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担心病毒传播 中国亡者难「善终」 | 文化经纬 | DW | 30.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官方担心病毒传播 中国亡者难「善终」

如何替亡者哀悼送行在中国是很重要的传统。不过在新冠病毒袭击下,中国许多患者「病不见人,死不见尸」。无法替亡者送行的家属痛心疾首。

China | Coronavirus | Rückkehr zur Normalität (Getty Images/AFP/H. Retamal)

中国国家卫健委规定,死者的遗体必须就近火化,不得埋葬、不得移运、不得举行告别式和其他形式的丧葬活动。图为武汉车站的检疫人员。

(德国之声中文网) 王文君(音译)来自湖北武汉市。她的叔叔死于新冠肺炎,等了15天,骨灰才送到家人手里。她说:「我们到底做了什么,要受到这种惩罚?」

她的遭遇不是个案。自2月起新冠肺炎在中国大爆发以来,中国规定病亡者不得举行丧礼。 即便现在官方称疫情有所缓解,规定仍未改变。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遗留体放置工作指南》,患者死亡后,经过医疗机构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再到民政部门,最后通知相关殡仪馆做好遗体接运,火化等准备工作。

死亡患者的遗体会由所在医疗机构医务人员进行消毒和密封,密封后就不打开。当中也规定,若患者亲属不到场或不移送遗体,将由医疗机构和殡仪馆进行劝说。劝说无效,在医疗机构签名后就可以将遗体交由殡仪馆直接火化。

这些遗体不得存放或探视。等待火化结束后,再由殡仪馆服务人员捡拾骨灰。如果家属未取走骨灰,就会按照无人认领的遗体骨灰处理。

盛先生的火葬场

荆州市600万人口中,官方统计了1580例新冠病毒确诊案例,其中52例病亡。有一半的遗体都是在盛先生(姓为音译)所负责的火葬场火化。

盛先生在这行已经做了29年。来到他的火葬场,这里现在很安静。一间房外高挂着防护衣,里头专门将遗体从医院送来火化的人员正在午睡。

不过之前的光景可不是如此。疫情爆发以来,他的员工全天候轮班,以防半夜医院接到要去处理遗体的电话。他说:「医院工作人员非常努力工作,葬仪社的员工也是。」

由于近来中国本土感染人数降低,加上移动限制让交通事故死亡人数降低,目前火葬场的压力没有这么大。火葬场的8个火化炉中,留下一个是专门给新冠肺炎病亡者使用的。

盛先生的火葬场现在有10个人的骨灰装在政府提供的骨灰坛,没有家属来认领。他说:「死者的骨灰目前仍由我们照料。死者的家人正在隔离中,或是他们还在别的地方回不来。」

延伸阅读:刺眼的死亡 新冠疫情下的哀悼

在官方规定不得举办丧礼之前,这里的丧家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举办过程繁琐但安慰人心的仪式。这通常被视为是亡者儿女的孝心,确保他们的父母能平静离世。丧礼通常是透过佛教或道教的方式进行。穿着白色丧服的家人会通宵守夜。许多亲友也会来访祭拜和致意。

在官方禁令下,誰來為這些死者送行呢?盛先生说:「没有丧礼,也不允许举行任何仪式。」这让隔离检疫中的亡者家属心灰意冷。不要说遗体,他们连死去亲人的骨灰都见不到。

盛先生表示,在没有丧礼的情况下,火葬场的员工在病人过世后就要立刻接手。工作人员穿着全套蓝色连身手术服,戴着蓝色手术帽。

他的白色实验室外套翻领上还贴着红色的中国国旗徽章。他说:「过去在疫情发生之前,家属会守夜三天,我们才开始工作......但现在,病人去世时,医院消毒完就火化。」

如果病人在医院死亡,家属在火化前就无法见到遗体。如果病人在家中病故,身穿全面防护装备的工作人员也会立刻到府处理。他说也许是跟害怕空氣传播有关。

他说,还没有收到政府通知,不晓得何时这里的生活才能恢复正常。他猜可能是4月底,但谁也不知道疫情何时才会真正结束?

邹宗翰/张慈 (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