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中国的疫情作业 欧洲可以抄几分? | 时事评论 | DW | 07.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客座评论:中国的疫情作业 欧洲可以抄几分?

中国经济学者沈凌指出,中国复工政策拖拖拉拉,做的不尽人意。而很多中国人认为,和生命受到危险的风险相比,经济不算什么,牺牲一点是没关系的。沈凌认为这实在是很错误的观点。经济不仅仅是钱多钱少的事情,它同样影响着生命的长短。

(德国之声中文网)欧洲疫情蔓延,让我们家陷入新的困窘。原来我们是高兴儿子早回德国去了,不在中国;现在我们是担心儿子早回德国去了,不在中国。听上去是不是很拗口?这却真实地反映了绝大部分有孩子在海外留学家庭的心境。一月份的时候,湖北疫情爆发,浙江也受到影响。到了二月份,中国疫情得到控制,现在每天都看着现存的病例数缓慢下降;但与此同时,意大利的病例数急剧上升,每天新增千人,仅仅一周,就增加到了将近五千人。受到意大利的影响,德国的病例数也在上升,一周新增五百人。看起来,欧洲的情况会和中国差不多,只不多时间上正好延迟了一个月。

China Dr. Shen Ling

本文作者、经济学家沈凌

很多人认为欧洲在应对策略上没做好,中国有例在前,让你抄作业还抄不好吗?其实,中国的作业做得并非尽善尽美,欧洲想抄作业,也得有所选择,适应自己的情况。首先来看看中国的作业到底如何?

浙江“领跑”的效果

疫情发生在湖北,尤其是武汉,一月份进入高发期,每天新增数千人。但是全国首先启动防控一级响应措施的是浙江,它的成效如何呢?因为浙江是市场经济极为发达的地区,温州人做生意遍布全国,义乌小商品市场也是全国商品流通的重要节点。大量的湖北人在浙江务工,大量的浙江人在武汉做生意。所以,武汉封城之前的人口自由流动,还是使得温州乃至浙江成为除了湖北以外的感染人数最多的地区之一。但是截止3月5号,武汉确诊病例49797,湖北其他地区17795,总计大约6.8万人,而浙江仅有1215例,是湖北的百分之二不到。更加值得一提的是:这1215中,有1000例出现在2月份的前几天,也就是武汉封城以前的大量人员自由流动在之后的一周内甄别出来的。在2月6号以后的一个月内,浙江仅仅增加了70例,而同时期的湖北从大约2.5万例增加到现在的6.8万例。浙江一级防控的效果显露无疑。

China Wenzhou City

武汉封城之前的人口自由流动,还是使得温州乃至浙江成为除了湖北以外的感染人数最多的地区之一(资料图片 温州)

由此反观欧洲,德国和意大利的关系和地位,类似浙江和湖北。现在疫情首先爆发在意大利,德国却没有采取和浙江一样的管控措施。结果,虽然德国的病例绝对数仅仅是意大利的十分之一左右,但是增加的速度却是差不多的。一周之内,意大利增加幅度是415%,德国是555%。这反证了当初浙江的作业的有效性。没有防控,也许浙江现在的确诊病例数是2700人。

但是浙江的问题在于:这样的防控措施是无差别的,并不仅仅针对湖北,而是全国所有非浙江地区。这样的措施被全国各地复制,导致现在的经济基本陷入瘫痪状态,复工进展缓慢。实际上全国除了湖北地区以外,早就控制住了疫情。如果能够在2月20号(从此以后每天全国新增病例数小于30例,按照30个省级行政单位计算,每个省不到一个)及时取消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的管控措施,将会更加有利于经济的复苏。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各地的复工政策还拖拖拉拉,瞻前顾后。假设防控状态下的生产少于正常状态的四分之一的话,那么延迟复工半个月,对全年GDP的影响就是大约百分之一,绝对值一万亿人民币。所以,欧洲的防控措施可以做得更加有针对性,从而减少对经济的冲击。

经济同样影响生命长短

很多中国人认为,和生命受到危险的风险相比,经济不算什么,牺牲一点是没关系的。这实在是很错误的观点。经济不仅仅是钱多钱少的事情,它同样影响着生命的长短。统计数据表明,一个经济体的人均GDP越高,这个经济体内个人的期望寿命也就越长。换而言之,GDP的每一分钱,都可以换算成为生命的每一秒钟。这既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故作惊人之论。因为经济水平高,人的营养好,抵抗力自然高;经济水平高,同样意味着医疗条件好,遇到疾病后的治愈率也就高。

Italien Turin | Klassenraum wird desinfiziert

意大利的死亡率4.2%,和中国湖北地区相差无几(资料图片摄于意大利都灵市一所中学)

比较浙江和湖北的另外一个指标是新冠病人的死亡率。截止3月5号,湖北地区的死亡率高达4.37%,绝对数大约三千人。但是浙江感染病例1215之中仅仅死亡一例。不仅显著低于湖北,就和周围的其它地区相比,也低了不少。要注意,湖北的这个死亡率水平还是在得到全国总计超过三万医护人员的支持下获得的。如果没有这些支持,不知道湖北会是什么样子。而浙江的低死亡率并不是一个孤例。如果统计全国五个人均GDP超过一万美元(这是全国的平均水平)的省份(浙江,江苏,广东,福建和山东),你会发现这五个省份的平均死亡率只有千分之3.5,显著低于全国非湖北地区的平均数千分之8.5。而这五省的人均GDP是14656美元,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大约40%。

反观欧洲,德国的人均GDP是47600美元,大约高于意大利人均GDP的38%。截止目前,意大利的死亡率4.2%,和中国湖北地区相差无几。而德国的死亡率还是零,不知道它能够保持多久,也希望它一直保持下去吧!

沈凌,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现执教于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