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中美″不对称″ -  美国微信与抖音禁令实施前的戏剧性变化 | 时事评论 | DW | 22.09.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客座评论:中美"不对称" -  美国微信与抖音禁令实施前的戏剧性变化

中国政府把Google等国际通用的社交媒体以及Youtube赶出中国,才带来了微信与抖音的兴旺。而现在,微信和抖音利用了西方市场的开放,反过来进入国际市场。这就是中国公司在国际上"不对称"的扩展。只要中国政府无法解决在国际社会特别是发达的西方社会的政治信任问题,将自己"关键技术"在国际市场上作为"硬通货"推销,将仍会不断受到阻碍。  

China bleibt im Streit mit Google hart (Jhphoto/dpa/picture-alliance)

"中国政府把Google等国际通用的社交媒体以及Youtube赶出中国,才带来了微信与抖音的兴旺"

(德国之声中文网)特朗普政府上周五宣布,从9月20日起,在美国境内禁止下载和使用手机应用程序微信。TikTok也将从9月20日起被禁止下载,从11月12日起被禁止使用。

这一宣布实际上应追溯到美国政府8月6日的关于微信与抖音在美国使用的禁令,该行政命令决定美国在"在现有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禁止与TikTok所有者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yteDanc)进行任何交易,或与微信与其母公司腾讯控股有关的任何人,或任何财产有相关联系",此禁令从8月6日起45天之后生效。

但是,政治永远是变化的。就在禁令到来之前,不管是中方还是美方,都在努力地寻找一个合适的方式,找出一个双方都接受的方案,而这更主要的是体现在TikTok的出路问题上。譬如,特朗普于8月14日给抖音的母公司ByteDance 90天的时间,以剥离包括用于支撑美国TikTok的数据在内的任何资产。该行政命令说:"有可靠的证据使我相信字节跳动公司……可能会采取可能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

正是因为这样,才出现禁令实施前一天即在9月19日的戏剧性的变化。

先看中国政府反映。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政府眼看着随着特朗普对中国尤其在技术方面的各种防备措施日渐增多,深感他的很多计划(比如"中国制造2025)将受到耽搁。好汉不吃眼前亏,所以,从8月份开始,习尽量地回避与美国直接对抗。但另一方面,战狼精神已经成了习惯,因此中国政府又不甘示弱。所以,在这种背景下,一方面中国政府对美国的禁令提出一种形式上的抗议,另一方面商务部、科技部在8月28日,调整发布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这意味着TikTok出售业务需要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而不是由华盛顿单方面决定。但是客观上,中国方面背后确实也在努力地促成一个至少是表面上(!)使美方满意的方案。

Symbolbild Soziale Netze (picture-alliance/dpa/Lei)

脸书和推特在中国”防火长城“外也进入无门

再看在美国微信禁令的变化:

在8月禁令出来后,在美国的那些微信用户(绝大多数是从大陆移民到美国的华人)组织了一个"非盈利组织美国微信用户联盟(WeChatUsersAlliance)"。这里,尚不知是该联盟否背后有中国官方的影子,尽管凭经验看这种可能性很大。该联盟向旧金山的加州北区联邦法院递交诉状,控诉该禁令限制了微信在美用户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以及其他宪法权利。并申请对总统行政命令发出临时禁制令。加州一名联邦法官在无法对此下明确结论的情况下,暂时搁置了禁令的实施。于是,该组织把此举暂时成功看成是在美华人维权的一次重大胜利。

另一个戏剧性变化是TikTok的后台交易在短短几天内时间基本成型。特朗普总统在19日表示,他刚批准了TikTok的母公司ByteDance与甲骨文(ORCL)达成的一项交易,这样,一方面似乎能保证美国国家安全不受到危害,另一方面也暂时避免了禁令的实施。尽管此交易还得经过中国政府以及美国的有关方面的点头。但总得趋势已定,即TikTok不至于被彻底枪毙了。

