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跳转至内容
  2. 跳转至主菜单
  3. 跳转到更多DW网站

客座评论:彭丽媛不太可能公开走向中国政治前台

邓聿文
2024年5月13日

社交媒体流传一张彭丽媛去部队高校调研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的照片。有人猜测,中国领导人要把自己的夫人送上前台,开启夫妻同执政模式。本文作者邓聿文却分析认为,现有迹象还看不到这点。

https://p.dw.com/p/4fmyj
5月6日习近平携第一夫人彭丽媛抵达爱丽舍宫
5月6日习近平携第一夫人彭丽媛抵达爱丽舍宫图像来源: Thibault Camus/AP/picture alliance

(德国之声中文网)作为当今中国的“第一夫人”,彭丽媛公开露面的机会很多,除了随夫外访,有时也单独参加某项活动,前些天,社交媒体流传一张彭去部队高校调研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的照片,其身份是“中央军委干部考评委员会专职委员”。

此事港媒进行了报道,并被海外媒体转载,一时间彭的新身份在海外传开。港媒报道对彭的新身份用的是“拟似”二字,也就是不确定。不过,中央军委干部考评委员会这个机构是存在的,然彭是否出任其专职委员,由于无法向官方求证,因此只能是猜测。

但彭的专职委员职务大概是真的。同一港媒2017年7月曾报道,彭卸任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调任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评审委员会高级评委。这个评审委和干部考评委很可能是同一机构。后者成立于2016年,官媒曾形容该机构的设立是“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精准科学选人用人的重要举措”,是“适应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提升选人用人公信度、权威性的新探索”。解放军负责全军党的建设、组织工作、政治教育和军事人力资源管理的职能部门是军委政治工作部,它是由解放军原总政治部转化而来,总政在军改中被撤销。这样看来,军委干部考评委理应划归政治工作部管理。换言之,政治工作部评审委实际就是干部考评委,网传的彭任考评委专职委员应该是事实。从时间上来说也吻合。即便两者不是同一机构,但作为政治工作部的下属部门,两者的工作性质是相同的,彭由评审委高级评委调任考评委员专职委员,也没有什么奇怪,举贤不避亲嘛。

习近平夫妇在塞尔维亚(5月7日)
习近平夫妇在塞尔维亚(5月7日)图像来源: Marko Djurica/REUTERS

彭丽媛做考评委专职委员

彭以唱歌出名,被认为是中国民族声乐学派创建者之一,曾是中国大陆第一位民族声乐硕士,她也因此担任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和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博导等。对于她这方面的任职,相信没有多少人会有非议,人家的实力和成就摆在那儿嘛。而她卸去院长之职,也不再从事音乐的教育和传播,指导学生,虽然有点可惜,可考虑她的“第一夫人”身份和年龄,亦并非不可理解。不过,转而出任军队考评委的专职委员,替解放军选拔政治素质和军事素养都过硬的优秀将官,此事引起的争议恐怕会不少,因为人们的第一感觉是这个职务和她本人的知识结构似乎不配备,她能胜任此工作吗?

然而,细想一下,彭做考评委专职委员是再合适不过了,虽然解放军对选拔和考核将官会制定一套标准和程序,但归根到底,要什么样的人才和将官,是由军委主席决定的,还有谁比主席夫人更了解主席的想法和要求,严格执行他的选拔条件?由她把关,肯定能为主席选到既忠诚,又有军事才能的将官。何况,彭也担任过多年的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中国高校的领导,首先要做好的事情是处理复杂的人事,同时个人的政治要过关。因此,彭为考评委专职委员,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当然,外界对此事的关注,不在于彭的新职。这个专职委员,放在中国庞大的官僚队伍里,也就是“小官”一个,若不是彭,是没有多少人对它有兴趣的。人们对此的议论,是要引出另外一个话题:当今最高领导人,要学毛前辈把其夫人江青女士送上中国的政治舞台,而把自己的夫人彭丽媛教授也送上前台,开启夫妻同执政模式吗?人们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人们容易联想当年的“红都女皇”

当年毛放江出来,也是从不太重要的事情做起。等到毛发动文革,也就把江塞进文革小组,而文革小组是当时中国最有权力的机构,自此江在政治舞台呼风唤雨,成为实际上仅次于毛的“红都女皇”,连中共元老包括接班人林彪都得礼让。会不会彭开始只是替丈夫把关人才选拔,慢慢的,被赋予越来越大的权力,最后成为实至名归的“女一号”?

