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习近平的“反腐新信号”该如何解读? | 评论分析 | DW | 30.06.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习近平的“反腐新信号”该如何解读?

中共政治局前不久举行的集体学习再次聚焦反腐,习在这次集体学习上发出了反腐新信号,指反腐败斗争是一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重大政治斗争。习在二十大还有几月就要召开的时候讲这番话,究竟意在何为?

China - Xi Jinping in Beijing

习上台后以反腐开道,立威揽权,屡试不爽(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习上台后以反腐开道,立威揽权,屡试不爽。反腐这招所以管用、好用,原因当然是中共的腐败太严重,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的屁股几乎人人都不干净,不管办哪个,一抓一个准,没有冤枉的。迄今为止,被处理的中管干部包括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和常委多达300多名,单今年上半年遭查处的副省部级和省部级高官就有20多个。

以习的反腐之严,制度规定之繁缛,无论和其他国家包括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比,还是同中共过去及中国历代王朝比,都是罕见的,然而,从落马官员的数量及贪腐金额看,腐败又可谓绵绵无绝期。所以如此的根子就在于,一个没有反对党、不受社会特别是舆论监督的政权,本身就是腐败的滋生地,指望执政党的“自我监督”来遏制腐败,从来是不现实的。其实习也意识到这点,他多次宣称反腐永远在路上,这意味着现行制度下的腐败是杜绝不了的,但他就像一只鸵鸟,假装看不见,认为有他的英明领导,靠党的自我革命,是能够找到一条克服腐败之路的。他在这次集体学习的讲话中就指出,进入新时代后,党就推进反腐败斗争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探索出依靠自我革命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有效途径。可这只能是自欺欺人。

中共的腐败是无法根治的腐败。不过对习来说,或许这并非坏事,因为容忍一定程度的腐败存在,他可以在政治斗争的时候,随时用反腐这根大棒,对付他的党内政敌或者他不喜欢的官员,而他们在腐败的指控下,乖乖束手就擒,没有半点反抗力。有鉴于此,海外有专研中共的政治学者预测,今夏最迟七八月份以前,会发生习对政治局委员层级的高层人物的政治清洗。做出这一判断的理由是,习要在二十大前,借此来进一步威慑党内精英,使各种可能挑战他的力量不敢有所动作,甚至不敢发出声音;同时借之清除他不喜欢的人,空出位子来,提拔他想要的人。该学者还以孙立军案表示,习之所以七八月动手,是有战略上的考量,届时把孙案拿出来,二十大代表都已经选出来了,在这个阴影下,代表们战战兢兢走进二十大会场,效果就好多了。

政治局此次集体学习反腐,似乎印证了这位学者的预测。不过笔者不赞同这种看法。习之在二十大前的微妙时刻发出反腐新信号,从今年落马高官的情况看,可能他之前对反腐取得的所谓成就有些过于乐观,于是二十大前重新收紧反腐口袋,对试图扰乱二十大反对他的政敌进行恐吓,而不是真有一个具体目标,要拿某位在任或退休的政治局委员开刀问斩。

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

习曾多次在中共会议上宣称反腐取得了压倒性的重大胜利,可现在我们知道情况远非这样。反腐如取得压倒性胜利,落马的官员只会越来越少,而不是比过去还多。在近年官方通报的腐败官员案件中,每个人都有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十九大仍不知止、胆大妄为的表述。此表述表明,腐败情形即使不比过去更严峻,也是一样严峻。所以早早宣称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乐观了点。但习也正好可以用它来敲打、震慑党内不满的势力。他当然清楚前段时间动态清零引发的天怒人怨和经济萧条,会在党内给他带来麻烦,让被他压制的政敌以为这是个反对他的机会,要使这种情况不出现,最好还是对他们进行反腐威胁。如有必要,抛出一两条大鱼,但问题就在于,七、八月是否这种必要的时刻。我认为习只是表示一种威慑的姿态,而不会真这么做,发出如此威吓就足以达到让其政敌不敢轻举妄动的目的,无须对他们政治清洗。如果事情真到这个地步,无论对其政敌还是他本人抑或中共,代价都太大。

延伸阅读——客座評論:習近平驚覺人心不穩?大警察成功制造中國敵人

以习目前对权力的掌控程度,相信是没有党内政敌能够撼动得了的。日前一个事例很好地说明了这点。习把他的亲信王小洪转正为公安部部长并提拔为政法委副书记。王于此时接替国务委员赵克志做公安部长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公安部早就在他的实控下,转正只是让他实至名归。让人有些惊讶的是习同时让他兼任权力更大的政法委副书记,排在书记郭声坤和副书记赵克志之后,而在最高两院首长之前,后两者只是政法委委员,要知道,他们在中共的官衔序列里,属副国级领导人。王则是中委、部级干部。习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政治局竟无人敢反对,或虽有人阻拦过但不起作用。此案例表明,习对党内的控制,已达到不须要用反腐方式通过惩办某位高层政治人物,就可让党内政敌不敢去杯葛或破坏他对二十大的部署地步。