这里,必须提及的是,当殴洲各国特别是德国的媒体在报道这些事时,颇有一种旁观者的姿态。一般往往把这些事件看成中美之间的在数码技术上的冲突,是美国脱钩的表现。却很少有人意识到,目前在美国展开的,实际上是所有发达的民主国家与中国逃不过一道关,而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要过这道关,双方的结果有如下几种可能性:1)A输B赢,2)A赢 B输,3)A赢得少,B赢得多,4)A赢得多,B赢得少, 5)AB皆输,6)AB皆赢。

重新审视微信与抖音

为了把问题在国际政治经济学的大框架下,把上述问题看得更透彻一些,有必要从微信与抖音的发家史谈起:

首先,应该看到在技术领域特别是数码技术领域,后来者在具备一定的模仿与创新能力后,那他就很可能用极短的时间赶上技术上领头羊,甚至超越他们。从某种层度上说,微信与抖音具有这种后来者居上的优势。

WeChat Logo

微信与政权的一种姻亲关系,使得微信成了在大陆中国生活的百姓必不可少的工具,使得大多数人为了不被安全部门吊销微信而不敢发声

微信是一个超等级的社交平台,因为它综合了西方所知的Twitter, Facebook, Amazon, PayPal 和Uber的功能。2010年10月,腾讯广州研发中心开始开发微信。2011年1月21日,微信正式发布. 2013年1月15日,达到3亿注册用户,成为全球用户最多的通信软件。到现在,它已有了12亿用户 - 当然这里主要的用户都在中国,也就是说大多是中国人。微信的成功,除了腾讯自己本身创新能力外,一个重要因素是它有一个威权主义的环境。而这个环境,排除了它的尤其是来自西方的竞争对手。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政府对国外社交平台的强行禁令,如果中国政府从一开始就如实地执行反垄断政策,微信就不可能有今天。而正是这个原因,才造成微信与政权的一种姻亲关系。

正是这种姻亲关系,使得微信成了在大陆中国生活的百姓必不可少的工具,其依赖性可说是到了缺了它就好像人缺了空气一般,说它几乎是每人在中国生存的基础,一点不过分。所以,官方能巧妙地把言论自我审查制度与微信各种功能的使用捆绑在一起,使得大多数人为了不被安全部门吊销微信而不敢发声。至于收集管理个人数据,那实在给中国的安全部门甚至跟其有关的公司提供了一个任何国家都无法提供的机会。如蔡霞教授所说,"在高科技和大数据配合下,中共已能对每个人民实施24小时、全天候的立体监控", 而这里微信的贡献是巨大的。换言之,像微信这样"一揽天下"的工具,在西方那种强调多样化、反垄断、言论自由的制度下就很难有滋生的土壤。

笔者以为,一个是上面提到的这种与威权政治的姻亲关系,另一个是微信的以中国为中心的模式,在中国以外的非华人范围内并非像国内那样火热。这就导致特朗普政府决定在美国国土上彻底禁止这个产品。

与微信类同,抖音的发迹也是典型的"后来居上者"。在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中,包括脸书、快照聊天、推特和Instagram,也许没有一个比TikTok发展得更快。2012年3月:字节跳动(ByteDance)在中国成立,推出表情包交换软件;2016年,它在中国开发了一个叫做"抖音"的类似服务程式。一年内,它在中国和泰国吸引了1亿用户。于是在2018年,它买下了Musical.ly,将它合并,开始了TikTok的全球扩展。目前,它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办公室,并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以TikTok为例,它成了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2020年7月它们下载量已经达到20亿,约有8亿活跃用户。截至今年6月,TikTok下载是在印度 (占总数的三分之一)进行的。第二名是中国,近12%的下载发生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最后,美国排名第三。有人预料,TikTok的用户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赶上Facebook。

抖音是为那些喜欢用极短的时间扩大自己影响、吸引眼球的年轻人设计的。它跟以社交圈为重点的Facebook不同。它解决了Twitter以及所有人都试图解决的问题,即如何让人们参与进来。人们喜欢它主要在于它体现的是人的创造性、自我表现,在此,跳舞、对口型、各种装设等是其无穷的手段之一。而跟其他社交媒体一样,很多数据可以从Tiktok那里收集到TikTok成功的秘诀在于它对音乐的运用和极其巨大的运算法,令它比大多数其他程式更快得多地了解到哪些内容是用户爱看的。

