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民意压力和现实制约下的北京抉择 | 时事评论 | DW | 11.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客座评论:民意压力和现实制约下的北京抉择

香港抗争对北京无疑是很大的刺痛。时政评论家邓聿文认为,目前的香港局势让北京处于两难处境,无论是向示威者做出大让步还是武力干预,北京要付出的代价都很大。但如果事情进一步发展、暴力抗议扩大化,北京在仔细权衡后,会选择后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由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而引发的抗议风潮迄今已超120天,就参与人数和抗议激烈而言,可称为香港针对中国大陆的"全民起义"。八月之前,抗议的诉求主要是港府撤销修例,抗议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形式出现,舆论多以"反送中"来概括;八月之后,抗议转向要求北京兑现"一国两制"的"双普选"承诺,在香港实行民主,抗议形式则以勇武者的街头激进行为为主,近期更发展到暴力。但在前后两轮抗议中,也零星出现要求香港脱离中国大陆的独立声音和主张,而且得到部分香港市民的理解和认同,正是这一点,使得香港的抗议复杂化。

香港抗争无疑对北京是一次很大的刺痛。后者对香港抗议的处理也分两个阶段,在六月下旬的第二次百万大游行之前,基本处于"内紧外松"的观望状态,对国内封锁信息。但在香港的"和理非"游行示威让位于激进派的街头暴力行为,香港被勇武者们瘫痪后,北京转变对民众封锁信息的办法,开动宣传机器,大幅报道激进派的破坏行为,污名化抗议活动,以让大陆民众对此不满和厌恶;与此同时,官方将香港抗议定性为乱港反中的"颜色革命",并称"幕后黑手"来自英美和台湾。

北京也在比邻香港的深圳部署武警和公安,这让外界深为担忧,一旦香港暴力抗议升级,出现北京不愿见到的情况,大陆会出动武力或动用驻港部队对香港抗议者进行镇压。10月5日港府出台的《禁蒙面规例》预示了这种趋势。

十一后北京是否武力镇压?

外界普遍认为10月1日会是北京处理香港抗议的一个关键时间点。鉴于中国政府当日要在天安广场举行建政70周年的盛大阅兵式,习近平不希望因为在这之前的抗议活动遭镇压而破坏北京刻意营造的大庆气氛,所以他会在此之前尽可能容忍激进派有限的暴力举动,这也是港府在9月初宣布撤回修例的主因。但十一过后,如果激进派还不收手,香港继续被抗议瘫痪,北京很可能不会让香港的无序状态持续下去,动用强力手段弹压抗议运动不可避免。

然而,《禁蒙面规例》的实施并未让暴力抗议降温,激进者为表反抗"恶法"的决心,反而让抗争行动愈演愈烈。港府除了出动警力加强镇压外,并未采取进一步的举措。对此,有观点认为,顾忌中美关系、贸易谈判以及香港独特的国际金融地位,北京不敢对抗议者下狠手,如果北京要武力镇压抗议,早就做了,十一大庆不是让习近平忌惮的因素,中美目前糟糕的关系,美国对香港抗议的支持,把它纳入整个美中关系的大局,才是北京最担忧的。习近平会为了中美关系这盘大棋,最后不得不在香港持续的抗议中退让,双普选是可以实现的。它的建议是,香港抗争要再接再厉,勇武者的暴力抗议遍地开花,真正在香港形成"全民起义"的局面,北京就会"乖乖"投降。

但是,不是人人都认同此看法。不同观点认为,事情果真到这一步,北京毫无疑问会进行镇压,不要觉得北京不敢在香港制造另一场"六四"。十一后北京未对暴力抗议下重手,不等于不会这么做,北京只是还在观察和评估。《禁蒙面法》事实上表明香港已经开启了紧急状态,随着事态恶化,当港府无法控制局面后,北京会用武力介入。这里的深层原因在于,极权政权虽然也在意外界对镇压的反应,但维持政权的生存和极权统治在他们的逻辑中永远是第一位的,当香港无休无止的抗议在北京看来威胁到政权,会毫不犹豫地采取镇压手段,不要对此抱任何幻想。故勇武者们应该见好就收,保持已有的抗争成果,积小胜为大胜。

