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习近平会打碎“红色赌盘”吗? | 评论分析 | DW | 17.09.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习近平会打碎“红色赌盘”吗?

日前出版的《红色赌盘》一书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关于中共高层腐败的样本。而政论家邓聿文由此想到一个问题:当习近平开始大力清理资本的时候,会打碎这个利益结构的“红色赌盘”吗?由此撬动的变局是否会成为中共的“切尔诺贝利时间”?

Roulette Glücksspiel

与中国红色权贵进行政商交易如同参与“红色赌盘”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些年来,许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中共什么时候会崩溃?有人乐观地预测,就在眼下或不久;有人悲观地说,可能需要很长。没有人能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暂时可以把它视作司芬克斯之迷吧。

日前出版的《红色赌盘:当今中国财富、权力、腐败和复仇的内幕》一书让我想起了这个问题。该书的副标题表明这是一本揭秘的书。揭谁的密呢?中共权贵阶层的权力和财富的游戏秘闻。作者通过一个女商人段伟红侧身中共权力阶层,游猎权贵,将他们作为自己获取财富的"棋子"的一个个故事,向公众展示了这些被称为"红色权贵"的中共高层及其配偶和子弟,如何利用政权赋予他们的权力、内幕消息和监管审批权等而肆意攫取和占有财富的,剥去了在台面上满口国家利益和社会道德的"红色贵族"的伪装,从而让公众得以看清他们贪婪和腐朽的本质一面。

中共高层腐败的“样本”

尽管书中所写的女商人段伟红与温家宝家族和孙正才等中共高层的密切关系,由于纽约时报几年前的报道已广为人知,但很多第一手的材料尤其细节是第一次披露,这也是此书尚未面市就受到期待的原因,也是它的价值所在。作者沈栋是段伟红的前夫,据他说,他写此书的目的之一,是要引起舆论对段不知下落、生死不明状况的关注。自牵涉孙正才案而被中国有关部门带走后,这位"围猎"高手四年时间里就好像被人间蒸发一样,毫无音讯。不过也正因作者和段的这种关系以及沈本人也参与了和中共权贵的财富游戏,他在本书中披露的"红色权贵"内幕的真实性,外界无从验证。虽如此,公众对中共高层的"秘闻"一般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原因在于,除了好奇心外,这些年来通过各种爆料--特别是郭文贵的所谓"爆料",尽管事后证明很多是子虚乌有的--以及中共官方自己披露的高官腐败的大量细节,还有相关的影视剧和人们的日常生活经验,让公众觉得"红色权贵"利用权力追逐财富的种种不堪丑闻,是真实存在的。

Bildergalerie China Volkskongress Wen Jiabao und Xi Jinping

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及其家人是《红色赌盘》中的关键人物,习近平也有出现但涉及很少

这本书的价值或在于,它用亲身的经历,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关于中共高层腐败的样本,或者为中共高层的腐败提供了一个难以反驳的注脚,尽管对中共高层的腐败众所周知,但过去很少有当事人的这种活生生的描述,从而让人们得已一探究竟。那么这些内幕和爆料会像有些人期待的那样,重创中共的形象,甚至挑起习近平政权的内部斗争吗?可能不会有。首先是它传播的范围有限,中国国内大多数的民众是看不到它的,能够看到的,多数本来对中共就没好感,这本书最多也就增加这部分人对中共的恶感而已。其次,书中所写之事发生在多年前,虽然涉及温家宝家族、孙正才、王岐山等当时中共要员,但基本是已经过去的人和事,该退的已经退了,权力斗争失败者也得到惩处。习近平尽管在书中出现了,可着墨不多,而且没有成为段伟红的"猎物",换言之,此时他的形象还是"清廉"的,现在他正在做的,也是反腐打贪,牢固掌控了权力,因此,书中的爆料不会对现有权力格局产生影响。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作者当事人的身份,他和段伟红是这个"红色赌盘"的操盘一方,属于公众强烈憎恨的猎食者阶层,虽然他们现在失败,但这也会减弱人们对这对前夫妻的同情。

不过,笔者在此不想探讨他们在猎取财富的棋局中和红色权贵的恩恩怨怨,谁是谁的"棋子"或"弃子",也不想仅对中共的红色权贵做一种道德的批判和谴责。既然这些红色权贵能对国家财富进行肆意的收割,甚至这个国家的命脉事实上掌握在他们手上,那么我们不妨把眼界放得更宽一点,直击事物的本质:当习近平开始大力清理资本的时候,会打碎这个利益结构的"红色赌盘"吗?由此撬动的变局是否会成为中共的"切尔诺贝利时间"?