Symbolbild I Mobiltelefon I TikTok (picture-alliance/Dongxu Fang)

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不能不另眼看待作为一个高度的国际化和具有巨大潜力的TikTok,同时也不得不在大选前考虑4500万TikTok美国年轻用户的诉求

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不能不另眼看待作为一个高度的国际化和具有巨大潜力的TikTok,同时也不得不在大选前考虑4500万TikTok美国年轻用户的诉求。所以,对特朗普来说,最理想的办法就是一方面解决国家安全问题,另一方面,又能借着TikTok这个母鸡为美国下蛋。按19日公布的交易情况来看,ByteDance已同意将TikTok的全球总部迁至美国德州,在那里将创造多达20,000个新职位。而对TikTok的母公司ByteDance来说,也有个平衡各方利益的问题。中国政府对其划了两条红线,一是TikTok Global即作为一个今后在美国的新公司必须是字节跳动持股80%的子公司。第二,关键技术不会随意出卖或外流。所以,甲骨文在于TikTokGlobal合资后不涉及占有TikTok的源代码,也符合此原则。一方面,字节跳动,入禀美国法院,欲阻TikTok禁令生效,尽管它明知获胜的机率很小;另一方面中方利用在美国的各个平台周旋,试图跟美国政府达成共识,使其能在美国市场继续存在和扩展。

美国的"国家安全"以及互惠原则

一般来说,涉及到国家关键基础设施、经济命脉(包括金融)、关键资源、情报等是国家安全的狭义理解。从这一点来说,5G网络绝对是国家安全的范围。那么,美国在对微信和抖音发布禁令时,讲的"国家安全"是指的什么呢? 这里,应该看到,尽管微信与抖音确实也涉及一定范围内的狭义的国家安全,但比较其5G网络来说,特别是抖音涉及到了广义范围下的国家安全。特朗普总统8月的行政命令中指责微信"自动抓取用户的大量数据",让"中国共产党获得美国人的个人和财产信息"。同时,他也指责TikTok通过"潜在地允许中国(政府)追踪联邦雇员的位置,建立个人信息档案以勒索和进行企业间谍活动, 从而构成了安全威胁。特朗普指的现象实际上已有不少先例。最近西方媒体暴露出来的一家在深圳的与北京军方和情报机构有联系的科技公司,一直在汇编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度和日本数百万人的个人信息,这自然会引起西方各国的警惕。 另外,2019年10月,脸书的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公开批评TikTok删查涉及抗议示威的内容。总之,情报、数据的采集以及审查是美国微信与抖音禁令的根本理由。同时,也得看到,相当一部分微信用户、商家透过微信支付避税的行为,积小成大,无数的小份额避税,同样也会给美国造成巨大损失。

但从操作的层面看,特朗普这几年在对付中国的扩张手段时,是建立在殴洲人喜欢讲的 "互惠"(reciprocity)原则。只是美国只干不说而已,而殴洲则喜欢放在桌面与中国谈。所谓互惠,就是,双方为对方作贡献的时候,基本上要对等。但互惠有正面层面的,即你给我什么,我给你什么。也有反面层面的,即你不给我什么,我也不给你什么。与殴盟不同,特朗普政府更喜欢采用反面层面的"互惠"原则。

以微信和抖音为例,中国政府把Google等国际通用的社交媒体以及Youtube赶出中国,才带来了微信与抖音的兴旺。而现在,微信和抖音利用了西方市场的开放,反过来进入国际市场。这就是本文的标题示意的中国公司在国际上"不对称"的扩展。

Huawei in Brasilien Logo in Sao Paulo (Imago Images/Xinhua/MR. Patrasso )

有人说,抖音的交易给华为今后在西方各国的出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作者认为不然。华为的5G网络涉及所有狭义上"国家安全"各个领域,这跟微信与抖音不同。

