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百年中共的是与非 | 评论分析 | DW | 30.06.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百年中共的是与非

如何评价中共百年党庆及其历史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正确的态度或许是,虽不认同中共的价值观和对历史的诠释,可也不简单地对它采取一刀切的否定做法。审视中共百年史,同所谓百年成就比,它给民族和人民造成的苦难实在罄竹难书。

(德国之声中文网)就一个政党的生命周期而言,百岁也算长寿了,对即将到来的中共百年党庆,从自由民主的尺度出发,很难让人称道。

虽然百年党庆的高潮7月1日才揭晓,然而从当局的部署和全面动员来看,这次党庆的隆重程度可能要超过2年前的建国70周年大庆。外界暂时尚不知习近平对中共百年的“丰功伟绩”会作怎样的新的论述和评价,但显然,一定是无限拔高的,因为不如此就不足以表明中共一贯的“伟光正”和所谓历史选择中共、人民选择中共的“正当性”;也不足以表明习近平对再造中共的价值及重要性。中共的政治从来都是为当下服务的,百年党庆必定要落脚在习近平领导的新时代上,以体现是这位领袖让中共重新变得伟大。

如何评价中共百年党庆及其历史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正确的态度或许是,虽不认同中共的价值观和对历史的诠释,可也不简单地对它采取一刀切的否定做法,因为一个政党不可能没有做对一件事而仅凭暴力就能让大众乖乖服从、统治70多年。对中共的价值观和历史观必须批判,但也要正确地回溯它过往的道路,既不陷入它的话语体系,也不一味否认过去百年它做的每件事情及取得的某些业绩,毕竟有着长期和沉重专制主义历史传统以及现实复杂性的中国,治理起来并非坐而论道那么容易。

“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

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对自己百年历史的叙述,采用的是三阶段论——毛时代让中国站起来,邓时代让中国富起来,习时代让中国强起来,这种单线条的历史叙述,把中共塑造成了代表历史进步的方向,是中国的拯救者。然而这只是历史的部分事实,此种叙述方式掩盖或过滤掉了中共不想让人知道的不堪的一面。

从肯定的角度说,在民族国家的建构上,中共似乎取得了成功。今天的中国以一种完整的民族国家的面目出现在世界,并且其地位不可小觑,虽然中国现在遭到美国和西方的围堵,但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国早已不是过去的那种积贫积弱。特别是经济的崛起已成多数人的共识,而这似乎也是在中共领导下实现的。此外,中国在中共建政后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完成了工业化,已是工业大国和制造业大国,这似乎也没有多大异议。中共还在前一阶段宣布消灭了绝对贫困,提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减贫目标,虽然是低水平的,这亦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也有了长足进展。新冠疫情,虽然中国是最早爆发,但中共亦使用铁腕手段,较早控制了疫情。即使在科技方面,中国也在快速逼近西方。

对上述这些成就,很多人会不赞同把它们算在中共头上,他们会争辩,中国在1945年就已经成为世界五强之一,在更早的30年代那种艰难处境下,中国在国民党统治下,经济也有过“黄金十年”的发展。假定历史按照当年孙中山设想的军政、训政、宪政之路走下去,中国会取得比现在中共治下更大的成就。有可能这样,但历史毕竟不能假设,且从横向比较,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人口规模大的后发国家比,中国今天这样一个总体实力和全球地位超过了它们。

Symbolbild Export Containerschiff Schiff

中国的经济体量已位居全球第二

都是中共的功劳?

承认这一点并不是要人们赞同中共的统治,虽然它们确实是在中共统治下实现的,然而很可能是让中共碰巧摘得了这些果实。中共确有一个体制“优势”别人学不来,这就是举国体制,该体制在工业化、经济发展和扶贫以及在举办某些大型工程或应对传染性疾病上,有一定优势,但也仅仅到此为止,否则就无法解释,同一个中共,为什么在毛领导的前30年却失败了。

今天中国的崛起,是在后40年的改革开放中取得的,但中共还是那个中共,虽然在一段时期它放松了对社会的政治经济控制,可专政的本质没变,因此,从此角度看,为中国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不是中共的统治,而是改革开放,是市场经济的原动力、向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开放以及中国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共同作用的结果。改革解放了被旧体制束缚的生产力,市场经济的激励机制极大地刺激和释放了中国人民的致富欲望,中国民众本就勤劳,在改革和市场机制的共同作用下,加上勤奋,创造了今日中国的经济成就。

