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不聊生” 春节简朴过 | 经济纵横 | DW | 01.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官不聊生” 春节简朴过

春节来临,本来是一众官员财源滚滚的时间。但近两年中共为摆出整顿吏治的姿态,设下各种禁令,使官员不得不收敛,连带高档商业也生意淡薄,大叹春节不好过。

(德国之声中文网)年年春节都是一个让中国官员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购物卡、抽奖、宴会、贺礼、旅游……吃喝玩乐,用的都是公款。但自去年以来,情况开始有变。习近平领导下的政府针对滥用公款接连出台15项禁令,令范围包括公务用车、变相旅游、赠送节礼、印送贺年卡、收受礼金、高级餐饮酒水等等,宣示了要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的信息。

中共管得严,使部分官员苦不堪言。据香港《经济日报》的报道,有广州官员指现在福利少了很多,没了超市购物卡、没了粮油等年货、连年终奖也可能泡汤。也有机构叫停了年会,或者把地点由五星酒店改为食堂、奖品又降格为日用品,使公务员抱怨官越来越不好当,待遇与民工看齐。在呼和浩特的韩姓商人指,早前有官员拿着购物卡缴费的时候,有纪委的人把他拦住,问他卡的来源,然后就被带走了。

China EU Handel Einkaufszentrum in Peking

高级消费场所冷清

原本针对政治的行动,却在商界也泛起了阵阵涟漪。反腐令下,官员隐性收入大减,花在奢侈品上的消费也大大减少。韩姓商人称,往年呼和浩特一家商场收入平常会有7、8个亿,今年却只有几千万左右。他又指,市内的高级餐饮及消费场所也不好过,基本上都快经营不下去。过往有一家专营高档蒙餐的餐厅,目标顾客就是一些政府机关的官员,贵得一般市民负担不起。在中央政府雷厉风行下,这家餐厅马上就关掉了。"以往要在元旦订台办年会要提前一个月,要不然根本订不到,但今年有很多选择。"韩说。在北京经营高级私房菜的王日(化名)也坦言,往年餐馆天天爆满,忙得不可开交,今年却空空寥寥,甚至有空可以去旅行。以往要高价才可以入住的五星酒店,主动降价,甚至有酒店主动要求"降星",以重获政府官员的生意。

一般市民不受影响

反腐成风,会否使经济大受打击?韩姓商人指百货商场本来新年之前生意应该最旺,但本月生意却跟上个月差别不大,没有明显的过年感觉。他说零售业主开会时都在讨论该如何把生意维持住。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系郑宇硕教授则认为,打击贪污的确对奢侈品消费会有所影响,但更影响市面情况的,其实是普罗大众。他解释,国内消费近一两年本来就比较疲弱,源于贫富悬殊差距拉大,房地产、生育、医疗等开支不断增加,变相使中下层消费力减低。此外,在大城市市民对春节热情降低,都会使消费疲弱。

此外,郑宇硕表示,不同城市有不同消费类型。在08年金融海啸期间,广东珠三角地区商界大受打击,但北京的餐饮业却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因为主要是公家高档消费。在中国消费有不同层次,因此不能一概而论。现在,一些主要做高档生意的行业会受影响,但一些以中下阶层为主的行业则不会有很大影响。

Viele Menschen auf engem Raum in China

一般市民不受影响

反贪效果只是暂时性 长期须有机制辅佐

问到中共反贪是不是已经得到成效,郑教授认为反贪腐仍然十分表面化。"打击贪污一定要有民主监察的机制。即使中国不走上民主的道路,起码要让传媒有更大空间作监察,要让各级人大有足够权力去审查官员干部的行为。" 他认为,要是没有这些机制,而是自上而下以运动方式去进行,官员可能只是暂时收敛,但长期成效不大。实际上,《大公报》曾有报道指官方媒体披露官员的奢侈行为又开始抬头,只是方式和地点更隐蔽。

"从亚洲邻国过去的经验来看,单凭最高领导人以运动形式打击的收效永远有限度。"郑教授补充。"虽然打击高官已到政治局委员的级别,从陈希同、陈良宇、到现在周永康,情况从来未见,但在一般市民眼中,这只是权力斗争,不是打击贪污。" 他指,薄熙来或将来周永康倒台,主要是因为权力太过膨胀,威胁到中央最高领导层,而不是反贪导致。

当官不易 ?

Neujahrsfest in China

不少大学毕业生仍然梦想成为官员。

至于有官员指官不聊生、当官不易,郑教授则指:"中央政府层层施压令官员压力大增,做官要交出成绩表,官员们会抱怨、吐苦水等情况的确比较普遍,但我不认为会令很多人挂冠求去或认为做官没有吸引力。"事实上,大学生依然踊跃投考党政机关。根据本年数据,党政机关甚至是一些出色大学毕业生的首选。工资水平、晋升机会、工作稳定性等都是吸引年轻人的原因。

作者: 李幸璇

责编: 石涛

DW.COM

广告