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评论:世界或正形成美中两大冷战阵营 | 评论分析 | DW | 06.04.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客座评论:世界或正形成美中两大冷战阵营

尽管拜登多次表示,美国不会同中国打新冷战,但3月以来的美中对抗表明,双方除了直接对抗外,也在加紧建立各自阵营,类似冷战时期世界两大阵营的局面或正出现。

Joe Biden und Xi Jinping

习近平2017年1月17日在达沃斯和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会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是同盟体系的大玩家。整个西方国家基本是美国的盟友,而在非西方国家,美国也有众多盟友。美国和其西方盟友的关系乃建立在价值观高度一致的基础上,尤其“五眼联盟”的其他“四眼”以及日本,是美国盟友体系的核心和支柱。虽然在特朗普时期,华盛顿的单边主义做法导致盟友对美国的向心力减弱,但拜登基本修复了这种裂痕。

美国和盟友达成初步抗中共识

在拜登的对华政策中,同盟体系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拜登政府注意和盟友协调立场,也考虑盟友利益,愿为盟友出头,带动它们一起抗中,这个效果已经显现。在前期几个“2+2”会谈、“四方对话”以及布林肯和拜登同北约和欧盟的会议上,美国和盟友达成初步抗中共识。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新疆的再教育营和强迫劳动的问题上,美国和欧盟以及英国和加拿大几乎在同一时间出台了制裁中国的举措,这个联动制裁是八九六四后的首次,显示西方国家对北京在新疆恶劣的人权记录不能不有所反应,可无疑也是美国在背后协调和推动的结果。它说明美国对盟友的影响力又回来了。

Weltspiegel | 26.03.2021 | EU Gipfel mit US Präsident Biden | Tableau

美国回来了——拜登连线3月26日的欧盟峰会

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裁让人看到有某种冷战重现的味道。30年前的美苏冷战主要特征就是两大阵营的意识形态对抗,一个要埋葬社会主义,一个要埋葬资本主义。最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战胜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及后者的崩溃而结束。今天的美中对抗,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依然是重要内容。美国最担忧的,是中国这种极权模式挟经济崛起而成为全球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效仿对象,从而冲击美国在二战后建立起的国际秩序,威胁西方价值观。这已构成对美国和西方最大的挑战。经过前几年的较量,应该说,现在整个西方国家都已意识到这一点,抵制中共的极权模式及支撑该模式的价值观在全球的传播,是西方世界共同的使命。

中国的抗美布局

作为美国对抗中国的强有力武器,同盟体系自然让中国备感压力极大。美国的总体实力本就强于中国,再加上西方和非西方众多盟友的力量,中国要反制美国,单靠自己独木难支,必须也拉帮结派,让一众反美国家团结在自己麾下。但在这方面,北京的劣势尽显。虽然中国也有像巴基斯坦和柬埔寨这样的“铁哥们”,然而国家少,国力弱,重要的还有它们并不反美,虽然也不亲美,因此中国要寻找盟友,只能去反美国家物色。

王毅前不久的中东六国之行一大任务就是和伊朗结成共同抗美的密切关系。中伊达成25年战略协议,中国公然藐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禁令,表明两国今后互为倚重,共同抗美。除此外,王毅还游说这些穆斯林国家,包括美国的盟友沙特和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在新疆问题上不要同美国和西方站在一起,某种程度上中国达到了该目的。这六国所以答应不谴责北京在新疆的行动,对其中一些国家,如沙特和土耳其,是因为它们的领导人近几年和美国搞得很僵,此外,共同的两个因素是中国的疫苗外交和石油采购。上述六国使用的都是中国疫苗,中国也已成为中东石油的最大买家,而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大幅减少。石油是中东国家的经济命脉,谁进口原油多在中东地区的话语权也就得到加强。尽管除伊朗外的其他五国不会反美,但中国的这个布局显然有利于抗美。

Iran Teheran | Außenminister Yi & Sarif | Unterzeichnung Kooprationsabkommen

王毅今年3月27日在伊朗与该国达成25年战略协议

在中东六国行前,王毅还在桂林接待了俄罗斯外长,双方发表了声明,形成了准同盟关系。再加上朝鲜,或许还有委内瑞拉和古巴,中国组建了自己的抗美阵营。这个阵营不是建立在共同价值观基础上的,虽然它们都是威权或独裁国家,但让它们集结在一起的,是共同的反美需要。俄罗斯、伊朗和朝鲜,近几年都被美国逼得太狠,既然中国这个大块头愿意出来当头抗美,它们也就乐得借助中国的力量同美对抗。

China Guilin Treffen Außenminister Wang Yi und Lawrow

王毅3月22日在桂林接待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

中国新近的举动是王毅在福建与东盟四国和韩国的外长进行双边会谈,争取它们在中美对抗中至少保持中立,因此这四国是中国精心选择的。菲律宾虽然在杜特尔特领导下近中远美,但毕竟和中国有领土争议,是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印尼和马来西亚则是东盟的两个穆斯林国家,新加坡在东盟中具有某种风向标作用。中国意图以东亚国家的身份,通过它们拉拢东盟不要公开站在美国一边,目前看这个目的应该达到。

不会是美苏冷战的翻版

两个阵营的雏形已成形。不过,相对有坚实的民主自由价值观做基础的美国和西方盟友的抗中阵营,中国用利益构建起的抗美同盟牢固度就要差得多。因为利益是可以交换的,现在这些国家由于受到美国的战略挤压而倒向中国,如果美国放松打压它们,即使像朝鲜这个中国的传统盟友,也会对北京离心离德。另从两个阵营的整体实力看,中国阵营明显弱于美国阵营。前者还存在中俄对阵营的领导权问题。

尽管美中组团初步搭建起了冷战架势,但是这次冷战同上一次的美苏冷战也有几个明显不同:一是美中对各自阵营的号召力都不高,中国不用讲,美国的号召力也要弱于它上次,主要表现在欧盟的自主性得到强化,美国不能再对盟友发号施令;二是美中之间的意识形态对抗很激烈,但美国对俄罗斯、伊朗、朝鲜等的打压主要还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量,而上次冷战,意识形态的对抗是两个阵营的主轴;三是中国同美国及其盟友的贸易和投资关系密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美国正在酝酿西方的供应链,谋求和中国经济脱钩,但现在来看,难以完全做到,这就始终给了中国从经济上分化美国和盟友关系的可能性,这一点和上次冷战具有显著差别,那时两大阵营的经济是在各自内部循环,很少来往;四是两个阵营之间不同国家的关系也不是简单的黑白分明,比如韩国是美盟友,但韩中关系也不错,印度和中国的关系闹得很僵,但印度同是金砖五国和上合组织的成员,而这两个组织是由中国主导的,同时印俄关系很好,这就会牵制印度跟随美国抗中的意愿和能力,而上次冷战两个阵营的成员交往基本由意识形态划线。

上述四点不同,决定了此次美中冷战不会是美苏冷战的翻版,它带有新的时代特点。事实上,美中冷战还在形塑中,它最终能否成为两个泾渭分明的阵营,并呈现对抗格局,还只是美中两个国家的冷战,有待时间去揭晓,现在还具有不确定性。不过,这种趋势看来明显。

要避免世界重新陷入冷战格局,不得不选边站的现象,端看牵涉其中的主要国家尤其美中两国如何抉择,特别是作为相对弱势一方的中国的战略考量和行动。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