所谓"红色赌盘",无非就是红色权贵利用权力来谋取不属于自己的超量资本收益。现如今,做官是为了什么?不单单是为权力,虽然在中国的体制下,权力本身确实会使一个人有服春药般的成就感和荣耀感,但是,拥有权力更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获取财富,假如做官不能轻易得到不义之财,相信许多人就不会削尖脑袋去官场钻营。这是很现实的考虑。

腐败是改革润滑剂?

在"为何做官"这点上,现在和毛时代有很大不同。不是说毛时代没有腐败,但毛时代由于物质条件的匮乏,对官员群体的激励是通过等级制来实现的,所以那时有最严格的等级,各等级之间泾渭分明,超越等级是不允许的。这当然也是一种腐败,而且是一种制度性和系统性的腐败。然而,等级制的一个特点就是某个官员只能享受他所属的那个等级的特权和待遇,他不能有超越那个等级的格外福利。毛就用这套等级制,再加一套革命的意识形态话语,来维系官僚队伍对政权的忠诚,以及实行统治。

延伸阅读:习近平为何此时提出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

但是,改革后这套做法不行了。先是革命的意识形态破产,官员的等级制虽然大体还保留着,可主要体现在省部级及以上阶层,对广大的中低层干部来说,所享受的特殊待遇的范围和程度大大缩水。另外,官员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大众对等级制的容忍度也越来越低。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激励官员和维系官员忠诚的办法,也就变成了物质刺激,允许官员用权去谋利。改革初期的物质刺激是相对稀缺的商品,随着物资的充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谋利的对象由稀缺商品变成了金钱本身。所以以权钱交易为形式的腐败在官场大行其道。不过,钱毕竟太扎眼,而且易受查处,随着各种要素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在权钱交易之外,其他的腐败形式也发展起来,各显神通,其中,金融和资本是每种腐败都离不开的交易工具或者渠道。这在一段时间里倒也推动了中国的改革,因为腐败往往打着改革的旗号或者确实在改革中腐败的机会也增多。有一阶段,中国理论界为此发生了腐败是改革润滑剂的争论。

为何官员"前腐后继"?

"红色赌盘"在江、胡时代已经成势,当时市场流行几大红色家族各霸某个行业和领域的说法。可到底吃相难看难免引起公愤包括其他既得利益群体的不满,在习上台后,不得不祭起反腐大旗。反腐满足了公众对建立一个公平干净社会的期待,也给了习集中权力的正当性。尽管习的反腐带有选择性,但不能说他的反腐是假。根据此书透露,温夫人就把通过段而获得的持股收入悉数上交中共,换得免于刑事处分。这说明反腐触及到了红色权贵。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中共高层特别是广大的官员群体不能获得腐败收益,长久而言,中共用什么去驱动他们为政权卖命?

习近平目前用党的政治纪律和共产主义的道德理想去约束和驱动官员,可这是难长久的。另一方面,尽管他在打击资本巨头,但显然他也不想对资本赶尽杀绝,我之前说过, 资本其实也是中共维持统治的支柱之一,没有资本,中共万事难办,这是中国改革40年带来的一个结果。既然不会消灭资本,对官员就始终存在一种诱惑,腐败就杜绝不了。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一边是官员的动力不足,缺乏生气,不愿干事;一边是三令五申,可很多官员依然不收手,"前腐后继"。官员的精神分裂莫过于当下,这种现状能维持多久?未来存在两种可能:要么习近平将中共官场确实收拾干净了,但这样的中共也将是个了无生机、死气沉沉的中共;要么习的反腐最后宣告失败,腐败以一种更猛烈的形式卷土重来,但这很可能是个民不聊生的社会。不管哪种结局,未来都不会好。

只是现在不知道这两种状况中的一种何时到来。它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即使它们来了,会延续多久也是个未知数。我在这里不去为中共算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它们来了,很可能是中共走向自己劫数的"切尔诺贝利时间",想再出一个领袖来拯救中共几无可能。就此来看,若干年前持续到眼下的"红色赌盘"(不是指《红色赌盘》这部书,而是指书中描写的中共高层腐败状态),就只能算"切尔诺贝利时间"的前奏了。这是本书给我的一个启示。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