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 | 评论分析 | DW | 04.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出生在普鲁士特里尔,一个相对富裕的犹太中产家庭。他如果今天还健在的话,那今年5月5日就是他的203岁生日。政治学者张俊华认为,一个德国学者和实践家,其理论给整个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管这些变化是好是坏,在当今这个不稳定的、但同时也是令人振奋的世界,重新审视他的思想遗产依然有其重大的意义。

Karl Marx

1875年的马克思肖像照

(德国之声中文网)马克思1835年10月就读于波恩大学和柏林洪堡大学。他的政治生涯始于1842年,担任新成立的激进民主的《莱茵报》的编辑,在普鲁士国家的审查条例下,该报不得不在第二年停止出版。然后他搬到了巴黎,1845年被驱逐到那里。1848年,他被驱逐出了他在比利时的新住所。回到德国后,马克思创办《新莱茵报》,并参与了莱茵地区的革命-民主潮流。虽然他在1849年"煽动叛乱"的审判中被宣告无罪,但随后他被作为无国籍人驱逐出境。他与家人在伦敦度过了最后的流亡生活,直到他去世。

由于马克思创造了百科全书式的理论,尤其是系统性地批判资本主义的理论,因而被后人捧为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创始人,他长期以来受到了许多人各个方面的赞美和非议。

非议者大多把马克思的理论与后来俄罗斯十月革命以来的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等同起来。 笔者以为,把两者混淆在一起,这有点过分地冤枉了他。当然,马克思的理论远非十全十美,而且确实漏洞不少,但仍有很多值得思考回味之处。所以至今,他的思想火花不时被人提及,也是正常的。

记得笔者在80年代上海大学期间,跟一些志同道合的同龄人成立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那时专门请复旦大学哲学系的导师们来讲课,同时一起讨论马克思的文献和时政。可以说,那时是我比较紧密地接触马克思思想的阶段。

86年后,我特地去了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念哲学专业,因为那里有以哈贝马斯为主的著名的新马克思主义的法兰克福学派。从本科、硕士到博士,学到了不少东西,而最主要的就是马克思的批判精神。正是因为对马克思的敬仰,还在当初的东德特意购买了43卷的德语版的马恩全集。

柏林墙倒塌后,西欧的几个国家的学者继续努力编辑出版马恩全集。在"国际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Internationale Marx-Engels-Stiftung,IMES)带领下,准备在2025年之前编辑出版114卷的马恩全集。目前已出版了65卷。

在当今的中国,尽管当局依然把马克思看成是马克思主义的奠基者,并时常强调学习马克思主义。但事实是,即便在共产党高级干部内,真正去认真地探索马克思思想、看马克思原著的已是寥寥无几。至于在百姓的眼中,"马克思主义"无疑已成了说教或是讽嘲。

"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马克思把工人推翻资本主义的革命看成是解决资本主义矛盾唯一的途径,这也许是他的理论中一大败笔。由于他认定了资产阶级与劳工阶级的矛盾不可调和,所以他默认了残酷的、血迹斑斑的革命运动的合法性。这似乎也违背他把人的生命、人的价值置于最高的原则。而且,他的革命论似乎为后来列宁领导的俄罗斯革命和中国革命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基础。但同时,应该承认,马克思当初聚焦的是西欧特别是英国的资本主义,换言之,他是个欧洲中心主义者,他对欧洲以外(包括俄罗斯和亚洲)的地区并非感兴趣,更谈不上深入的研究了。 在1881年写给维·伊·查苏利奇的信中,就俄罗斯的现象,尽管他声称"它能够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占有资本主义制度所创造的一切积极的成果。"但并没有提供像他对于西欧资本主义研究那种系统性的论据。

Aserbaidschan Baku 1989 - Versammlung auf Lenin-Platz

列宁等共产主义领袖是否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这种情况必然导致了后来的政治领袖们(列宁、斯大林以至与以至于毛泽东)有很大空间"发展马克思主义"。实际上,马克思也许已经意料到他的理论会被后人"继承发展"后,走上教条化,甚至可能歪曲他的本意,所以他跟自己朋友多次说过,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可能有一个对他来说很大的困惑:即那些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照理是应该已经消灭资本、消灭了私有制,杜绝了人类不平等,政治比传统的资本主义更自由的社会。但现实确实,社会主义国家不仅保留了资本主义的一切,而且拜金主义、商品拜物主义比比皆是,好多公司996如同正常,试图维护劳工利益的律师、记者被镇压。至于言论自由,可能还比不上马克思后期居住的英国。这样的社会主义,马克思能接受吗?