再就他的党内政敌来说,每个高级领导干部都受严密监控,这种情况下,还搞小团体的串联密谋,无异于飞蛾扑火,若被习发现,下场恐比单纯的腐败更惨,因此在当下这个敏感时期,尤其对那些已自感被习列入清除目标的政治反对派,更会小心谨慎以求自保,免被他抓着把柄。

习近平反腐的三个底线

习统治中国十年,在反腐中落马的政协副主席、国务委员、政治局委员乃至常委,以及军委副主席等所谓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已有十位以上,但都发生于十八大后的前五年,孙政才是习在十九大前夕最后清除的一位现职政治局委员,这个案子对中共的冲击力,恐怕仅次于薄熙来案和周永康案。十九大后,虽然遭查处的省部级干部一大堆,可副国级只有一个杨晶。杨是十八大的书记处书记,严格来说,他是十八大反腐遗留到十九大的,但最后也只是把他降为正部级,而没有让他进秦城。这个处理相当轻,也许杨犯案不重,但也许是习考量到频繁查处副国级以上领导干部不利党内团结,对党的形象伤害严重,调整了反腐策略。总之,我们看到,习之后的反腐,有明显的三个底线,即红二代不反,现任党内要员不反,退休的元老不反。我几年前就撰文强调习的这三个底线,截止目前,它们没有被突破,未来几月是不是会因为二十大党内斗争趋向激烈而遭破防,可能性不大。

先看红二代,虽然整体分化,很多红二代已和习分道扬镳,但从阶级情感来说,习和他们还是同一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习也许在政治上会把反对他的红二代边缘化,但不会对他们下重手,因为这会引起整个红二代的不满,而红二代仍是习的统治基础,毕竟红色江山是他们的父辈打下的,在这个最大的公约数面前,习会保持克制,任志强是个例外,但习对他是言论治罪。因为任在反习路上走得太远,已公然站在习的对立面,成为政治反对派。另外,任也不是官员。

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党内军内大员都是在退休后被抓的,尤其是周,打破了反腐不向常委的默契,对退休元老震动很大。过去认为,退休就代表着平安落地,现在也不保险了。但也是到此为止,尽管仍然有很多退休多年的高官被查,可是再无政治局成员这一层级。现职官员落马的,孙政才是习时代职务最高的一个。习之所以对现任党内要员和退休元老不再下重手,除了他们已表示臣服,主要是这样做对中共伤害太大。不管官方把反腐意义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在民众和外界看来,这个党已经腐败透顶,不然何以有这么多官员被抓。被处理的官员层级越高,意味着党的腐败程度越严重。如果被抓的官员限定在地方,最多在省部级,虽然人数很多,人们也许会认为,至少中共高层还是相对清廉的。而如果政治局成员因腐败被抓,中共连这个解释的空间都没有。特别是被抓的政治局委员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三个或者更多,习如何向大众交代他的这个领导集团不是一个腐败集团,他统治的这个党不是一个腐败党?这是一方面。

延伸阅读——研究报告:习近平治下 华东官员升迁的概率明显大

另一方面,不论在职还是退休,官职越大,受牵连的官员也越多,一个政治局委员或常委倒下,他手下的一帮人都要跟着倒霉,这往往是一场残酷的权力斗争。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失败的一方孤注一掷,捅出什么更大的篓子,如何收场?现在被抓的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副主席,看起来没怎么进行反抗,可假如出一个王立军那样的狠角色,恐怕就不好对付了。习必须考虑到这种情况,每抓一个政治局成员,对他对党就多一份威胁,容易造成党的分裂,让更多的官员对中共离心离德。

对习而言,反腐既是目的也是手段,但归根结底还是手段。在用反腐成功建立起权威后,考虑上面所说的情况,习保持已有的反腐力度,用更多省部级官员的落马就足以对官僚队伍形成强大的震慑力。故即便有二十大这个因素,习也完全用不着拿政治局委员的政治生命去威胁他的政敌维持自己的权力,除非某位习的政敌愿意牺牲自己和家族的利益,誓要和他作殊死一搏。若中共内部出了这样一个人物,倒也值得钦佩。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