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部门“快刀再斩”媒体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审查部门“快刀再斩”媒体人

继《南华早报》报道广州《新快报》总编陆扶民被撤职,及多个新闻版面被关闭后,上海《东方早报》社长陆炎也被免职。评论人士认为,十八大前中共当局对媒体将更加收紧。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6日,香港《南华早报》报道,隶属羊城晚报报业集团的广州《新快报》总编陆扶民遭撤职,该报国内、国际和评论等新闻版块被关闭。7月16日出版的《新快报》电子版,其国内、国际、评论等新闻版面都被关闭,仅剩下文体娱乐和本地新闻。《新快报》员工称已经接到总编室通知:今后该报将不涉及广东省外题材。

收听音频 03:37
直播
03:37 分钟

审查部门“快刀再斩”媒体人(音频)

广东多个媒体人称,引发当局作出这一举动的原因,为该报在7月10日全文转载了《济南日报》一篇题为《政治局委员们的知青时代》的文章,该文历数中国政坛有知青背景的政治局委员,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李源潮、张德江等人的知青经历。

7月16日下午,《新快报》总编陆扶民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信息,证实被撤职消息:"能与新快报一起成长是我人生一大幸事。但根据工作需要,从今天起,本人重返羊城晚报政文新闻部工作。"

7月17日,新浪微博多位媒体人再曝出,近年在中国媒体中异军突起的敢言媒体上海《东方早报》,其社长陆炎被免职,副总编孙鉴被停职。而原因与《新快报》类似,是因该报于今年5月15日发表《民企本就有权进入所有市场》一文,其中阐述"中国社会走到这一步,就是要约束公权力,不让公权力被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不让他们获得大量垄断权、大量稀缺资源的掌控权"。

Renmin Ribao - Tageszeitung des Volkes / Volkszeitung ist ein Parteiorgan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Chinas und mit einer Auflagenhöhe von etwa 2,5 Millionen Exemplaren neben Cankao Xiaoxi eine der zwei größten Zeitungen der Volksrepublik China. Aufgenommen von Xiao Xu am 13.01.2010.

《人民日报》为中宣部媒体报道模板

新浪微博网友"赤耳丹宁"表示:"纪念东方早报。又一家倒在今天但站在历史里、值得尊敬的媒体。"有评论人士指,多个媒体人再被免职,应该为中共当局在十八大前加紧对媒体管控信号。《南华早报》援引中国传媒专家展江评论认为:"中国大陆的审查制度一直存在。"

"审查常在,中国媒体人从未经历暖春"

对于两家媒体负责人相继被停职,有网友惊呼媒体严冬再次来临,对此,曾因报道西藏真相及社会问题遭停职,目前旅居德国的媒体人长平认为,此事发生在十八大前,和十八大前收紧舆论有一定的关联,但归根结底的症结在于中国特有的媒体审查制度,且在这样的审查制度下,中国媒体人一直处在寒冬中,从未经历暖春。

Podcast Artikel – China in deutschen Medien (Benutzung ausschließlich für Podcast-Cover!!!)

红色报纸

长平表示:"和十八大是有一定关系的,实际上这一两年,从茉莉花革命开始到十八大之前,实际上媒体从来就没有松过,实际上这中间并无一定的规律可循,本质上还是言论管制,这是没有变的。在没有新闻自由的情况下,松与紧没有本质区别,政治局势、领导喜好甚至偶然因素都有可能导致媒体的放松或收紧。"

"这种管制在新媒体时代是无效的"

长平认为中国审查部门对媒体的打压动作,不仅是阻止一些信息在媒体上传播,媒体退守红线之内去做"安全和谐"的新闻,更大的负面结果是会造成媒体人,甚至是公众的自我审查。

"这种打压,管制者是希望杀鸡骇猴。事实上是有一定作用的,比如一些报纸的总编会公开总结经验,新浪等国内新媒体可能也会收到禁令,会自我审查,加强媒体人的自我审查,甚至网民在这种舆论下会互相感染,加强自我审查。"

但长平也认为这种管制在新媒体时代是无效的:"消息不可能完全被封锁,而且从某种程度上会有反效果。在大家对于信息公开、知情权、言论自由都有了一定的概念,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这种观念的前提下,去反对审查制度,想方设法传播这些消息。甚至比以前更努力打破禁忌。"

"媒体人还未开始起义"

近年在中国大陆有一批活跃的媒体人,包括《南方都市报》前副总编程益中、长于深度报道的记者王克勤、以时评著称的前南方报系媒体人长平等,相继受到打压。每次打压事件,都在一时激起媒体人及公众抗议风潮,与强大的新闻管制相比,媒体人的抗争声音倍显微弱。

Der gefesselte Journalist Chang Ping, gezeichnet von Kuang Biao, 23. August 2010. Der Künstler Kuang Biao hat der DW gegenüber erklärt, das Verwendungsrecht dieser Karikatur auf die DW zu übertragen.

漫画家邝飚所作的“长平”漫画

长平认为:"他们作为职业角色的时候,管制体制决定了他们不会有革命性的想法,他们在市场的推动上,有可能为媒体的自由传播作出一些改变,但是也仅此而已。在不好的情况下,他们自我审查的机会、甚至被收买的机会大过革命的机会。"

但长平也表示观察到有很多体制内的媒体人,在角色之外,把职业领域不能发出的信息,以公民个体身份透过新媒体来传递,但面对完整的体制性障碍,中国媒体业"无力感"十足。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