马克思也许没有预料到传统资本主义的自我转型,即从残酷的原始资本主义到今天的"社会资本主义"(social capitalism),当然也没预料到民主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这并非是说,今天的资本主义完全人道化了,也不是说,当今的西方民主制度到达了完美的地步,相反,问题依然很多。但是,相比较,如果从马克思对人类的异化的批判角度来看,当今哪个社会制度更异化,应该是一目了然的。至于一个与世界资本主义共存的所谓的社会主义,同样地存在着资本、劳动者、管理者的冲突和矛盾,但执政者大多明显地站在资本的一方。为工人阶级服务成了一个空洞的口号。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想必肯定不会沉默。

马克思著名的异化理论

在此,笔者并不想细谈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倒是想特别介绍一下马克思的对资本主义批判另一个视角,这就是他著名的异化理论。 所谓异化,即本来事物或人类有其自然的发展轨道,但是,由于外界的作用,改变其发展的正常性。马克思揭示了异化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基础性的、普遍的表现形式,即"物化"(Verdinglichung)或"商品拜物教"(der Fetischismus der Ware)现象。物化与商品拜物教这两个概念是有差别的。就物化概念来说,它本来是一个中性的概念,因为任何性质的劳动,包括马克思所肯定的作为自由自觉活动的劳动,都会把人的精力物化在劳动的产品中。马克思这里所批判的物化同时也是异化的物化。

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就带上拜物教性质,因此,拜物教是同商品生产分不开的。商品拜物教还有两个衍生物:一是货币拜物教。二是资本拜物教。

不管物化还是商品拜物教,其根源是私有制。马克思说,私有制使人愚蠢而片面,"以致一个对象,只有当它为我们拥有的时候,就是说,当它对我们来说作为资本而存在,或者它被我们直接占有,被我们吃、喝、穿、住等等的时候,简言之,在它被我们使用的时候,才是我们的。"

马克思认为,跟私有制相辅相成的,就是分工。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由于马克思认识到分工是和物质生产力的发展联系在一起的,即"分工,分工的阶段依赖于当时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即马克思理论中,工人感到自己失去对自己从事的劳动的控制的状况。随着流水线作业和分工的细化,劳动异化作为结果之一在现代社会体现得越来越明显。

观看视频 04:14

卡尔·马克思 带来了多大争议?

总之,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主要体现在劳动的异化,进而也体现在人的本身的异化。那么什么样的劳动才是正常的劳动呢? "我的劳动将是自由的生命表现,因此是生活的乐趣。在私有制的前提下,它是生命的外化,因为我劳动是为了生存,为了得到生活资料。"

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阐述了自己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

实现人类劳动从谋生劳动向乐生劳动的转变,才能彻底扬弃异化需要。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努力发展生产力,只有当物质财富极大丰富时,人类才有可能使其劳动超越谋生的水平,进而成为乐生的需要。

笔者以为,尽管共产主义作为一个全球的图像,也许是一种美好的憧憬,但仅仅从实现这个美好社会需要的几乎是无限制的资源来看,难以想象是否能成真。但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值得我们进一步的思考。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提供了如下的一个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

在共产主义的社会,"…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

换言之,共产主义的社会由于物资资源相当丰富,谋生劳动也成为多余,所有的劳动都是乐生劳动。 只有这样,人的价值才体现出来。而在当今人类只有一个地球的情况下,马克思想象的那种物质丰富的情景大概永远不会出现。但是,如果强调,如果一个人能把谋生劳动与乐生劳动化为一体,那岂不是也体现了马克思的倡导的生活方式?

同时要指出的是,马克思关心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直接关系到每个人实实在在的自我实现。而不是徒有虚名的集体。

从马克思的描述中看,一个人有选择权是一个很重要的实现人的价值的前提。 一个社会给个人提供的选择(工作、爱好等)越多,异化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另外,从马克思的描述来看,在有一定的物质条件保证情况下,一个社会提供给社会成员的有闲时间越多,个人的自我实现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关心社会的投入也会越大。

马克思在他的描述中提到"批判者",也就是有政治评论或艺术批评能力的人,这并非随意。马克思的一生就是一个典型的"批判者"。而批判是需要自由的。这就意味着,有充分的政治自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

当然,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隐含一个明显的错误,那就是严重忽视了专业分工的积极意义。要知道,做一个高质量的猎人、牧人、批判者,都需要专业的训练,更不用说一个牙医、建筑设计师了。但总体来说,他想象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确实是人"正常化"而非"异化"的体现。

马克思与当今世界

很难说,当今世界的左派们在那些所谓"社会主义国家"里能找到马克思想象的共产主义社会哪怕是一点的痕迹。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那他会说,今天的国际政治矛盾的主体依然是现代的资本主义,但是,现在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资本主义的竞争,即市场资本主义与国家资本主义。打着社会主义名义的国家资本主义,在劳动以及人类异化方面不比市场资本主义更弱。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也许会很欣慰,因为正是有这两种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的存在,他的批判资本主义的思想火花将不断被后人传接。

 

本文作者张俊华为徳籍华人政治学者,在德国生活三十余年。他曾就读于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此后曾执教于柏林自由大学等高校。现为法国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