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土耳其 - 外交孤立,内部团结 | 时事评论 | DW | 17.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客座评论:土耳其 - 外交孤立,内部团结

在北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使安卡拉在外交上进一步孤立。政府的代表们辨称,这一孤立弥足珍贵。记者Bülent Mumay认为,这并不奇怪,因为,只有土耳其当局才从中获益。

Türkei Präsident Erdogan in seinem Palast (AFP/Getty Images)

埃尔多安于2001年创建了正义与发展党(AKP)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其17年执政期的头半程,正义与发展党(AKP)致力于打击土耳其国内的传统政治势力,为此,它不惜与居伦运动结盟;在后半程,埃尔多安的这个政党所关注的则是,如何建起一个打上新奥斯曼大国幻想印记的威权国家。

这一大国幻想幕后的一个关键人物乃是前政府总理达武特奥卢(Ahmet Davutoglu)。此人正准备创建一个新政党。作为顾问、外长及后来的总理,多年来,他给土耳其外交政策打下了自己的印记。即使达武特奥卢退出了正义与发展党,他的教义依旧有效,依旧影响着土耳其外交政策。

"宝贵的孤独"

土耳其外交政策深信的教条之一是,"若没有我们,中东不会有任何发展"。在阿拉伯世界,土耳其以"大兄弟"形象出现;甚至在非洲,安卡拉也要求扮演玩家。

若干年前,埃尔多安的发言人卡林(Ibrahim Kalin)在谈及中东局势时曾使用过"宝贵的孤独"一词。他指的是土耳其的立场,即:恪守既定政治议程,即使因此不受他人待见。自10月9日在北叙利亚的"和平之泉行动"启动,这一"宝贵的孤独"不再有任何界限了。

Bülent Mumay, türkischer Journalist (privat)

本文作者Bülent Mumay曾任土耳其《自由报》(Hürriyet)编辑,现为德国之声土耳其语组和《法兰克福汇报》工作

积极效果

土耳其在北叙利亚的攻势也出人意料地产生了积极效果:它使本来几乎没有任何共识的国家走到了一起。从美国到日本、从以色列到伊朗、从加拿大到澳大利亚--所有这些国家都要求结束这一军事行动。欧盟同样要求停止军事行为。甚至阿拉伯联盟和巴勒斯坦也采取了反对立场。

即使是安卡拉的新贸易伙伴--中国也明确要求土耳其"从叙利亚出去"。埃尔多安称为"我的新朋友"的战略新伙伴普京批评说,经由这一军事行动会使伊斯兰国重新坐大。甚至是频繁进出土耳其总统宫的若干独裁者也拒绝提供支持。除索马里和卡塔尔外,没有任何国家表达过支持态度。

土耳其在全球失去了同情。曾计划在土开设一家工厂的德国汽车巨头--大众,暂时冻结了所计划的这项数十亿欧元投资项目。倘土耳其有朝一日需要国际支持,那时,恐怕不会有多少提供帮助的人。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土耳其以其"和平之泉行动"达到了什么?在美国,从五角大楼到国会等所有定调机构,统统反对土耳其,它们的制裁危及到土耳其经济。

土耳其促成了曾长期交恶的阿萨德和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的和解。无需发射一枚子弹,政府很快就会重新控制叙利亚北部。土耳其则只能根据与美国达成的一项协议,去应对伊斯兰国--一桩风险极大的事情。

充溢民族感情

总统府当然达到了某些重要的东西。军事行动的时机说到底是精心盘算的结果:它创造了一种民族情感氛围,汇集到了最高司令的手中。此外,正发党政府的经济、政治崩盘延期了。--在不久前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正义与发展党一败涂地,失去了不可战胜的光环;得到库尔德人支持的反对派联盟破天荒第一次有了执掌总统府大权的希望。

在"自由之泉行动"过程中,重新洗牌了:在库尔德人和反对派之间出现了一堵墙;达武特奥卢和前经济部长巴巴詹(Ali Babacan)的建党行动暂时止息;新党本会减少正发党的选票;高生活费用和创纪录的失业率,现在也无人再提及。军事行动启动伊始,埃尔多安称,"分裂'民族联盟'(反对派联盟--不包括人民民主党)是重要的。"这番表态的时机绝非偶然。因为,土耳其"宝贵的孤独"只有一个积极后果:埃尔多安在总统府的一人统治继续有了保障。

本文作者是前土耳其《自由报》(Hürriyet)编辑,现为德国之声土耳其语组和《法兰克福汇报》工作。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