无法预测北京接下来会如何出手对付香港抗议,这只有时间来证明,同时也部分取决于香港暴力抗议的规模、激烈程度及造成破坏的状况。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无论香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北京都已经在做两手准备,因为它已经变成了习近平年初在高级干部会议上警告的"灰犀牛"事件。

北京如动武会得到大陆民意支持

客观地说,尽管香港反对派、舆论指责警方对和平抗议者过度使用警力,但面对勇武者的街头暴力以及阻扰和瘫痪机场、地铁和冲击立法会及中央驻港机构等行为,假如它们发生在西方,抗议运动恐早已遭到政府强力驱散。港府及其背后的北京当局至今未宣布采取如宵禁、局部戒严等措施,虽有各种具体因素的考量,然道德短板让其对是否用强力镇压也瞻前顾后、举棋不定。香港反对派正抓住这点,让抗议运动不断升级和激进化,迫使北京进退失据、左支右绌。

很可能对激进派中的大部分人而言,他们的意图就是将北京逼到悬崖,要北京摊牌:要么答应抗议运动的五项全部诉求,甚至在此之后提出如半独立的更高要价;要么北京开枪造成流血。如是后者,北京不但会再次被贴上暴虐政权的名声,遭到西方国家的制裁,且反对派能以此为号召,俘获香港民心,加速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切割步伐,争取香港独立早日到来。香港民阵和勇武者的不割席,后者的破坏"死物"和"揽炒"及近期严重的暴力行为,都有基于这个目的采取的策略和行动。它确实让北京处于两难处境,选择哪一个代价都太大,但若事情真到如此地步,北京在仔细权衡后,会选择后者。

为什么北京宁愿冒被西方制裁、被香港民意抛弃以及香港失去国际自由港的风险而不答应反动派的五项诉求?一个关键要素,就是北京迄今对香港的态度,得到大陆多数民众的支持。如果因反对派的暴力升级行为导致大陆不得不武力镇压,北京当局判断大陆民众会继续支持它以恢复法律和秩序。虽然香港的民意对北京也很重要,但即使北京开枪导致港民的分离意识空前加强,北京认为香港最终也是无法独立的。因为50年的过渡期限使得北京到时废除"一国两制"实行一国一制并无法律障碍,甚至如果在这一过程中港民的独立运动形成洪流,北京也完全有可能以维护国家统一为由而提前终止"一国两制",只要罗湖关口一拆,大陆民众涌入香港,香港事实上就独立不了。何况,北京也有可能认为,在镇压之后,北京再对香港市民采取怀柔政策,当大多数香港市民意识到无法改变事实,只能认命时,时间会慢慢融合两地的心理距离。

然而,失去大陆民意的支持,北京政权就真的会风雨飘摇了。因为北京政权是建立在对大陆的统治基础上的。有人会反驳,北京政权早就失去大陆人心了,它现在的统治,是民众害怕其暴力而非支持它。不错,有大陆民众希望北京政权明天就垮台,然而,也有很多民众虽然不喜欢或不满北京的统治方式,但认为现阶段它还不能崩溃,否则,中国就会分裂,民众就会在国家分裂中受难,已经获得的稳定和小康生活就会不复存在。不论这种对中国分裂后的想象和恐惧是否真实,但许多民众相信它会成为事实(就这一点来看,目前海外反对派鼓吹肢解中国的主张,只会加重民众对国家分裂的担忧,从而将他们推到北京的怀抱)。持此种看法的民众人数如果不比前者一样多,也不会少。对北京政权来说,这股民意是可以利用作为加强统治的力量。假如这个分析是正确的,香港是大陆民意非常在乎的考验国家一统的标识。

页面 1 | 2 | 全文阅读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