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水刑″致死,律师被赶出法庭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官员"水刑"致死,律师被赶出法庭

温州官员於其一在"双规"期间猝死案件开庭。被害家属代理律师浦志强等不得提问,且被赶出法庭。浦志强认为,法庭不敢让律师提问:谁是於其一致死真正的决策人。

An activist holds papers bearing the words law and justice outside a court house during the trial of Zhao Lianhai in Beijing, Tuesday, March 30, 2010. Zhao Lianhai, who organized a support group for parents of children sickened in one of China's worst food safety scandals pleaded not guilty Tuesday to charges of inciting social disorder, his lawyer said. (AP Photo/Andy Wong)

(德国之声中文网)温州官员於其一在"双规"期间死亡。根据衢州市检察院的指控,对他实施虐待的6人来自温州纪委系统及温州市检察院。8月30日,衢州检察院这对6人提起公诉。起诉书称,6人为迫使於其一交待贪腐问题,将其转置于冰水浴桶中反复闷水致死,涉嫌故意伤害罪。

德国之声2013年9月5日报道,42岁的於其一原系温州市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总工程师,曾任温州市旧城改建生指挥部预决算处副处长等职。今年4月8日晚,他被要求裸身坐在盛有冰水的浴桶内,几个人分别按住他的颈肩部和手脚,反复将他的头部按入水中,於其一剧烈挣扎并叫喊。那几个人将他抬出浴桶,稍后再次投入冰水,他已无力挣扎,气息奄奄,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9月17日,於其一猝死案件在浙江衢州市中级法院开庭。於其一家属代理律师之一浦志强向德国之声表示,当日上午,代理律师被赶出法庭。

In this photo taken Monday, June 1, 2009, human rights lawyer Pu Zhiqiang, right, speaks to the press, closely watched by plain clothes policemen, not in picture, at his office in Beijing, China. Pu was a law student in 1989 and joined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on Tiananmen Square calling for democracy and changes to China's political system. Pu said he wanted to visit the Martyrs' Monument in Tiananmen Square on the evening of June 3 to honor those killed in the military crackdown on the protests, but he has been detained by police and couldn't get to the monument. (AP Photo/Elizabeth Dalziel)

律师浦志强

浦志强:我们被赶出来了,现在不能再参加庭审了。

德国之声:您当时在法庭刚要问第一个被起诉的人,就不被允许再提问了,是吗?

我就没有刚要问,他不让我们问,所以我们才出去的。按照法律规定,公诉人问完以后,我们可以问。但法庭接着说,由于他们都已经问得很详细了,法庭也听清楚了,所以就不安排我们问了。

您当时提出抗议,但没有效果,是吗?

当时提出抗议的效果就是,把我们赶出来了。不允许我们再进入法庭了。

这结果是您之前预料到的吗?

这结果是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的。我不认为一个法庭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

那接下来这个案件怎么办呢?您也不能再进入法庭。

那就很清静了。

那就直接等待法庭宣判了,是吗?

那不是,还要审嘛,还有辩护律师。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阻力?您觉得法庭为什么会把你们赶出去?

因为法庭不敢让我们问我们想问的问题。我们想问的问题其实就是:比如说,3月1日到4月8日於其一死亡之间,还发生过什么事,还有谁虐待和伤害了他。

第二,我们要问,虐待於其一致死这个行为,谁是主谋,谁来决定的。--这六个人全是具体干活儿打人的。真正决策的人是,我们今天庭审已经发现了,纪检监察一室主任刘险峰、还有检察院的一个副局长林建中,甚至还有温州市纪委书记陈晓明,应当为此承担责任。还有浙江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马光明。这些就是李翔的父母亲公开举报过的纪委部门的领导。(编者注:28岁的李翔是6名被告人之一。他的母亲余蒙爱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纪委被虐待致死"表示震惊,她难以相信儿子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她在中共纪委和检察院系统遍访无果之后,在网络发布了举报材料。见德国之声2013年9月5日报道)

他们应当为此承担责任。但是,现在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就让这六个人来承担责任,对於其一是不是太不公道了?

当时法庭把你们赶出去的时候,有给理由吗?

我以为我们今天下午还能参加(庭审),是因为法庭赶我们出去的时候,它只是说让法警把我们带出去。它没有说取消我们的辩护资格、代理资格,或者说对我们进行什么样的惩处。没有。

於其一的家属现在作何反应?

非常伤心,也非常生气。

像这样一位本来是官员、可是因为党内的纪律检查而死亡,这等于说官员遇到这种情形也无法保护自己的权益?

这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在於其一之后,还死过一个法院副院长,还死过一个地震局局长。这些事情我们三个律师(编者注:指浦志强、斯韦江、吴鹏彬。见德国之声2013年6月21日报道)都参与过。但是被当地维稳,解聘了律师。这些实际上都有过。

所以,有双规这样一种制度,它又不受任何约束,这种情况就很难避免。今天这样的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发现呢?纪委的力量还是很强的。它对于公安、检察、法院官员的威慑力还是很强、很强的,以至于他们害怕一个律师有可能提出的问题。

接下来您不能再参与审理中的任何事情了,是吗?

我也不会退出。哪那么容易就退出啊?

您打算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表示抗议和参与的意愿?

我会把我自己知道的事情给说清楚。要给於其一家属一个交待。

作者:苗子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