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全过程民主是现代版“皇帝的新衣” | 评论分析 | DW | 06.12.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全过程民主是现代版“皇帝的新衣”

中共在“民主峰会”举行前夕强力批评美国和西方民主,并宣扬所谓“全过程民主”的优越性。但政论家邓聿文认为,无论中共对全过程民主吹得如何天花乱坠,假的毕竟是假的,变不了真。

2021年3月11日,习近平在关于改变香港选举制度的人大会议中投票

2021年3月11日,习近平在关于改变香港选举制度的人大会议中投票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这是今年听到的最搞笑的一个笑话。讲这个笑话的,是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乐是配合国务院新闻办日前发布的《中国的民主》白皮书而对外大言不惭。白皮书宣称,民主是中共始终不渝坚持的重要理念,在中共领导下,中国实现了全过程人民民主,丰富和发展了人类政治文明,在民主的道路上,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这个世界,似乎谁都有资格谈民主,唯独中共例外。但并不表明中共对民主就很陌生。在中共百年史上,也曾有某个时期想醉心民主。比如抗战结束到全面内战爆发初期大概3年时间,中共要求国民党还政于民,在中国建立民主共和国,其喉舌《新华日报》发表了大量批判国民党和蒋介石搞独裁专制、鼓吹民主的文章,毛泽东周恩来等一口一个民主,俨然成了民主的鼓吹手和拥趸。不能说毛周在那时对民主的呼唤完全是做戏,是在和国民党争天下实力不足时放出的烟幕弹用来迷惑人的。应该说在中共的第一代革命者里,是有很多人确实出于对民主的追求而加入中共,所以当时中共对民主的追求可能有真诚和认真的一面。中共第二次表现出对民主的兴趣是在胡耀邦和赵紫阳当政期间,因文革的巨大破坏,许多人反思投身革命的初衷,重新燃起民主的信念,而胡赵这两位总书记对民主也有一些朴素认识,有过一些在全国试点民主的设想,中共甚至在局部进行过试验。可这两个时期都很短,昙花一现。

尽管如此,民主在中共的历史上太稀罕了,白皮书把中共百年说成为人民争民主,并且已经在中国实行了全过程民主,则是赤裸裸的谎言了。

不错,在中共64字的核心价值观里,有民主和自由。但如果以为写上了这两个词以及诸如全过程民主这样的漂亮话,中国就真成了一个民主国家,那只能说是认识糊涂。正如中共各级政权几十年来都把自己打扮成“人民政府”,可当一个普通百姓走进“人民政府”的高墙大院试试,立马就会被撵出来。事实上,他或他根本进不了“人民政府”的门。

全过程民主是习近平近年提出的一个概念。白皮书把全过程民主描绘成“十全十美”,比美国和西方的选举民主好上千百倍的东西。

事实上,国新办发布《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就是冲着12月8日美国举办的全球民主峰会而去的。白皮书指民主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用单一的标尺衡量世界丰富多彩的政治制度,用单调的眼光审视人类五彩缤纷的政治文明,本身就是不民主的。白皮书这是在批美国垄断对民主的定义,将美式民主强加于他国。

如果说,白皮书对美国民主的批判没有点名,中国外交部随后发布的《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就直接“开火”。与此同时,在中国官方召开的有英国和新加坡学者参加的“中外学者谈民主”视讯会上,还是那位乐玉成,也指责美国以“民主领袖"自居,召集什么“民主峰会”,人为把世界各国分成三六九等,贴上“民主”和“非民主”标签,对各国民主制度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实。

争夺民主话语权

中共之所以在“民主峰会"举行前夕集中火力批美国和西方民主,一方面是认为美国要借“民主峰会”而建一个反中“民主同盟”;另一方面也是认识到,要打破美国价值观外交对中国的矮化和“妖魔化”,摆脱在民主话语权上的被动处境,中国也必须举起价值观外交的旗号,在被认为是中国薄弱环节的民主方面,敢同美正面交锋,“理直气壮”争夺民主话语权。毕竟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不能让美国和西方独享。虽然中共是一个专制政权,它自己也清楚这点,故长期以来面对美国和西方的指责,没有底气去反驳,但要扭转在民主问题上的挨骂状况,能够做的只能是美化专制制度,把它包装成民主,中共是不可能去改变自身体制的。这就是习近平为何要提全过程民主并把它解释成丰富了人类政治文明形态,开辟了第二条民主道路的原因。习在民主问题上所以主动出击,不怕同美正面对决,一是中国的崛起给了他这种“底气”,二是美国自身的民主衰退损害了其号召力。

然而,无论中共对全过程民主吹得如何天花乱坠,假的毕竟是假的,变不了真。白皮书对全过程民主洋洋洒洒的描述,如果对中国的体制和运作过程没有了解,可能会被它迷惑和欺骗,但若熟悉这一套体制特别是身处这个体制之中,则一眼就能看穿其骗局,因为它没有在原有的东西之外增加一点新东西。自中共在中国行使统治权以来,它就在实行这套制度。

根据白皮书的说法,全过程民主包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坚持民主与专政有机统一,保证了人民当家作主;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人民通过人代会有效行使国家权力;坚持和完善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有效避免了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弊端和一党缺乏监督、多党恶性竞争的弊端;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不断促进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和谐;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既保证国家团结统一,又实现各民族共同当家作主;坚持和完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发展基层民主,实现人民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和自我监督。可是中共建政70年来,都是这么说的,但在大多数时候,它并不把这套制度看成民主,给其套向一个民主外壳,甚至在毛时代,中共不避讳自己的统治就是在搞专政,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专政,也即无产阶级或者工农大众对资产阶级的专政。中共以为它给这套东西加了一个全过程民主的标签,人民就会相信它是真民主了。

在中共的这套制度里,作为国体的人民民主专政是核心和本质,也被白皮书看作是全过程民主的核心和本质,但它根本就是一个政治谎言,因为几十年来实行的结果,只有对阶级敌人的专政没有对人民的所谓民主。其实,它的专政也不是理论上阐释的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而是对人民的专政,因为现在的资产阶级已成了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是中共的座上宾,因此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谎言。全过程民主的提出,不但不是要为了实现民主,反是为着削弱民主,它实际是要削弱民主最重要的选举功能,而强调民主的参与价值,以此来凸显同西方选举民主的差别和优势。

不过,白皮书有段话说得好: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关键在于是不是真正做到了人民当家作主,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更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参与权;要看人民在选举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口头许诺,更要看选举后这些承诺实现了多少;要看制度和法律规定了什么样的政治程序和政治规则,更要看这些制度和法律是不是真正得到了执行;要看权力运行规则和程序是否民主,更要看权力是否真正受到人民监督和制约。这段话本是中共用来指向美国和西方的,可是用它来照照中共,不就打了自己一耳光,使它的全过程民主现了原型么?

习近平不去实行真正的民主,而标新立异搞什么全过程民主,国新办为白皮书举办的新闻发布会讲的一句话泄露了“天机”,此话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56个民族和14亿多人口的大国,如果没有党的领导特别是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搞西方那一套所谓的“民主”,是很容易搞散、搞乱的,民主必然会走向它的反面。中共害怕的无非就是这一点。

美国和西方的民主确实有它的缺陷,但中国根本就没有民主,硬把专制统治“洗白”成民主,不过是现代版的皇帝新衣,就当作笑话听听吧。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