虽然不否认中国在中共统治下取得了某些进步,然而更要看到中共对人民和国家犯下错误乃至罪责的另一面,没有这些错误,少一点罪责,中国会比现在强很多,民众会比现在生活得有尊严。审视中共百年史,同所谓百年成就比,它给民族和人民造成的苦难实在罄竹难书。一些错误空前但决非绝后,其后遗症延至现在,阻扰中国的进步。1949年前就不讲了,中共的所作所为决非像后来宣传的那样,是要促进和实现中华民族的解放,全国建政后,本有一个和平安全的发展环境,但在毛统治的前30年,非但没有发展生产力,反而不断革命,通过剥夺资本家和地主,严重破坏了中国社会的生产力,让人民陷入长达30多年的极贫状态。

06 - 60 Jahre China im Umbruch | Die Kulturrevolution | Personenkult

不断的革命和政治运动,严重破坏了中国社会的生产力

违背历史承诺

具体来看,中共在1949年统治中国大陆后,随即违背自己实行民主、建立共和国的政治承诺,为追求绝对权力,实现工业化,开启了内殖民化过程,对人民尤其农民实行残酷的剥削和压迫,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酷的单位制和户籍制,全面剥夺了人民的言论、迁徙、集会、游行和组党等政治、社会和经济自由,大部分到现在尚未开启;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直至打出阶级斗争为纲的旗号,上演十年文革。可以讲,在整个毛统治时期,也即中共宣称的“站起来”阶段,在新中国莺歌燕舞的表象下,整个中国其实已经变成人间炼狱。

毛的极权统治超过中国历代王朝,在人类历史上也罕见,由此造成各种政治和社会危机。譬如反右将50多万知识分子打成政治异类,使他们受到残酷迫害,摧毁了中国发展所需的宝贵的知识资源和精神财富;譬如人民公社化饿死3000多万人,造成人类和平时期绝无仅有的人道大灾难。而和文革比起来,上述灾难只是小巫。文革是一场全面的系统性的大危机,连中共自己作出的历史决议都不得不承认它“不是任何意义上的文化革命”,无论从哪个角度说,文革没有丝毫的历史进步性,其结果是摧毁民族的文化和发展的元气,让中国处于崩溃的边缘。

上述毛时代的罪责决非仅仅一句轻飘飘的“探索中的失误”就可带过的。但中共的错误并不因毛的去世嘎然而止。在中共宣称的“富起来”的邓时代和“强起来”的习时代,中共虽不再大搞阶级斗争,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然而各种大小罪错也是层出不穷,对国家、民族和个人构成了深重伤害,它们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方面:

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剥夺了民众基本的自由生育权,中国强制节育的时间之长和手段之严,对个人造成了大量的人道灾难和其他严重的社会问题,它的后果就是人口危机。

由于经济发展是建立在普通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低人权低福利的基础上的,整个社会出现了严重的分配不公和贫富分化,少数人尤其是和中共有密切关系的权力资本家包括中共的权贵家族攫取了社会财富的大部。

国家政权垄断在少数派系和利益集团手中,以权钱交易和权力寻租为特征和表现形式的腐败蓬勃生长,成为威胁民族道德的最危险的致癌因素。

中共的经济发展也是以损害社会的道德和环境为代价的。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既是针对环境的,也适合社会道德。这都对民族的长远发展遗害无穷。

对八九六四学生运动的血腥镇压虽然延续了中共的统治,甚至事后让中共看起来更强大,但也逆转了中国改革和发展的航向,此后中共虽然仍打着改革旗号,但实际掏空了改革应有的内容和精神实质,彻底扼杀了中国向民主转型的和平之路。

最后,习近平上台后,打着民族复兴旗号,对内实行极权统治,对外进行战略扩张,走向了一条类法西斯发展道路。中共的专制本色虽一直未变,但在改革开放后,为在经济上和西方接轨,放松了政治控制,社会的自由和自主有一定发展,然而习的上台改变了这一进程,他在政治上重新集权,实行高压统治,推行全面党化和个人崇拜,致使中国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党国,中共成为维护习个人权力和权威的工具,也使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空前严峻。

可以说,在中共百年党庆之际,厘清中共百年的是与非,很有必要。因为既往的路径左右着将来的走向。不管人们如何去评价中共,讨厌还是喜欢它,有一点必须明确,今日中国还是由中共统治,而且看来它一时半会儿不会退出历史舞台,那么中共今后的选择就不仅决定中国人民的福祉和中华民族的命运,鉴于中国自身的体量巨大和人口众多,它也关乎亚洲乃至世界的前途。在这个意义上,中共的百年党庆不只是中共的事,它也是我们每个人的事,每个人都可以而且应该对中共百年历史评头论足,通过它的是与非,认清中共的性质和本质。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