关于这一点,海外最近也流行一个说法,7月召开的中共三中全会要将彭增补为政治局委员。本届政治局没有女性,而且只有24名,这不太符合开会投票要奇数的会议常规,此名额就是预备留给彭的。彭若进局,一跃就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接下来很多重要的事就可交给她去处理。那么,这种可能性大不大?理论上讲,只要事情尚未发生,各种可能性皆不排除。况且,从实际来看,最高领导人当政10余年,打破了多少惯例,再弄出一个大响动,也不是没有可能。很多人相信这会是真的,否则,也不会有此传言流出。

中共党章无法删除“反对个人崇拜”

虽然两月后就能验证真伪,但现在可以讲,彭在三中全会成为政治局委员,是不可能的事,她的丈夫不会让她成为第二个“毛夫人”。倒不是说最高领导人想不想这么做,他是怎么想的外界不知道,但不能去做。尽管他的权力看起来大无边,给人感觉似乎在国内没有做不成的事,而在过去10年,也确实改了共产党的许多政治规矩。然而,在看似随心所欲的背后,还是有些政治规矩或者政治禁忌,是不可随意更改和打破的。

举几例。党主席制,被外界炒过多时,一度认为最高领导人在20大改总书记为党主席,可这个事情没发生。多次修改党章,可党章中载明的“反对个人崇拜”这句话还保留。这是为了装门面吗?不是,是不能删。从当局对最高领导人的造神看,要是能删早就删调了,原因很简单,删去这句话,和废总书记改党主席一样,都是会出大事的。

保留总书记制度,保留“反对个人崇拜”这句话,它的政治含义是,尽管你的权力非常大,但在党看来,并不是完全没有约束,因而个人独裁虽让很多人不满和无奈,但还是在可容忍的程度之内,可把这两者都抛弃,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你公开要的就是个人崇拜,就是要从制度上公然凌驾全党之上。因为党主席制意味着从制度上赋予了党主席最后决断之权力,他比政治局所有成员,比政治局这个集体的地位还要高。而总书记,即使加上“核心”称号,名义上还是党中央集体的一分子,不能超越党中央之上。所以两者的性质是不同的,废除了它们,等于彻底抛弃了中共自成立以来所得到的经验教训,破坏改革以后得到党内完全共识的所有政治规矩,这就会威胁到所有人的利益。因此,最高领导人一定要改就必须掂量,会不会遭到全党反对?

“第一夫人公然介入党内高层政治是得不到全党认可的”。中法元首夫妇在爱丽舍宫外
“第一夫人公然介入党内高层政治是得不到全党认可的”。中法元首夫妇在爱丽舍宫外图像来源: Yoan Valat/AP/picture alliance

中国人不接受“夫人专政”

让“第一夫人”走向政治前台,也是属于这种不能做的事,是经历过文革“夫人专政”的中国人不能接受和反对的。“夫人专政”若凭的是夫人的政治资历和“革命”贡献,那不过是换了一个性别的专政,就像过去的皇帝和如今的领袖专政一样,不是不可以接受,然而,倘若不是凭自身本事而是夫人身份,被丈夫推上前台,对全党发号施令,人们是不会接受的,即使一时奈何不了,但对背后那个真正的专政者却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会埋下祸根的。文革垮台和毛形象的崩塌,多少与江青在中国政治舞台的亮相脱不了干系。她的所作所为让全党对她人神共愤,事后看来,实是起到了为毛政权挖政治墙角的作用。

这个历史教训想必现如今的政治领导人不会不考虑。也许彭在前台不像江那样霸道,但问题不在于第一夫人的行事作风,而在第一夫人公然介入党内高层政治是得不到全党认可的。硬要如此做,人们就有理由怀疑最高领导人要搞家族政治,把共产党政权变成家族政权,将党天下变成家天下。可以预料,如果最高领导人发出了这种政治信号,无疑把自己和第一夫人往火上烤,不出多时,这个政权一定垮台。

再从现实看,彭夫人要在三中全会入局,面临程序难题。彭不是中央委员,她要先解决这个身份,而中央委员是由党代会选举的,不是中央全会决定的,过不了这关也就不可能当选政治局委员。所以这是个伪话题,但之所以流传,一是最高领导人的权力太大,让人误以为他要做什么事都可以;二是高层政治的不透明。然不管怎样,只要对中共历史有了解,有一丝的正常思维,就不会作出让夫人走进政治权力中心的下策。

现有迹象也看不到这点。事实上,丈夫若有心让夫人品尝权力滋味,不会现在还是一个军委考评委专职委员,从彭2017年任政治工作部评审委高级委员起,7年过去,恐怕该把她放在一个重要得多的位子才对。显然,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让她在这个位子,有限参与对军队干部的选拔考核,替他对军队人事把把关,他是不会让她成为第二个“毛夫人”的,这只会无事生非,掀起不应有的政治巨浪。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4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