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还会有多少高官向习近平效忠? | 评论分析 | DW | 30.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还会有多少高官向习近平效忠?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近日在济南市领导干部的调整中公开打出“对总书记忠诚”的旗号。这样的表态有什么背景, 会引起什么效应?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6年,刚任天津市委书记不久的李鸿忠在一次市委会议上第一次在中国官场喊出了"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名言",舆论普遍将李的行为视作投机,虽然其"绝对忠诚"的对象是要指向习近平,但也不敢公然表达此意,而只能用"忠诚党"做遮掩。

时隔近四年,李保持的这个记录终于被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打破,后者日前在济南市召开的宣布孙立成为市委书记的领导干部会议上对孙的评价是,"政治素质好,大局意识强,对党忠诚、对总书记忠诚,组织领导和驾驭能力强,改革创新意识强,作风务实扎实,勇于担当、敢于负责,公道正派,勤勉敬业"。

众所周知,中共在调整各级政权主要领导干部职务时,都要召开该级政权的领导干部大会,中央组织部或上级领导要出席会议并对走马上任的主要领导做一番政治评价,尽管这个评价基本是走过场,却是一道必要程序。当然,大多数的政治评价都千篇一律,老生常谈,毫无生气,但偶尔也会出现细微差异。这次刘在领导干部的调整中公开打出"对总书记忠诚"的旗号,与其说他认为孙忠诚总书记,不如说他要借此场合,向习作一个"忠诚"的政治表白,故与李鸿忠堪有一比。

但这会是刘家义的个人投机行为,还是习要通过刘向党的高级干部传达将在全党搞一次"忠诚总书记"的个人崇拜和效忠运动的信号?如是后者,人们将会看到,在有关干部的任免中,会有越来越的地方把"对总书记忠诚"作为对领导干部任职的政治评价。

China: Xi Jinping zu COVID-19 (picture-alliance/J. Peng)

新冠疫情让北京领导层陷入压力(2月2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

从表忠心到个人崇拜

在当下时刻,习内心里应该也想在全党再搞一次个人崇拜和效忠。之所以说再搞一次,是已经试过一次。在个人崇拜和效忠问题上,他虽然没有毛的自信,不敢在全党公开说"还是要有点个人崇拜",但即使是毛,真要在全党搞个人崇拜和效忠,也是先从个别或少数领导干部的表忠开始,然后形成群集效应,使那些不愿表态的领导干部受到心理压力,不得不跟随宣誓效忠。从这个角度看,即使习没有暗示刘这样作,当刘喊出"对总书记忠诚"后,他也会窃喜,因为党的高层干部里,从来不缺为往上爬而出卖灵魂的马屁精和吹鼓手,当他们看到同僚这样做得到政治褒奖后会争先恐后出来宣誓向习效忠的,就像李鸿忠喊出"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随后在中共和军方的高层掀起一场效忠比赛,一个比一个高调和肉麻。习现在也需要党内尤其高层形成此种氛围,以向外界表明他仍然牢牢掌控大权。

尽管如此,把刘此番"对总书记忠诚"之言看作是他个人的政治投机行为,不大可能受到习或明或暗的指示,更符合实际情形。因为假如是后者,新科济南市委书记孙立成在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说出这个话后应会在会上作出同样表态。但孙虽表示要"始终对党绝对忠诚",把"两个维护"铸入灵魂、化为行动,终究没有说"对总书记忠诚"的话,尽管这不表示他不忠于习。

人心嚣动

那么,刘为什么要在此时进行政治投机的赌博?一种极可能的情况是,习的处境在习家军看来,有一些微妙的不安,因此需要通过全党至少是高层领导干部的效忠来巩固习之权威。此次刘和4年前李的表态,关键区别就是背景不同。16年底和17年的习近平,其权力处于上升期,他已在18届五中全会获得党内"核心"称号,全党都预料19大会将习思想写入党纲。这一时期中国的国际环境也不错,中美虽然有些摩擦,但尚未交恶,一路一带和亚投行都开展得比较顺利,外交攻势似乎很有效果,国力达到中共建政以来顶峰,习自己也是信心满满,颇有君临天下之势。故李鸿忠不失时机,做出了稍有廉耻之心的官员都不会做的那那番表忠,随后他得到将会升迁的暗示褒奖,官员也就成群结队学李拍习的马屁。

China Peking Besuch Präsident Xi Jinping (Reuters/Xinhua)

习近平在北京一小区视察(2020年2月10日)

但如今内外环境都有了彻底改变。尽管习近平大权在握,然而神话早已破灭。习在19大废主席任期,无限连任已经引发党内改革派和社会自由派的强烈不满,中美的交恶和交手尤其是近两年的贸易战让中国经济、社会不满以及国际环境迅速恶化,其形象已经跌落。屋漏偏逢连天雨,去年香港发生抗议,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引发民怨,习受困于一种无形、未知但却能感受到的权力危机,并终于演化成2月以来,自由派知识分子和红二代、地产商任志强先后对习公开挞伐,让中共高层受到震动,在全社会和党内产生强烈共鸣。这种情况习本人或被信息蒙蔽,不一定感知明显,但其亲信、幕僚以及习家军是能够了解社会发生的此种微妙变化。

刘家义乃重庆人,长期在审计系统工作,是技术官僚,之前他和习没有太多的工作交集,不属于之江新军,但在2017年4月突然空降经济大省山东,任省委书记,这在中共干部史上,也是打破惯例。应该说,从此刻起刘就被划为习的人马,其政治生命被拴在习身上。不排除他在这个微妙时刻也要效法李鸿忠,通过进一步的政治表忠,指望在中共20大跻身政治局。但从另一面,他亦是看到中共高层目前政治生态的变化对习的不利。最近海外传出几次对习的公开信,包括所谓企业家群体对习的公共信,虽然后者多半是子虚乌有的伪托之作,但这些公开信反映的是在疫情时刻党内社会人心的嚣动,此时,作为习家军的一员,要想习近平的权力和权威不在林林总总的各种谣言和人心的变动中受损,就必须站出来捍卫,而最好的方式,就是从中共强调的抽象效忠党,变成具体的效忠党的总书记,即习近平个人。

这或许是刘家义发出"对总书记忠诚"评语的行为动机。

不过,刘家义很可能不如李鸿忠运气好,由于时空环境和社会人心的改变,此次估计不会有众多高官跟随他向习效忠。这或许就是习的麻烦所在,虽然其总体权力至少近期不会受太大冲击,但社会和党内高层都在观望,这会使习每走一步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