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特朗普政府鹰派对中国的“末日攻击” | 时事评论 | DW | 11.0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客座评论:特朗普政府鹰派对中国的“末日攻击”

美国务卿蓬佩奥1月9日宣布,国务院已取消全部对美台官员接触的“自我设限”。他认为这些相关限制是基于美国外交部门“数十年来复杂的内部规章”,结果“单方面取悦北京”,而美台共享“民主价值观”,美台关系不会被官僚主义的“自我设限”所束缚。这是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最新打击,北京称之为华盛顿的“最后疯狂”,时评人邓聿文用“末日攻击”来形容。

(德国之声中文网)“末日攻击”这个词在此不含任何特定的价值判断,而只陈述事实,因为特朗普政府11日后就将被拜登新政府取代。按照常理和一般做法,处于看守状态的政府为避免给新政府带去不必要麻烦,在内政外交上会尽量“无为而治”、“无所作为”,但特朗普政府不同,大选后攻击中国的力度和密度不减。这些攻击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在经济和科技上,将中国更多的企业纳入限制“黑名单”,如对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以军工企业之名,在美国证券市场上摘牌退市,将支付宝等多个中国的APP禁止;二是在台湾问题上,继续卖给台湾武器,派内阁官员和驻联合国大使访台,军舰穿越台湾海峡等。

特朗普政府的这些对中打击举措,尽管不符合人们对看守政府的认知,可却合乎特朗普本人及其领导下的政府的“逻辑”,因此并不出乎舆论意料。早在大选前多数人已预测到,基于特朗普将操作反中作为其大选的策略,如果他大选败北,必将怪罪中国,认为是中国释放的疫情搞坏了大选,导致眼看到手的总统职位黄了。

倘若疫情不在美泛滥,舆论普遍相信特朗普在总统选举中将轻松取胜,即使有疫情,假如他的政府能够像其他西方国家一样正常应对,其取胜的概率也很大。就此而言,特朗普输掉总统大选,当然是他自己的责任,怪不得别人,但他和他的团队不这么看待,或者即使他们内部承认是自己之错,然对外必须找个“替罪羊”转嫁失败责任,中国自然是个最好的选择。在目前的美中关系下,把总统大选失利之责算在中国头上,至少投给特朗普的7500万选民的多数愿意接受这点。而以特朗普的性格,既然认定北京是最大的“罪魁祸首”,那自然要“秋后算账”,所以选后加码打击中国就不奇怪。

不过,比起之前预测的特朗普可能会推动美台建交、美军驻台,邀请蔡英文访美或者特朗普自己又或蓬佩奥等访台,南海开战,将中国剔出美元支付系统等措施来惩罚北京,华盛顿现在的打压还算“温和”,没有超出去年以来对北京的“极限施”,只是过去“极限施压”的量的增加而非质的改变。这可能是因为上述攻击中国的手段,其释放出的对美中关系的破坏能量堪比“核子”级别武器,并将波及整个世界地缘政治,因此必须慎重使用。

从这个角度说,北京大骂特朗普政府反中反到“失心疯”,上演“最后的疯狂”,也是一种情绪语言,华盛顿的过渡期打压措施算不上“疯狂”程度,还保持在理性算计内。事实上,北京对华盛顿在政府过渡期继续反中虽然非常不满,但也没有跟随后者起舞,过度反应,原因除了不想完全搞砸中美关系着眼拜登新政府,也即在这点。

然而,将华盛顿对中国的“末日攻击”一股脑扣在特朗普头上,恐怕也有失公正。从大选之后两月来的表现看,特朗普本人的“世界”是陷在对大选的舞弊指控里,一门心思要翻盘,他和他的团队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耗在在这个“陷阱”里根本无暇他顾,可能他也不再关注美中关系了,故而不排除特朗普政府内的鹰派如国务卿蓬佩奥之类趁之夹带反中“私货”。国务院副国务卿和驻联合国大使的访台,以及解除对国务院系统美台官员的接触限制,都是蓬佩奥亲自宣布的,蓬氏也宣称台湾从来不属于中国,从国务院的职能看,这些动作可能无须通报总统,国务卿就能做主,但在正常时期,一般还是要向总统汇报并征得同意的。另外,对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的摘牌出现反复,财政部长向纽交所施压摘牌可能反映的也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的鹰派声音。当然,鹰派的反中“私货”并未违背特朗普的意志,相反,正是特朗普乐观其成的。

经过国会山的骚乱一役,特朗普的政治生命怕是要终结,四年后想东山再起是非常困难了。或许正看到这点,像蓬佩奥这类有志于问鼎总统大位的特朗普政府的鹰派要接过特朗普这支队伍,就有必要把自己塑造成反中抗中的新“旗手”,在这点上是不分失分的,因为反中已是美国民意,即使拜登上台也改变不了这个趋势,区别只在于如何造作反中。路透社对美国务院放开对美台官员自我设限一事表示,任期进入倒计时的蓬佩奥,正在借最后的机会塑造对华强硬的政策事实,给即将在11天后上台的拜登政府“埋雷”,蓬氏此一意图明眼人一看便知。

就个人政治“野心”来说,蓬佩奥巴不得美中关系彻底砸烂,完全重置。因此在过渡期把美中关系尽可能搞得更糟,既恶心了北京,让中国处于一个险峻的国际环境,也为拜登上台改善两国关系设置更多障碍,让拜登新政府不得不继续按照特朗普的路线走。在多数人看来,拜登若要推翻这些政策,政治上将陷入尴尬。不过,拜登新政府是否如一些美国学者说的对特朗普政府搞的这套反中新举措不满,却未必,至少在台湾问题上,拜登的候任国安顾问苏利文放话称,拜登就职后将会继续支持“基于台湾人民的意愿与最大利益,和平解决两岸问题”,换言之,台湾在美国的遏华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拜登新政府会继续与台交往。

尽管特朗普政府为美国和中国打交道制造了更多麻烦,拜登想必对此会有些不高兴,但反面看,又何尝不是他施压北京就犯的工具或筹码?拜登完全可以用“友好”的态度对北京说,不是他不想改善两国关系,把特朗普时期的一些做法废除,可他作为美国总统,不能违背美国人民的意志,而特朗普时期的反中代表的是美国人民的利益,要想让他废除也可以,北京需要在美国关心的问题上作出相应让步,他才能说服美国人民同意。所以,运用得好,特朗普政府所有对中国的高压政策和措施,也可成为拜登换来北京更大退让的筹码,从这点而言,美中关系现在的烂摊子,对一个有志总统和他的政府,不是什么坏事。

从而,特朗普政府鹰派的对中“末日攻击”,反有可能为拜登作“嫁衣裳”。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