至于情报系统或用户的数据的采集问题,也有类似的不对称。在中国的苹果公司2018年起,把所有在中国购买的Apple手机按照中国政府的旨意,均把iCloud存放在"云上贵州"那里,而该公司是属于贵州省经信委的产业投资公司,可谓是100%政府背景的公司。从这点来说,美国要求中方在美国市场份额的数据存放在美国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当然,从美国铁杆鹰派角度来看,特朗普做得还是不够硬,而且是跟原来自己发誓要做的显然打折扣。比如说,根据与TikTok交易的框架, ByteDance将能够成为合并了TikTok全球业务的新实体的大股东,而甲骨文将成为该公司的"可信赖技术合作伙伴"减轻对国家安全的担忧。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则有望入股、并参与商业的运作。鹰派并不认为这里安全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为了得到一种自我满足,特朗普只是在玩文字游戏。比如,甲骨文与沃尔玛9月19日称,美国投资人将占新公司TikTok Global的多数股份,但字节跳动仍坚持声明,该公司将持有TikTok Global的八成股权。华尔街日报解读说,字节跳动虽会保留约80%的新公司TikTok Global经营权,但母公司因字节跳动本身有约3成多的股权,属美国投资人;若把这一笔计入,再连同甲骨文与沃尔玛的股权后,新公司就可以算是由美方掌握多数股份。可见,这次TikTok交易,给中美双方提供了各自解读的空间。所谓打折扣的交易是指,特朗普本来发誓要让TikTok完全控制在美国手里。显然,他在同意这项交易中是采取了折中的态度。

今后走向

禁令前发生的戏剧性变化,只是说明一切还在过程中,而远非故事的结束。从整体来看,微信在美国站住脚的机率很小,那些以言论自由为理由阻止微信禁令实施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如本文所说的,微信本身已成了禁锢言论自由的工具。但是,TikTok用另外一种形式即与美方合营在美国继续存在下去的可能性则很大。

Quadriga Zhang Junhua (DW-TV)

本文作者张俊华

微信与抖音事件,给世界提供了两个重要启示: 一是在当前还将持续相当长的抗疫经济阶段,数码技术将会得到旷阔的滋生土壤。可以想见,中国在数码经济领域特别在各种app方面将会继续发挥其"后来者"的优势。类似于微信和抖音的产品今后将不断出现在世界市场上。这实际上就对所有不同的政治制度的、特别是民主社会提出了挑战。西方正在从微信和抖音事件中学会如何去应付这种挑战。

第二个启示是,技术优势是维护国家安全以及保护"互惠"原则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正是因为这个因素,中国政府已将科技发展上升至「科创救国」战略高度。微信与抖音事件更是激励着习近平用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原则,在"十四五"(即2021至2025年五年规划)期间,在9大领域(即信息通讯包括5G和6G;芯片;航空发动机;新材料;人工智能;生物医药、量子科学、超导材料、及海洋生物研究)建立自己关键基础技术,打造中国的技术体系,免关键基础技术受制于人。而放眼看西方,这种迫切感似乎并没有像中国政府那么强烈。欧盟美国甚至还出现了减少科研投资的状况。久而久之,西方的国家安全是否能真正得到保护,令人担忧。

有人说,抖音的交易给华为今后在西方各国的出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笔者在此大不以为然。首先,如文中已指出的,华为的5G网络涉及所有狭义上"国家安全"各个领域,这跟微信与抖音不同。正是因为这样,中国政府才在自己的领土的市场上给Nokia和Ericson很小的份额。也正是因为这样,中国政府对美国微信与抖音的禁令的反应,远不如对华为在西方国家受阻的反应那样强烈。

这点是肯定的,只要中国政府无法解决在国际社会特别是发达的西方社会的政治信任问题,将自己"关键技术"在国际市场上作为"硬通货"推销,将仍会不断受到阻碍。  

本文作者张俊华为徳籍华人政治学者,在德国生活三十余年。他曾就读于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此后曾执教于柏林自由大学等高校。现为法国IAE Pau-Bayonne 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