和社会秩序被突然改变。

社交媒体上,人们开始小心翼翼地发问,如此情形和那些深陷封锁的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有什么区别?他们每天穿过封锁线进入耶路撒冷工作所遭受的安检和歧视不也差不多吗?人们很难相信,将要召开的是一个执政党的五年例会。毕竟,若按阿伦特的政治哲学,这种如临大敌且秘而不宣的政治,和政治本身所要求的公开性相悖,本质上只能意味着政变。所以,大会的任何结果也许都不会令人吃惊,本来就是过去五年连串微型文革运动的总结,也是连续五年"柔性政变"的最后时刻的到来。一个新的政治强人将在大会上正式加冕。

或许,对那些沉默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对那些蜂拥而至的国际媒体来说,他们期待的不仅是大会的各种悬念,如政治局常委是继续七人制还是五人制、人选如何、谁上谁下等等,还要捕捉那些穿帮的瞬间。在一边喧哗造势、一边却如临大敌所构成的奇妙反差俨如一场战役的擂鼓声中,因为过于戏剧性而总会有穿帮的一刻,譬如拿破仑加冕时从教皇庇护七世手中夺过皇冠给自己戴上。或许那才是中国最高政治舞台上各种陈旧剧目的意义所在,一个加冕时刻的到来,对中国和世界政治的改变。我们拭目以待。

白信为政治学博士、北京独立政治观察家。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